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弥撒

stella
这本《刽子手世家》描绘的世界是全然陌生的,不仅因为这一早已就消失的古老而神秘的职业——刽子手,更是由于东西方文化背景的巨大差异,但人类对于死亡那种兴奋和畏惧可以跨越时空的界限,让我们去直面远古时期的嗜血本能。

刽子手归根结底是一种职业,是一种特殊的为人不耻的职业。书中写道,第一代桑松(夏尔·桑松·德隆瓦勒)第一次在刑场上行刑时,被老丈人刽子手皮埃尔·约翰要求对犯人打一棍,都吓得昏了过去。到后来的驾轻就熟,一个人的内心要有多强大,才能亲手让死亡发生。

与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的兴高采烈在刑场观刑的法国民众相比,刽子手的死亡的敬畏反而让人心生敬意。刽子手们大多采用断头铡来处决犯人,但也不乏五马分尸和扒皮类似的死刑。在死亡的痛苦面前,他们好似麻木不仁,但让死囚快速的死亡其实是他们最后的仁慈。书中有写一个刽子手行刑时砍了四五刀,最终才处死了犯人,给犯人造成了炼狱般的痛苦和刽子手的精神折磨。

夏尔·桑松在日记中记录的心灵拷问很是震撼人心,不是没有反思,而是历史的车轮下被碾压的个体在命运赋予的日常中无能为力,“第一个要诅咒的人就是我自己,我咒骂自己!我咒骂那些手持马刀的宪兵,是...
显示全文
这本《刽子手世家》描绘的世界是全然陌生的,不仅因为这一早已就消失的古老而神秘的职业——刽子手,更是由于东西方文化背景的巨大差异,但人类对于死亡那种兴奋和畏惧可以跨越时空的界限,让我们去直面远古时期的嗜血本能。

刽子手归根结底是一种职业,是一种特殊的为人不耻的职业。书中写道,第一代桑松(夏尔·桑松·德隆瓦勒)第一次在刑场上行刑时,被老丈人刽子手皮埃尔·约翰要求对犯人打一棍,都吓得昏了过去。到后来的驾轻就熟,一个人的内心要有多强大,才能亲手让死亡发生。

与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的兴高采烈在刑场观刑的法国民众相比,刽子手的死亡的敬畏反而让人心生敬意。刽子手们大多采用断头铡来处决犯人,但也不乏五马分尸和扒皮类似的死刑。在死亡的痛苦面前,他们好似麻木不仁,但让死囚快速的死亡其实是他们最后的仁慈。书中有写一个刽子手行刑时砍了四五刀,最终才处死了犯人,给犯人造成了炼狱般的痛苦和刽子手的精神折磨。

夏尔·桑松在日记中记录的心灵拷问很是震撼人心,不是没有反思,而是历史的车轮下被碾压的个体在命运赋予的日常中无能为力,“第一个要诅咒的人就是我自己,我咒骂自己!我咒骂那些手持马刀的宪兵,是他们将这些可怜的、无辜的、双手被捆绑的人带到断头台。我诅咒那些愚蠢的民众……我还要诅咒照耀这一切的太阳。我被心灵的痛苦折磨得死去活来,想哭却没有泪水。”

本书的作者贝纳尔·勒歇尔博尼埃是一位研究历史和文学的法国文学博士,他用较为清晰的历史脉络,讲述桑松一世到桑松家族七代的历史,带读者看到不一样的角度下的法国革命历程。

法国大革命的红色弥撒,像是一场末日狂欢,看书的时候,很容易会为民众的盲目感到痛心,但这其实就是大多数人在人群中的模样。洛朗夫人临死的那句“噢,自由之神,人们以你的名义犯下多少罪恶呀!”值得更多人的反思。“究竟何谓革命,谁革命,谁反革命,实在难以分辨”,或许正是因为这段历史,法国的“自由 平等 博爱”的思想才显得那么珍贵。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刽子手世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刽子手世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