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幻境

孙正达
或许,你会以为舟舟是国内一流的指挥家,以为袁XX是最牛的历史老师甚至历史学者,以为某公知女神是某领域的大师和代表人物,以为克莱德曼是世界一流的钢琴家,以为班得瑞是国际上最好的乐队之一,以为胡适是国内顶尖的思想家之一,以为罗素的《西方哲学史》是世界级的精品……
但是,这些都是社会的表象,而表里是可以大相径庭的。
现代媒体成功地营造了一个面向社会公众的幻境,仿佛一层与真实景象隔离的外层空间。这个外层空间看来繁花似锦,也看来一捅就破,但是它就这样屹立不倒地一直被经营着。一个泡沫十分艰难地破碎了,又一堆泡沫升腾起来,如此往复。
这层社会幻境其实是一个必要的缓冲地带和润滑剂,里面鱼龙混杂,但问题是,它是一个重要的知识秩序的关键一环。随着专业槽的加深,从核心专业人士到社会公众之间有很远的隔阂,需要一个甚至多个中间层进行传递。比较接近下端的那个中间层部分,才是社会幻境中备受尊荣、万众欢呼的部分。
其实社会幻境古今中外都有,只是在今天的中国比较突出。古代中国借以绕过社会幻境的方式,乃是集权系统和师承体系,中间层的所学所传皆有师承,不敢独占其名;所得所入皆有限制,不敢僭越其位。这种方式不见得好...
显示全文
或许,你会以为舟舟是国内一流的指挥家,以为袁XX是最牛的历史老师甚至历史学者,以为某公知女神是某领域的大师和代表人物,以为克莱德曼是世界一流的钢琴家,以为班得瑞是国际上最好的乐队之一,以为胡适是国内顶尖的思想家之一,以为罗素的《西方哲学史》是世界级的精品……
但是,这些都是社会的表象,而表里是可以大相径庭的。
现代媒体成功地营造了一个面向社会公众的幻境,仿佛一层与真实景象隔离的外层空间。这个外层空间看来繁花似锦,也看来一捅就破,但是它就这样屹立不倒地一直被经营着。一个泡沫十分艰难地破碎了,又一堆泡沫升腾起来,如此往复。
这层社会幻境其实是一个必要的缓冲地带和润滑剂,里面鱼龙混杂,但问题是,它是一个重要的知识秩序的关键一环。随着专业槽的加深,从核心专业人士到社会公众之间有很远的隔阂,需要一个甚至多个中间层进行传递。比较接近下端的那个中间层部分,才是社会幻境中备受尊荣、万众欢呼的部分。
其实社会幻境古今中外都有,只是在今天的中国比较突出。古代中国借以绕过社会幻境的方式,乃是集权系统和师承体系,中间层的所学所传皆有师承,不敢独占其名;所得所入皆有限制,不敢僭越其位。这种方式不见得好,只是稳定而已。
古代外国借以绕过社会幻境的方式不是很发达,因为不需要。例如在希腊,因为希腊公民的圈子大小,根本就没有做出社会幻境的空间。在罗马,知识和艺术圈都不算很大,广场政治和极具开放性的剧场使得社会幻境很少有立足之地。
现代西方绕过社会幻境的方式,则主要是成熟而有公信力的专业评价体系。每一个专业、每一个领域的顶尖人物,除非他自己想大隐隐于朝,否则很容易被找出来。能够红极一时的半吊子大师——比如罗素、哈耶克,都是相当有实力的学者,其底蕴和内涵比国内的公知型学者们出不知多少。
这层社会幻境带来很多麻烦,我就不说了。但它有一个意外的好处:给真正的思想和精神一个隐居之所,也给了渴慕思想和学问的人宝贵的机会。如果说地理和文化意义上的桃花源已经消失,因为有这层社会幻境挡在外面,精神上的桃花源倒都是珍贵的一方净土,和真正的大师接触甚至深入相处的成本和门槛降低了不少。在古代,二程、朱陆等大师身边早已堆满了圈子,而且要看身份和关系;在西方,想想要成为哈贝马斯或德勒兹的“入室弟子”或跟他们保持亲密接触和交流有多难?但在当代的国内,这却是一件容易很多的事情。
例如我第一次到苏州,就在苏州大学冒冒失失地空手去拜访方新军教授(遇到章老师热情引荐,特别感谢)。最悔恨的是没带笔记本,那顿午饭有很多宝贵的文献信息和思想火花没有及时记录下来。
例如一位很有实力的中青年师长经常对我谆谆教导,如果社会上已经把他炒起来,像韩寒那样红透半边天,估计他本人根本不会有空管别的,我可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例如陈老师当年的读书,有很多学校的学生参加,完全不讲究是不是北大本校的,也不论是本科生、硕士生还是博士生。这些优质的思想和学术资源、机遇,在国内大量存在,而且是完全无需成本的。
在西方很难有这样的机遇。福柯生前开个讲座,不仅教室爆满,连外面的走廊上都站满了人;如果要有开放门槛的读书活动,估计很快门槛就会被踏破的。很多visiting scholar也知道,他们的sponsor或supervisor如果是名师(一般会有相应的实力),工作日程都会排得很满,给学生的时间本就很有限,给vs的时间更是少得可怜。
与社会幻境孪生的精神桃源,可以说是中国当代社会一对耐人寻味的现象。社会幻境的层面越低,幻境层和实力层的分歧越严重,公众就越容易误解实力层的真正状况,特别是人文社会科学的知识会产生巨大的隔离、排斥和不接地气的状况。但是,这又在某些方面是有好处的,有志者可以相对低成本地接触优质资源,而用人者也可以相对低报酬地起用实力派——如果社会已经把你的出场费都炒到10万20万,花一个月时间做一篇文章损失上百万,怎么可能高效地用人呢?另外一方面,正是因为国内社会幻境层中的人们大部分都不怎么成器,虽然比较会煽情和打动人,但思想上没有坚实的积淀、足够的深度和穿透性,行动上也缺乏踏实做事的能力,这些喧嚣并没有实质性的危险。如果真有实力的人都去了这一层,局面可就复杂得多。
所以没有任何人有动力去改造这个社会幻境,这倒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假装的艺术的更多书评

推荐假装的艺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