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表进化论 魔鬼在细节

小烦没救了

接触到这本书的时候,我已经在某家商业分析云平台工作一段时间了。那个时期做了不少看板,自认为对于数据可视化已经入门了。而且由于自己在杂志工作过几年,知道一些基本的设计原则,比如说颜色不要太多,元素与元素之间要对齐等,应该在这方面有点先天优势。

那段时间做的看板是这样子的:

以前做的看板

看过Dona Wong的书之后,就觉得这个看板的问题很大了。有两个KPI跑到看板末尾去了,这个是很怪的;三个双柱图的图例都在最下方,需要读者费时间去找。而哪怕只多花费了0.5秒钟,也是对吸收信息的一种干扰。

因此我那时候根据Dona Wong的书,总结出了五个不可犯的“细节”,分享给了我的同事们。全文如下:


华尔街日报图形总监Dona Wang认为,专业的图表能够帮助你简化沟通——这正是数据视觉突破人脑限,帮我们在最短时间理解最多信息...


显示全文

接触到这本书的时候,我已经在某家商业分析云平台工作一段时间了。那个时期做了不少看板,自认为对于数据可视化已经入门了。而且由于自己在杂志工作过几年,知道一些基本的设计原则,比如说颜色不要太多,元素与元素之间要对齐等,应该在这方面有点先天优势。

那段时间做的看板是这样子的:

以前做的看板

看过Dona Wong的书之后,就觉得这个看板的问题很大了。有两个KPI跑到看板末尾去了,这个是很怪的;三个双柱图的图例都在最下方,需要读者费时间去找。而哪怕只多花费了0.5秒钟,也是对吸收信息的一种干扰。

因此我那时候根据Dona Wong的书,总结出了五个不可犯的“细节”,分享给了我的同事们。全文如下:


华尔街日报图形总监Dona Wang认为,专业的图表能够帮助你简化沟通——这正是数据视觉突破人脑限,帮我们在最短时间理解最多信息的奥妙之处。不过,在做“减法”的时候,有一些细节是绝对不能被减掉的,这些细节,让你的图表更专业。

细节一:起始线=零基线

不以零基线为起始线的条形图都是耍流

上图是某品牌进军新零售后,在四个季度的销售额。一眼看去Q4比Q1增长了500%,Amazing!但实际上,您却受到了图表的误导。

真实的情况如上图所示: Q1-Q4销售额上升平稳,其中Q4的销售额比Q1上升了25%。

同样一套数据,为什么给人的感觉不同呢?因为,第一个图表,并没有以零基线为起始线。而不以零基线为起始线的条形图都是耍流氓!

原因:从75万而不是0来起始,掩盖了每个直条的离散总价值,扭曲了数据的真相。读者很容易被直条的高度误导,获知事实的唯一方法是认真看图,然后自己计算数字——要么错,要么累,违背了数据可视化的原则:传递正确的信息。

细节二:单位缺失

别让你的数字“裸奔”

制作客服管理看板时,主管小燕计算了每个客服的平均响应时长,按照升序来排序,并且将未达到平均水平的客服做了飘红处理。然而,CEO却对这张图表皱起了眉头……

“你们这个响应时长,到底是小时还是分钟啊?”

“是秒,我们是秒啊!”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各种各样的图表类型当中:

KPI图,传递的是关键指标,但没有单位,令人不知所云;

面积图,展现了不同区域月销售额的趋势与比较,但我们既不知道销售额的数量级单位,也不知道货币单位,只剩下纵轴的数字在裸奔。

请记住:如果想让图表有意义,一定要加上单位,别让数字“裸奔”!

纵轴的数字有了单位,数字有了相应的语境,读者才能完整理解你要传递的信息。

细节三:避免远距离标注

别让读者的眼睛来回跑

在制作折线图的时候,一条折线代表着一个分类/对象,一般以颜色区分,那么图例——也就是颜色与分类/对象的对应说明,对于读者来说就非常重要了。正确的方式是让图例尽可能地贴近折线,在上图的情况下,就要放在折线的顶部。

而同样的图表,如果将图例放在底部,折线和图例之间隔了一长串日期,眼睛在图例和图表之间来回移动,很难集中注意力在各个折线之间的关系上面。

除了折线图,堆叠柱图、分组柱图、饼图、雷达图等经常以颜色分类的图表类型都需要按照需求,调整图例的位置。

细节四:颜色

让颜色和图表相得益彰

让颜色与图表相得益彰,要记住以下几件事:

1、 不要一次使用完调色板中所有的颜色:在同一个图表中使用太多颜色会造成混乱与过度修饰。

正确的做法是,可以使用相同的颜色代表同一变量,用较深的色彩或对比色,来强调焦点。

2、 尽量别用颜色来体现主题:虽然上图真的重现了圣诞节的节日气氛,但由于红色与绿色在很多情况下分别代表着损失与收益,容易让看到图表的人在“感觉”与“真相”之间略有迷失。

正确的做法是,用颜色来反映语境。一般来说,用深蓝色代表保守,亮色来表示乐观;红色与损失紧密相关,或引起警惕;还有很多公司有自己的“企业色调”,以及自己的色彩语言。

细节五:条图or柱图

负值也是一个考虑方向

上图是某品牌1~5月的利润额,因为从5月才开始盈利,所以大部分都是负值。虽然以颜色和方向做出了区分,但这样的图表怪异大于直白。

实际上,如果您大多数的数值为负数,应当避免使用水平柱图。读者更适应水平的基准线,以“上下”关系来表示“正负”,要比“左右”好得多。


在经过Dona Wong通过这本书的“云指导”之后,近期做的比较喜欢的看板如下:

作为一个文科生,感觉自己有点棒^_^

本文数据来源:微信公众号平台、美恰客服平台、www.kaggle.com

本文看板制作工具:www.shujuguan.cn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最简单的图形与最复杂的信息的更多书评

推荐最简单的图形与最复杂的信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