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通

PActaiN
2017-09-25 15:37:18
龙应台的人生三书之二,刚看了开头就已经足够让我着迷,这本书打开的是国人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个窗口:代沟。两代人之间到底如何沟通?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什么,大人的要求对孩子来说是强求,小孩的一举一动在大人看来总是一惊一乍……这本书,或者说龙应台和她的儿子,通过朴素、简单、直白的书信方式,打开了这扇窗。尤其这对母子的站位,是那么鲜明:妈妈是传统文化,儿子是新潮文化,妈妈代表的是老一辈的摸爬滚打出来的国人进化思想,儿子代表的是新一代的春风滋润中成长的外来冲击思想。

惊讶于母子之间的通信沟通内容可以上升到国内外政治风云的高度,而且不像我们身边常见的那种一堆亲戚好友围坐在一起就自己手头掌握的零星半点的信息进行着自以为是的高谈阔论,龙应台和安德烈的国家观念、个人想法,都是非常客观的、中肯的,在我看来最大的特点就是经得起推敲。跳出母与子的角色,完全就是两种经历的两代人在一丝不苟地进行着思想上的博弈。

十八岁的儿子在通信中提及年轻人们“性,药,摇滚乐”的生活方式后,母亲大惊失色,赶紧回信要求说明,儿子紧接着回复母亲过度担心了。这恐怕是两代人之间代沟中最为普遍也最为紧张的的一种体现方式吧。无论是



...
显示全文
龙应台的人生三书之二,刚看了开头就已经足够让我着迷,这本书打开的是国人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个窗口:代沟。两代人之间到底如何沟通?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什么,大人的要求对孩子来说是强求,小孩的一举一动在大人看来总是一惊一乍……这本书,或者说龙应台和她的儿子,通过朴素、简单、直白的书信方式,打开了这扇窗。尤其这对母子的站位,是那么鲜明:妈妈是传统文化,儿子是新潮文化,妈妈代表的是老一辈的摸爬滚打出来的国人进化思想,儿子代表的是新一代的春风滋润中成长的外来冲击思想。

惊讶于母子之间的通信沟通内容可以上升到国内外政治风云的高度,而且不像我们身边常见的那种一堆亲戚好友围坐在一起就自己手头掌握的零星半点的信息进行着自以为是的高谈阔论,龙应台和安德烈的国家观念、个人想法,都是非常客观的、中肯的,在我看来最大的特点就是经得起推敲。跳出母与子的角色,完全就是两种经历的两代人在一丝不苟地进行着思想上的博弈。

十八岁的儿子在通信中提及年轻人们“性,药,摇滚乐”的生活方式后,母亲大惊失色,赶紧回信要求说明,儿子紧接着回复母亲过度担心了。这恐怕是两代人之间代沟中最为普遍也最为紧张的的一种体现方式吧。无论是孩子或者年轻人们到底在做些什么,总是牵动着父母的神经。在父母心中,总是早早地给孩子设下了一个框,尽管人会受到外界干扰,但这个框无论是时代发展的因素还是周边环境的影响,恐怕都难以撼动,父母大多没有真正站在孩子的角度去替他们思考和选择。

生活富裕、吃穿不愁、没有追求,十八、九岁的安德烈深刻地认识到了他们这一代人精神层面的普遍印象。那还只是千禧年刚到没几年的时候,然而放到现在,物质条件的殷实给特定的年轻人们带来的冲击只增不减,我自己就可以算半个。第一层先会思考和迷茫自己的目标,第二层慢慢去看社会中的不平等现象,第三层会在心里拷问自己能不能做什么、要不要做什么,第四层……最终,依然还是回到先把自己的日子过好,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安德烈在信中提到两个困惑:学业上因不满任课老师无意义的教学方式而争锋相对导致自己没好果子吃,恋爱上和对方女孩出于悬而不决的尴尬境地。对于这两个问题,龙应台的回答都以过来人的角度或者说经历诸多磨练的思考者的角度,进行了很好的阐述,但是末尾一再强调自己的说辞其实对安德烈来讲都是废话,甚至安德烈本身也没期望于自己的老妈能给出解释。站在旁观者的境地,一如既往地觉得这对母子的沟通是多么理性和睿智,恐怕我和自己爸妈的交流维度连他们的百分之五都不到。

面对安德烈对于社会、国家等想法的理想主义,龙应台的建议是千万不能过于浪漫主义。手握实权还能经得起权力考验的理想主义,才是真正的理想主义。看得出,比起刚开始的无关痛痒,安德烈的语言和思考越来越经得起推敲,说通俗点就是,已经在走心了。

