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锋 刀锋 9.1分

人生无意义

乡村土狼

人生无意义

评《刀锋》

毛姆先生一生都在追求着人生的意义,从他的《月亮与七便士》对于人生的追问,到这本《刀锋》上的再次寻求,作品中的主人公像夸父追日一样执着地追问,直到生命的尽头。我们想知道的是:追求的尽头在哪里?我想起了米兰·昆德拉的《庆祝无意义》,无论人活着怎样怎样,他终将孤独老去,化作尘烟;无论事情干得怎样怎样,它终将成为历史,成为往事。如果所有的人与事最终都成为虚无,那么最大的意义是不是就是“无意义”?或许人生的意义就是无意义?如果真的有意义,那每个人对于意义的理解和阐释又不一样,终极的答案也许就是“无意义”。满足于自己的选择,尽量地做好自己,不为名利所累,不为声誉所绊;这样就不会因为流言蜚语而痛苦万分,临死前不为一个未到的请柬大动肝火。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保持一种心平气和的心态,就是一种生活的自然。当然,这仅仅是我个人的一点见解。

拉里在青年时期面对的死亡让他第一次产生了人生的怀疑:“人在死的时候,真的死得很彻底。”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带着这个疑问,他开始了他的追问人生意义之旅,在图书馆的海洋中苦苦寻求各种答案未果后,他孤身一人浪迹天涯寻求人生的意义。面对...

显示全文

人生无意义

评《刀锋》

毛姆先生一生都在追求着人生的意义,从他的《月亮与七便士》对于人生的追问,到这本《刀锋》上的再次寻求,作品中的主人公像夸父追日一样执着地追问,直到生命的尽头。我们想知道的是:追求的尽头在哪里?我想起了米兰·昆德拉的《庆祝无意义》,无论人活着怎样怎样,他终将孤独老去,化作尘烟;无论事情干得怎样怎样,它终将成为历史,成为往事。如果所有的人与事最终都成为虚无,那么最大的意义是不是就是“无意义”?或许人生的意义就是无意义?如果真的有意义,那每个人对于意义的理解和阐释又不一样,终极的答案也许就是“无意义”。满足于自己的选择,尽量地做好自己,不为名利所累,不为声誉所绊;这样就不会因为流言蜚语而痛苦万分,临死前不为一个未到的请柬大动肝火。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保持一种心平气和的心态,就是一种生活的自然。当然,这仅仅是我个人的一点见解。

拉里在青年时期面对的死亡让他第一次产生了人生的怀疑:“人在死的时候,真的死得很彻底。”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带着这个疑问,他开始了他的追问人生意义之旅,在图书馆的海洋中苦苦寻求各种答案未果后,他孤身一人浪迹天涯寻求人生的意义。面对来自恋人的压力,旁人的嘲讽,以及社会各界的压力,他选择了自我追求,他放弃了婚约,开始周游列国,旅途中做一点简单的工作以养活自己,让自己有更好的视角看待生活、思考人生。他当过农夫、水手,做过煤矿工人,体验了底层人民生活的种种艰辛;他不停思考,不停追问,直至在印度得到了人生的一点答案。“在那迷狂的瞬间所笼罩着我的强烈感受—平和、喜悦及安定,还始终伴随着我,而对那美丽世界的惊鸿一瞥,也如初见般鲜活生动。”在拉里看来,最幸福的事情、人生的终极意义都是来自精神方面的体验,而这些东西都不是物质层面所能给予的。

拉里不信上帝,但因为对于人生意义的追求,他的哲思让他的言行举止具有宗教色彩。事实上,所谓的宗教也是人们赋予信仰的一种意义。世人所贪恋的权钱色,在拉里心中却是一种沉重的负担,他在获得了足够的生活保障之后,会迅速抛弃其它的多余;他把内心更多的空间,留给了自己精神层面上的体验。平常的人们会怀疑拉里的做法,甚至因此鄙弃他。但凡人们自己的生活又如何?凡人们的生活如此平凡,以至于我们都能知道所有的结局。埃利奥特虽然一生为名誉奔波斩获无数,但临终前还是未能得到一张他所看重的交际圈入场券,他死之后的收藏也被后人一卖而光;伊莎贝尔曾经是拉里的挚爱,但她更看重的是奢华的装饰、豪华的服装以及名流的生活,即便经历了丈夫生意上的逆转也未能改变她的心性,好在她善于经营,她的人生看似会有一个好的结局;索菲则是人性放纵的一个典型,虽然早期的她曾经憧憬美好,但因为社会坏习气的沾染和她的不自律,最终走上了不归路,这暗示着人类的很多恶习将带来厄运。

毛姆先生笔下的主要人物,是他思想和语言的代言人,他给自己安排的角色更多的是一个客观的旁观者,与故事中的主人公一同经历人生的波折,一起品评人生的意义,而不对其中的言行去下论断,给读者留下足够的思考和想象空间。故事情节的承接、故事发展的递进等都在书中的“我”眼皮底下发展,读者们阅读的时候也会有一种身临其境的错觉,这种错觉可以更容易带读者进入作品中的情境,读者们更有现场的亲临其境和感同身受。“刀之锋刃不可逾越”,说的是人性上的跨越之难,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更说明的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之难,妥协达成之不易。倘若人生的追求有过多的期许,那么在斗争和冲突中难免会有更多的困难;而认同的人生无意义,会让更多的人平和接受现实,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用在追求内心的愉悦之上。

人性有多光彩的外衣,就有可能隐藏多丑恶的本性;那些看起来风光无限的人们,只是比常人伪装地更好罢了。小朋友们看《西游记》的时候经常会嘲笑猪八戒的贪吃懒做好色,但长大以后的我发现大人们的生活真的不比猪八戒强多少,有一次酒醉之后,我揉了揉自己猩红的眼睛,发现自己醉醺醺的样子比猪八戒还丑!清醒时我经常取笑不穿衣服的皇帝、小气抠门的葛朗台,在生活的蝇营狗苟之中,我悲哀地发现自己慢慢变成自己讨厌的人。偶尔我也会感慨人生的无常,追问人生的意义,但经常在一个曲折和回旋的路途中,发现自己回到了原点,或者只是稍微挪了挪位置,自己当时设定的所谓意义,更多的是一种臆想上的强加。人生旅途中,千万不要太计较,因为人在死的时候,真的死得很彻底。人们啊,也不要给自己强加太多的意义,人死之后,身外之物离开得更彻底。

2017-9-22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刀锋的更多书评

推荐刀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