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堆上的晚清帝国 火堆上的晚清帝国 评价人数不足

历史的可能——《火堆上的晚清帝国》书评

出版人诗飞
历史的可能
——《火堆上的晚清帝国》书评

吕明光(作家、著有《田园将芜胡不归——陶渊明诗传》)

在我看来,历史所展现给世人的,有三种面目:一种当然是胜利者书写的,一种是民间口口相传形成野史的,还有一种,就是永远不可还原的真实场景,但事后回想起来,就连当事人也容易陷入罗生门,因为“只缘身在此山中”。所以,只有上帝才拥有俯瞰历史全貌 的视角。而文字等语言信息,比如承载了文学、历史、哲学、宗教神学等思想,是认知这个世界的工具。可是,在认知的同时,人类就被语言工具束缚了。倘若能跳出这个逻辑,或许一切豁然开朗。就像我们看到的,听到的,触到的,其实都是宇宙选择给我们看到的和听到的,都不是本 原。那么,感知到的时间也是一种被选择、被强加的东西,时间的真相,只是人类引入的一个度量单位。
有物理学家认为:时间的概念只是一种人类记忆的幻觉,曾经发生过和未来会发生的一切 事情都在现在发生。他的依据是,如果时间存在,那么过去一小时在哪里?如果把所以物理常数放在一起,得出“宇宙是虚拟的,人们只是活在梦中”的,那么一切 问题迎刃而解。就像“月亮在你不看它的时候并不存在”是一样的道理。
若如此,读...
显示全文
历史的可能
——《火堆上的晚清帝国》书评

吕明光(作家、著有《田园将芜胡不归——陶渊明诗传》)

在我看来,历史所展现给世人的,有三种面目:一种当然是胜利者书写的,一种是民间口口相传形成野史的,还有一种,就是永远不可还原的真实场景,但事后回想起来,就连当事人也容易陷入罗生门,因为“只缘身在此山中”。所以,只有上帝才拥有俯瞰历史全貌 的视角。而文字等语言信息,比如承载了文学、历史、哲学、宗教神学等思想,是认知这个世界的工具。可是,在认知的同时,人类就被语言工具束缚了。倘若能跳出这个逻辑,或许一切豁然开朗。就像我们看到的,听到的,触到的,其实都是宇宙选择给我们看到的和听到的,都不是本 原。那么,感知到的时间也是一种被选择、被强加的东西,时间的真相,只是人类引入的一个度量单位。
有物理学家认为:时间的概念只是一种人类记忆的幻觉,曾经发生过和未来会发生的一切 事情都在现在发生。他的依据是,如果时间存在,那么过去一小时在哪里?如果把所以物理常数放在一起,得出“宇宙是虚拟的,人们只是活在梦中”的,那么一切 问题迎刃而解。就像“月亮在你不看它的时候并不存在”是一样的道理。
若如此,读历史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学者刘辉的新作《火堆上的晚清帝国》很显然给出了一个答案:既然不能完全还原历史,追 逐真相更是一场徒劳,那么不妨,去享受历史。尤其是,离我们近的的这段时间的中国史。读者将会看到一个个裹挟在历史泥石流里的鲜活的人物,那些老百姓耳熟能详的名字。他们活在祖辈都经历过的那个时代,触手可及,但又非常敏感,这个文字的边界很模糊,游刃有余,才是智慧。很显然,作者做到了这一点。文字是诙谐的,语言引人入胜,文字结构举重若轻,看似自然天成,实则匠心独具。不乏 历史细节,就在那些容易被历史烟云遮蔽的地带。当然,江湖险恶,不如相忘于江湖。历 史本就是稀松平常的,只是过后一看,原来“人生若只如初见”,当初全是传奇。
龙应台有段话:“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前朝史永远是 后朝人在写,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但是负负不一定得正,只是 累积渐进的扭曲变形移位,使真相永远掩盖,无法复原。说“不容青史尽成灰”,表达的 正是,不错,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指鹿为马,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胜利的。”胡适也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有人说,他说的是历史作品,不是历史。是的,历史作品可以有多种维度去解读,去进入,但,历史也不只有一个。历史的从发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充满了无限可能。学者刘辉的这本书,就是其中的一个“平行世界”。相信读者翻开这本书,走在幽暗时空的交叉小径,必定会有所发现,恍若隔世。
2017年9月20日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火堆上的晚清帝国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