安德烈在谈及自己的音乐爱好时,流露出无比的自豪和满足。对于音乐的历史、特点、作品等,都可以侃侃而谈。看得出,他是认真地喜欢这个爱好的,我看到的便是他的用心、专心。我们多数人都会说自己喜欢什么、想干什么,但又完全没搞明白自己有多喜欢?有多么想干?喜欢到什么程度?想干到什么高度?而只是一昧地为自己添加所谓魅力的亮点罢了。

对于故乡、出生地的认同感,或者说难以割舍的留恋感,时常伴随着我们每一个人。这种乡愁,摆到台面上放大了说,是一个人对国家的认同感。随着信息时代的便捷、多元、复杂,特别是对于年轻人来讲,这其中会出现一种错位:对本国国家的认知和理解,有时会低于或窄于对其他国家的认知和理解。导致的结果是什么?归属感的淡化。当然也不是绝对,确实也有因为对别国了解得多了,于是发现很多文化冲击和异国差距,最终还是回到祖国怀抱的。

来到了香港上学,安德烈瞬间感受到了各种差异,学校、生活、语言等等,但最主要的还是文化。是什么样的文化差异呢?他觉得香港人都很忙,忙到每一分每一秒都被上了发条一样按部就班。与之相对的是,欧洲人的闲适主义,在休息的时候,和三五好友在酒吧畅饮畅聊,完全地放松。十九岁的安德烈,感受到的是这样差异。站在我的角度,可能自己和别人的差异还不一定完全弄明白。

一封读者来信写到,自己十七岁时因为背离母亲的期望,选择了不同的方向去深造,而激起母女矛盾,从此母亲和她进入冷战。过了二十年,母亲依然把她当成十七岁看待。我们承认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也承认每个人对其他人的影响因素是肯定存在的,但是当两者的关系变成了亲子关系,我觉得一下子看待问题,就会失去了方向。

安德烈提到在香港的时候看到过一次游行,惊讶的是群体中有老年人、中年人、小孩子,但是大学生比例少之又少。他一看自己身边的同学,都在忙于功课、忙于期末作业。和我所认识到的,也是一样,年轻人难道不应该是最容易群起激愤的吗?还是说香港的大环境所致呢?那些历史上备受关注的学运事件,其背后的真实,我们无从得知。常说,以铜为镜正衣冠,以史为鉴知兴替,我们无非是想从中获得关于人的一些规律。

如果你有一筐苹果,其中有几个将要坏掉,再过几天只能扔了。先从哪个开始吃?一般人都会先吃快要腐坏的,毕竟不能浪费,但是这样一来,原来新鲜的那些苹果,也就慢慢变坏,你只能追着坏的跑,永远尝不到新鲜的。很神奇的一个问题,非常日常化的选择,却决定了多数时候你自己的追求。

在写给母亲的信中,安德烈问到,如果自己是个平庸的人,做妈妈的会不会失望呢?龙应台的意思很简单,只要孩子过得幸福、开心就好。但站在我的角度,看到的更多的是年轻人对自己的迷茫,而不是对心灵鸡汤的等待。其实说白了还是想得太多,做得太少。就算想清楚了自己的方向,但是做起事情来依然没有动力,也是大量存在的。

在早期的通信中,就已经提到了刻奇的情绪,而越往后,这种情绪的讨论尤其多了起来,特别是在叙述年代性的象征和意味之时。知乎上对刻奇的讨论也有很多,才让我免于认为这个词汇已经伴着时间而逝去。在我看来就是变相的阿Q精神,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跟上大众的步伐,并且全然作用于潜意识。

关于平庸的人生,许多读者发来了信件,抒发了自我。给我的感觉就是,我们中大多数人,并不能三十而立,并不能四十不惑,但是早早地进去了五十知天命的心理状态。妄下断言地觉得自己这个不行那个不行,自我弥漫着消极情绪。

回过头来看,亲子之间能有这样坦诚、真诚的对话,对龙应台和安德烈来说,已经是一份幸运,旁人完全羡慕不来。每个人在其一辈子中,肯定都会碰到家庭问题,无论晚辈还是长辈,肯定在心中想象过无数次,用更美好、更温和、更理性的方式去对待。然而实际情况是,真正处理起来,太难了。尤其是像中国人这样有着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的民族来说,敞开心、好好说,成了大部分人的奢望。而且不单单是家庭,在校园、工作、社会等等,都如此。

用《沟通》来作为这篇读书感或者说读书笔记的标题,实际上是因为初中有一次语文课的作文题目就是《沟通》,而令我印象如此之深的原因,是当时全班的最佳作文的同学,写得内容就是代沟问题——爷爷和孙子之间不能相互理解。而我们当时大部分人也包括我自己,写的都只是同学之间的鸡毛蒜皮。人和人之间,对事物的理解的差别究竟在哪里?是我到现在都记得这个作文的原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亲爱的安德烈的更多书评

推荐亲爱的安德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