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量世界 丈量世界 7.7分

我们探索的,一直是自己。

倦初
两个站在各自领域顶端的人。从少年行至暮年。

他们探索了世界一辈子,而我觉得真的走到了最后,这两个男人探索的一直是自己。

人类总是对世界、宇宙有着情有独钟的好奇。我们无数代人总期待去探索它,解构它,也许这种情感源于一种对自己本身存在的渺小和无能为力的反抗。正因为知晓自己作为一个人类个体存在于大千世界中是多么的渺小,才渴望去了解渺小之上的不朽和伟大是什么样子,它又为什么是那个样子。

如果说探索世界的终极意义。或许还是虚无。但在探索的过程中惠及人类的发现也有很多。

但真正热衷于寻找世界样子的人,他们的初衷也一定不是为了什么方便人类生存的发明。他们有一颗赤子之心。单纯的用行动表达着热爱和崇敬。

洪堡和高斯,一个用双脚问候世界,一个用头脑。当有一天两个人都垂垂老矣,脚走不动了,脑也日益迟钝了。他们都没有完全的把世界探索清楚,它依然像一个巨大的未知黑洞。没有人,能用短暂的一生完成那么伟大的成就。即使天才如他们也只能接受。

最爱的是书里洪堡暮年出行的那一段。

再也不回去了?永远不回去了?
是的,不回去了。
往那边走。
船在半小时后靠岸。他们选择了与...
显示全文
两个站在各自领域顶端的人。从少年行至暮年。

他们探索了世界一辈子,而我觉得真的走到了最后,这两个男人探索的一直是自己。

人类总是对世界、宇宙有着情有独钟的好奇。我们无数代人总期待去探索它,解构它,也许这种情感源于一种对自己本身存在的渺小和无能为力的反抗。正因为知晓自己作为一个人类个体存在于大千世界中是多么的渺小,才渴望去了解渺小之上的不朽和伟大是什么样子,它又为什么是那个样子。

如果说探索世界的终极意义。或许还是虚无。但在探索的过程中惠及人类的发现也有很多。

但真正热衷于寻找世界样子的人,他们的初衷也一定不是为了什么方便人类生存的发明。他们有一颗赤子之心。单纯的用行动表达着热爱和崇敬。

洪堡和高斯,一个用双脚问候世界,一个用头脑。当有一天两个人都垂垂老矣,脚走不动了,脑也日益迟钝了。他们都没有完全的把世界探索清楚,它依然像一个巨大的未知黑洞。没有人,能用短暂的一生完成那么伟大的成就。即使天才如他们也只能接受。

最爱的是书里洪堡暮年出行的那一段。

再也不回去了?永远不回去了?
是的,不回去了。
往那边走。
船在半小时后靠岸。他们选择了与洪堡指引相反的方向。

我更喜欢把洪堡的一生称为流浪。他始终有着一颗放逐自己追向自由的心。所以当暮年他连行动都被善意的阻挠,他不能再以自己的意志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做起了宫廷大臣的时候。其实对于他而言,他的人生已经结束了。又或许,在邦普兰被软禁的时刻开始,就结束了。

“你征服了很多人类没有到达的神秘之地,为世界掀开了一层又一层面纱,你被众人崇拜乃至推崇。你——却救不了邦普兰。你接受了你的无能为力,一如在未开始探索这个世界之初一般。”

而高斯,骄傲的活了一生。暮年也依然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但是我还是更喜欢洪堡。或许天才注定要与常人不同,注定要寡情淡泊。但对于一个俗人,我觉得高斯只适合当做一个丰碑来膜拜和尊敬。而无法成为一个活生生的血肉让人喜欢。

他没有洪堡身上的血肉感。欧根在寥寥几语中已表现的算的上出色,虽然有些木讷,但不乏正直坚毅。也许他不是最好的儿子,但一定是个不赖的儿子。他无法和高斯的天才头脑相比较,但这并不是他的错——欧根从来也没有选择过要被高斯和明娜生出来。

高斯对待爱情和亲情上,像个不懂事的孩子。又或者成大事者根本不需要爱情和亲情的桎梏。但生而为人。

没有立场去评判他们。因为两个人都是不需要他人置喙的。他们唯一真正想对话的,是那个无限的世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丈量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丈量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