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NO.3

小知儿
合法化的途径:元叙事
后现代:对元叙事的怀疑,通过语用分析,分解为叙述性语言元素、指示性语言元素、规定性语言要素、描写性语言要素,我们生活在许多语用学化合价的交叉路口,并不一定构成稳定的语言组合,而且我们构成的语言组合也并不一定具有可交流性。2
后现代社会状态:正在到来的社会基本上不属于牛顿的人类学,他更属于语言粒子的语用学。语言游戏有许多不同的种类,这是元素的异质性。哈贝马斯所指的共识无法达至,这种共识违背了语言游戏的异质性。

第一章 范围:信息化社会中的知识
后工业+后现代=知识地位改变 知识的两个功能:研究与传递 受到重大影响
科学知识是一种话语。1
知识只有被转译为信息量才能进入新的渠道,成为可操作的。2
知识商品化。知识的供应者和消费者的关系越来越具有商品的生产者与消费者与商品的关系所具有的形式、即价值形式。公司、民族国家谁掌握知识?知识带来的权力之争,或者信息较量的主导力量。

第二章 问题:合法化
知识和权力是同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谁决定知识是什么?谁知道应该决定什么?在信息时代,知识的问题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是统治的问题。

第三章 方法:语言游戏 显示全文
合法化的途径:元叙事
后现代:对元叙事的怀疑,通过语用分析,分解为叙述性语言元素、指示性语言元素、规定性语言要素、描写性语言要素,我们生活在许多语用学化合价的交叉路口,并不一定构成稳定的语言组合,而且我们构成的语言组合也并不一定具有可交流性。2
后现代社会状态:正在到来的社会基本上不属于牛顿的人类学,他更属于语言粒子的语用学。语言游戏有许多不同的种类,这是元素的异质性。哈贝马斯所指的共识无法达至,这种共识违背了语言游戏的异质性。

第一章 范围:信息化社会中的知识
后工业+后现代=知识地位改变 知识的两个功能:研究与传递 受到重大影响
科学知识是一种话语。1
知识只有被转译为信息量才能进入新的渠道,成为可操作的。2
知识商品化。知识的供应者和消费者的关系越来越具有商品的生产者与消费者与商品的关系所具有的形式、即价值形式。公司、民族国家谁掌握知识?知识带来的权力之争,或者信息较量的主导力量。

第二章 问题:合法化
知识和权力是同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谁决定知识是什么?谁知道应该决定什么?在信息时代,知识的问题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是统治的问题。

第三章 方法:语言游戏
三种陈述:
指示性陈述“大学有毛病了”,定位了发话者、受话者、指谓(陈述谈论的东西),发话者被这个陈述安放并暴露在“知者”的位置上,受话者被置于必须表明同意或反对的境地,指谓也被指示性陈述以特有的方式当成某种要求得到正确认同和表达的东西。
实施性陈述“大学开学了”,它对指谓的影响和它的陈述行为同时发生,受话者无需讨论,也无需验证,他立即被置入新创造出的语境中。发话者应当具有宣布此事的权威。
规定性陈述“给大学一些资助”,在此种陈述中,受话者和指谓同时受到影响。
以上即语言游戏,各种类型的陈述都能用一些规则确定,这些规则可以说明陈述的特性和用途。
语言游戏的注意事项:
1 规则本身没有合法化,规则存在于游戏者之间的契约
2没有规则便没有游戏
3任何陈述都应该被看成是游戏中使用的招数。
因此:说话就是斗争,语言行为属于普遍的竞技。可观察的社会关系是由语言的招数构成的。

第四章 社会关系的性质:现代的抉择
现代对社会的描述基本上有两种模式:一种是社会构成一个功能整体,另一种是社会分为两个部分。前者代表,帕森斯,后者代表马克思。
我们只有判定社会是一台大机器,才能判定知识的主要角色是充当社会运转不可缺少的因素,才能在知识问题上采取相应地行动。
我们只有判定社会不是一个整体,判定它仍然受到正义原则的纠缠,我们才能重视知识的批判功能,才能考虑把知识的发展和传播引往这个方向。
因此:现代的抉择是指,社会内在的同质性还是二重性?知识的功能主义还是批判主义?
现代的办法:无法决策,因此认为有两种知识:1实证主义知识 2批判的反思的阐释的知识。前者应用于技术,成为系统不可或缺的生产力,后者直接或间接地审视价值与目标。

第五章 社会关系的性质:后现代的视野
宏大叙事不再有效,生活目标由每个人自己决定。每个人都返回自我,每个人都知道这个自我是微不足道的,但他并不孤立,他处在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多变更复杂的关系网络中,处在不同性质的陈述经过的一些位置上,这些陈述一边穿越他,一边确定他的位置,他或者是发话者,或者是受话者,或者是指谓。“语言游戏带来的移位甚至是系统为了改善性能而进行的调节和修正造成的。”
语言游戏的视野:”语言游戏是社会为了存在而需要的最低限度的关系。”例如,未出生的婴儿起名字后,就已经在周围的人叙述的历史中成为指谓了,以后他必须通过与这种历史的关系来移位。社会关系作为问题是一种语言游戏,它是提问的语言游戏。它立即确定提出问题的人,接受问题的人和问题的指谓,因此这个问题已经是社会关系了。
体制—语言游戏--移位
体制设置界线来对抗语言打击所具有的潜能,但这种界线只在形式上建立起来了。这种界线本身也是在体制内外实行的语言策略的临时结果和赌注。例如:部长会议上是否可以讲故事?军营里是否可以请愿?是的,如果部长会议正在展望社会未来,是的,如果长官同意和士兵协商。因此:是的,如果旧体制的各种界线已经位移。

第六章 叙述知识的语用学
知识并不是科学。
科学是认识的子集,本身由指示性陈述构成。
人们使用“知识”时,并不仅指全部指示性陈述,还掺杂着做事能力、处事能力、倾听能力等,它超出了确定并实施唯一的真理标准这个范围,扩展到了其他标准。因此:所谓知识就是一方面能让人说出好的指示性陈述的东西,另一方面也能让人说出好的规定性陈述、评价性陈述等得东西。
也因此:这种知识与习俗之间存在着相似性。什么是好的规定性陈述或评价性陈述呢?符合“拥有知识”的对话者构成的群体所承认的那些相关标准(正义、美、真理、效率),理论家将这样的陈述合法化方式称为公论。
在传统的知识表达中叙述形式占有主导。
叙述性知识的特性在于:1建构(教育),故事一方面可以规定能力的标准,另一方面可以用这些标准进行评价。
                                        2叙述形式本身接纳了多样的语言游戏(多种陈述的杂糅)
                                        3叙述位置(发话者、受话者、指谓)叙述者曾经是受话者现在是发话者未来可成为指谓。 一组构成社会关系的语用学规则与叙事一起得到传递。
                                        4叙述知识对时间的影响
                                        5叙述形式自行批准叙事内容。叙述者机制拥有特权、自行审查、自行分析和回顾自己的合法性。
因此:叙事确定了能力的标准并且阐释标准的实施。叙事界定了在文化中自我言说、自我成形的东西,同时叙事是文化的一部分,所以通过这种方式使自己合法化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The Postmodern Condition的更多书评

推荐The Postmodern Condition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