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英雄

墓午

从前有一个人,他力大无穷,志勇无双,他统治着人类的城市,也是神的儿子,身上流着神的血脉。平民的幸福艰苦与他无干,他也不屑于增加诸神的荣耀。他自由自在攫取人间的荣华富贵,过得随性而恣肆,他也得到了众人毫不留情的评价,然而大家只是敢于私下抱怨,不敢有所行动。 直到有一天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按照惯例由他那全知全能的母亲解梦。母亲说,按照神谕,他将会遇到一个人,那个人和他惺惺相惜,他终会爱那个人,甚至胜过爱自己。 那个人本是自然之子,和他一样力大无穷,曾经在森林中过得自由自在,与野兽更加亲近,直到失去了纯真,也失去了自由。他们不打不相识,从天敌到无话不说的好友。 原本过得自由自在的英雄得到了另一个自我,也失去了自己的纯真,他不复往日的恣肆,和好友一起和平民的卑贱生活捆绑起来,盘算着如何用自己的力气为民除害。他们消灭了森林中的怪兽,征服了大自然,然而出生时就已经预定好的命运必将把最无畏的英雄打败,对神明的无视也最终酿成了悲惨的命运。为了惩罚他的执拗,天神收回了好友的生命。只有失去能真正衡量所爱的价值,英雄终于明了,何以母亲曾预言他将爱那个人胜于自己,然而,终究,太迟了啊。 自从伟大的神明创造...

显示全文

从前有一个人,他力大无穷,志勇无双,他统治着人类的城市,也是神的儿子,身上流着神的血脉。平民的幸福艰苦与他无干,他也不屑于增加诸神的荣耀。他自由自在攫取人间的荣华富贵,过得随性而恣肆,他也得到了众人毫不留情的评价,然而大家只是敢于私下抱怨,不敢有所行动。 直到有一天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按照惯例由他那全知全能的母亲解梦。母亲说,按照神谕,他将会遇到一个人,那个人和他惺惺相惜,他终会爱那个人,甚至胜过爱自己。 那个人本是自然之子,和他一样力大无穷,曾经在森林中过得自由自在,与野兽更加亲近,直到失去了纯真,也失去了自由。他们不打不相识,从天敌到无话不说的好友。 原本过得自由自在的英雄得到了另一个自我,也失去了自己的纯真,他不复往日的恣肆,和好友一起和平民的卑贱生活捆绑起来,盘算着如何用自己的力气为民除害。他们消灭了森林中的怪兽,征服了大自然,然而出生时就已经预定好的命运必将把最无畏的英雄打败,对神明的无视也最终酿成了悲惨的命运。为了惩罚他的执拗,天神收回了好友的生命。只有失去能真正衡量所爱的价值,英雄终于明了,何以母亲曾预言他将爱那个人胜于自己,然而,终究,太迟了啊。 自从伟大的神明创造人类以来,天下万物均有生有死,生有其时,死有其时,人类间最勇敢最聪慧的英雄何以无能接受现实?然而他还是走上了这条参透生死的漫漫长路。最终他以人类之躯进入死亡的王国,寻得故友,终于从故友的口中获知死亡的秘密,然而天神加在人身上的命运是何等残酷: “假如我告诉你,我曾见到的冥府的秩序, 就会使你坐下来哭泣! 我的身体,你心里高兴时曾抚摸过的, 早已被害虫吃光,活像一身陈旧的外衣。 我的身体,你心里高兴时曾抚摸过的, 早已为灰尘所充斥。” 你看见了吗? 芸芸众生可以默默经历生之乐、死之苦,然而英雄却绝对不能忽视死亡的存在,必要归根结底,找寻到人所承担的最本质的东西,人最初的智慧正是来源于对死亡的认识,英雄经历它们,史诗诗人传颂它们。漫长的岁月中这样的真知没有被忘记。所以即使人类最早的史诗记录在卑微的泥版上,早已被世人忘记,还是有阿喀硫斯这样深受人们喜爱的英雄人物为人传颂。人们喜欢阿喀硫斯,因为他为人残暴,同时又不乏人性。他曾经失去世界上最爱的人,等到好友失去他才明白此人真正的价值,他杀死一打敌人,为了埋葬自己的好友,更是因为他明白死亡让生活的光彩黯然失色,而其他人茫然无所知,懵懂地活着好像不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死去。他曾经无比残暴地对待赫克托耳,连众神都不愿意亏待赫克托耳这样完美的人,但是他也曾经和普里阿摩斯抱头痛哭,为自己的父亲,为自己的爱友哭泣,他埋葬另一个自己,死者却永远无法从死亡之国回归。他也在为众人的命运哭泣,大家都会哭哭啼啼地埋葬自己所爱的人,让死亡在心中留下伤痕。 古老的史诗流传的是多少年来人们总结的智慧。古老的诗歌都有人所想不到的深意。神话中艺术之神阿波罗追求达芙妮,爱人却在他的怀中化为月桂树,弹竖琴的俄耳甫斯在冥界的鬼魂中寻找着他的妻子欧律迪克。爱情的分量是沉重又沉重,也许诗歌就来自死亡,来自爱而不得的痛苦吧? 随着时间的流逝,世上的人心变化了,爱情变得轻浮,机巧战胜了质朴,世界上的人被统治者统治,就好像是牧民宰割他的羔羊,统治者装作若无其事,内心却比狐狸还精明。各种理念也出现了,统治者也蒙着宗教和虔诚的外衣,实际上却做着屠杀的事情。古时候坦率又残暴的英雄消失了,爱国和职责出现,政治宣传代替了英雄们古老的智慧。于是世上就有了熙德这样的英雄,干着雇佣兵的活,在史诗中却比任何前辈都完美无缺。因为人们不再真正相信世上有怪物,也不太相信世上的英雄,因为事实上已经缺乏英雄。罗兰和熙德都是编造出来的英雄。史诗不再承担人类最本质的悲喜,只有像莎士比亚这样的大师手中才有一些仿佛。到最后不再有史诗,不再有英雄,现实中战乱没有一刻能够停止,父子、兄弟互相残杀,人与人之间互相背叛,文学作品中那些卑微的主人公,比现实中的人更善良有爱,既是对人的教育,也可以理解为对现实的不满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吉尔伽美什的更多书评

推荐吉尔伽美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