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长的通俗小说

Mr.Curiosity

首先要质疑的是既然作者本人已经决定要写宏大历史背景下的多线索故事,那就有必要确定取舍。正是因为没有取舍,一部看起来结构宏大的故事并没有产生史诗感。尤其在不必要的情境里过于冗长的描述女性衣服的样式和窗帘的花纹以及城堡与时俱进的装潢,真是感到浪费笔墨。

故事是以历史故事的实际进程来推进,再构思不同的角色在洪流中的因为阶级、性格和见解的不同而产生的各种遭遇。故事的主要推动力已经是既定的,套进这些个体的故事真的过于讨巧和套路了。

勒口上写:有出版人曾指出,肯·福莱特“没有一个饱受折磨的灵魂”,他愉快地承认了,“大家都在写内心的痛苦,可我总是觉得很开心”。 “很多作家只能取悦他们自己的东西,并模模糊糊地希望这也能取悦别人,但我每写一页都在清醒地思考:读者会怎么想? 读者觉得这真的会发生吗?读者关心这些吗?读者想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我敬佩那些用文字和新奇结构进行文学实验的作家,但我从不这么玩。”

文学作品本质上是作者的个人表达。如果写作者以读者的反应为出发点决定作品的表达,这样的作品只能是通俗小说,这样的作者也不会成为大师。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巨人的陨落的更多书评

推荐巨人的陨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