南京血祭 南京血祭 7.6分

翻不过去的历史

天徒想
有句很流行的话说,“时间不会过去,过去的是我们。”
  这是很有哲学与科学意味的。
  看过一本科幻小说,里面说时间是世界的第四条轴,有一种高等生物可以像我们在空间上随意走动一样,在时间上任意走动。
  所以,历史并不曾远去;所以,历史还会一幕幕重演。
  这正是历史的价值。
  
  战争,是一种暴力,绝对的暴力。战争的艺术就是血与火的艺术。早在十九世界,德国人克劳塞维茨就在《战争论》中写道:“在战争中,从仁慈产生的错误思想正是最有害的。”“自有人类以来,就有战争。”人有感情和欲望,战火就不会停歇。
  但是怯懦的政府不肯承认这一点,于是一败再败,最终,粪黄军装的日本人来到了南京城下。
  前面,是一个国家的日暮;身后,是无数生命的死路。
  此时,民国的南京,像极了清末的北京。想必只是因为八国联军人少,才没能掀起一场大屠杀。杀人一定是一件很容易上瘾的事。屠杀,在历史上多如牛毛。
  从大沽口到北京,从杭州湾到南京。当权者们即使逃之夭夭,也不肯相信自己的安乐窝会毁于敌手。暮日的政权总是逃避战争,也许是担心这战火催生出新的夺权者,内忧总甚于外患。人换了一代,历史...
显示全文
有句很流行的话说,“时间不会过去,过去的是我们。”
  这是很有哲学与科学意味的。
  看过一本科幻小说,里面说时间是世界的第四条轴,有一种高等生物可以像我们在空间上随意走动一样,在时间上任意走动。
  所以,历史并不曾远去;所以,历史还会一幕幕重演。
  这正是历史的价值。
  
  战争,是一种暴力,绝对的暴力。战争的艺术就是血与火的艺术。早在十九世界,德国人克劳塞维茨就在《战争论》中写道:“在战争中,从仁慈产生的错误思想正是最有害的。”“自有人类以来,就有战争。”人有感情和欲望,战火就不会停歇。
  但是怯懦的政府不肯承认这一点,于是一败再败,最终,粪黄军装的日本人来到了南京城下。
  前面,是一个国家的日暮;身后,是无数生命的死路。
  此时,民国的南京,像极了清末的北京。想必只是因为八国联军人少,才没能掀起一场大屠杀。杀人一定是一件很容易上瘾的事。屠杀,在历史上多如牛毛。
  从大沽口到北京,从杭州湾到南京。当权者们即使逃之夭夭,也不肯相信自己的安乐窝会毁于敌手。暮日的政权总是逃避战争,也许是担心这战火催生出新的夺权者,内忧总甚于外患。人换了一代,历史还在打转。
  很可笑的是,国际居然为战争立法,这和为强奸立法毫无差异。
  《战争法》规定优待战俘,理论依据是战争是国家行为而非个人行为,所以投降是弃恶从善的行为。这纯粹是为被侵略国家制定的呀。难道说南京守军放下武器,是弃恶扬善的行为吗?荒唐。但这一幕就是发生了。
  守军投降。也许历史给他们留下了太沉重的阴影,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于是他们寄希望于这个规定强奸有时合法的法律,他们放下了武器,打开了城门。
  天上,轰炸机还轰鸣着投下炸弹,炮兵学员们爆裂的肢体,散落在曾经是炮台的五台山间;地上,震惊寰宇的杀人竞赛一路杀向南京,像收割麦子的农人一般驾轻就熟。
  但是守军还是放下了武器,相信这些一手拿屠刀,一手拿佛经的阿修罗会遵守一张废纸的约定。
  放下武器,放弃了自己的职责,同时也放弃自己的生命,和身后老弱的生命。于是,他们或这样死去,或那样死去,死得毫无意义,死得毫无尊严。
  还有那些普普通通的小市民,鼠目寸光,贪生怕死,自私自利的小市民们,还有那些大义凛然的英雄们,那些在时代大潮中的弄潮儿,谁都难逃一死。历史谁也没有记住,这一幕,太过平常。
  
  阿垅,一位军人,一位诗人,因胡风案入狱十二年,忍着病痛还不肯松口认“罪”的铁汉,最终还是病死在狱中。当他在遗书中写下“我可以被压碎,但不可以被压服!”的时候,田家英自杀了,傅雷与夫人一起上吊了,老舍也投湖了……但是他,在这个黑暗的年代里,让光明如此耀眼。
  而这本《南京》,也直到他死后才得以出版。尽管他在南京大屠杀一年之后,就怀着一个军人的刚烈,一个诗人的愤懑,一个中国人的怨愤,刻画出了这部战争中受害者们的群像。他说:“我不相信‘伟大的作品’不产生于中国,而产生于日本,不产生于抗战,而产生于侵略。”而这部《南京》,确实是描写抗战的一部伟大的作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南京血祭的更多书评

推荐南京血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