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先生 大先生 7.7分

谁的鲁迅

莫澪
2017-09-25 08:20:46

创新加一星

全剧从鲁迅病重开始,弥留之际,黑衣青年,铁皮人,胖子和瘦子……一个个角色毫无预兆地登台,又毫无预兆地变换身份,使得整场剧充满了现代的荒诞气氛。

鲁迅和朱安的旧式婚姻,鲁迅,周作人与胡适的不同道路,鲁迅牺牲自身,拯救大众的愿望,鲁迅和左联的关系,作为雕塑和榜样的鲁迅……整部剧选取了几个意义较大的场景,分割明显。

从一开始,舞台便有着浓重的悲剧氛围。为了母亲甘愿服从一场旧式婚姻的鲁迅,对无辜的朱安实行了可怕的冷暴力。从朱安的一生来看,她的确是最可怜的牺牲品,尽管她有着谦恭顺从的本性或者说旧时代的美德,却偏偏嫁给了一个恨着旧世界的人。鲁迅不想辜负任何人的眼泪,但朱安从没得到过一张笑脸,这是鲁迅作为人而不是圣人的自私的一面,因为没有爱情所以淡漠,所以无视,李静借舞台上的鲁迅之口辩白,希望取得观众的理解,至于鲁迅是否会如此辩白,观众又是否会理解,我们不得而知。

鲁迅,胡适,周作人三人的一场戏有很多意象出现。不管是周作人的伞,胡适的铁笼还是鲁迅的血绳,都处于一种尴尬的地位。“伞”是周作人心中“自己的园地”,是乱世中希望守住自己精神家园的文人的体现,鲁迅说,他曾经

...
显示全文

创新加一星

全剧从鲁迅病重开始,弥留之际,黑衣青年,铁皮人,胖子和瘦子……一个个角色毫无预兆地登台,又毫无预兆地变换身份,使得整场剧充满了现代的荒诞气氛。

鲁迅和朱安的旧式婚姻,鲁迅,周作人与胡适的不同道路,鲁迅牺牲自身,拯救大众的愿望,鲁迅和左联的关系,作为雕塑和榜样的鲁迅……整部剧选取了几个意义较大的场景,分割明显。

从一开始,舞台便有着浓重的悲剧氛围。为了母亲甘愿服从一场旧式婚姻的鲁迅,对无辜的朱安实行了可怕的冷暴力。从朱安的一生来看,她的确是最可怜的牺牲品,尽管她有着谦恭顺从的本性或者说旧时代的美德,却偏偏嫁给了一个恨着旧世界的人。鲁迅不想辜负任何人的眼泪,但朱安从没得到过一张笑脸,这是鲁迅作为人而不是圣人的自私的一面,因为没有爱情所以淡漠,所以无视,李静借舞台上的鲁迅之口辩白,希望取得观众的理解,至于鲁迅是否会如此辩白,观众又是否会理解,我们不得而知。

鲁迅,胡适,周作人三人的一场戏有很多意象出现。不管是周作人的伞,胡适的铁笼还是鲁迅的血绳,都处于一种尴尬的地位。“伞”是周作人心中“自己的园地”,是乱世中希望守住自己精神家园的文人的体现,鲁迅说,他曾经也有一把伞,后来失掉了。这隐喻着鲁迅丢掉了自己的梦幻和避世的可能性,选择了牺牲自我拯救人类的一条路。周作人对鲁迅说,在大众眼里,你的好,是因为剥夺了他们,所以不值得因为他们而去死,绿洲不该把水还给沙漠。也就是说,这种牺牲是无价值的,反而会使大众觉得理所应当。在伞飞离时,周作人选择保护伞,他走上了和鲁迅不同的道路。胡适则希望通过约束建立现代社会,权力受到管制的社会。不幸的是这样的希望在当时缺乏条件。鲁迅对政治一直持有怀疑论和悲观态度,他对改良已经不抱希望,认为唯有彻底的毁灭才能带来新生。但同时鲁迅又无法指出“向何处去”的问题,这使得他成为一个孤独的反叛者,不断做着并不被理解甚至变成束缚的血绳。

许广平的一场戏,这场戏中二人关于鲁迅枕下匕首的一部分,我是拒绝的。它太突兀太赤裸裸地直接牵扯到了鲁迅内心最黑暗的部分,关于匕首用处的对答,那句“自裁吗?我何以不堪至此。”无论怎样我都不相信这二人当面会说的出口,因为它带有一丝炫耀,一丝轻佻,将生死以如此直白的方式放在舞台上,我宁愿鲁迅听了许的问话,只是沉默着摇头解释,而不是对此作出评论。毕竟这种评论无论是放在谁的身上都过于沉重了。

黑衣青年无疑是柔石的象征,近视的眼睛,身中十枪,眼盲的母亲,这些都暗合柔石的特点。并且柔石的死,是党内倾轧的结果,这一点就有很强的讽刺意味了。包括之后齐步走的队列,一致的目标,甚或牺牲个体的自由,都无处不暗含着党派信仰的荒谬。至于“天堂”过于强烈的影射只能让我感叹,这么个剧本居然能过审,也是很不容易的。

作为伟光正代表的鲁迅本身对天堂的反叛,亲口说出“这不是天堂”这样的话,政治色彩太浓烈。如果说这部剧一直在批判的是鲁迅“被”塑造的形象,那结尾则是为鲁迅塑造了新的雕像,使得鲁迅彻底成为了各种意图完美的代言人,这可能是缺点之一,但作者总要在自己的人物身上表现出观点,不管以何种方式。

《大先生》塑造的鲁迅,不但从“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的位子上挣脱,还对这个位子本身的存在做出了反抗,在剧本的开头,鲁迅坐在椅子上。“椅子”一方面象征着统治的位置,这个位置不管是“屠夫”来坐,还是“奴隶”抑或“狼”来坐,最后的结局都是相同的独裁专制。椅子另一方面也象征着鲁迅的神坛——在这个神坛上,他被无数人敬仰着,也惧怕着,疏离着。舞台上的他是一个基督式的人物,宁愿用自己的牺牲来换取不辜负所有人的眼泪。

如何处理这样一个延伸意味远远大于形象本身的故事,是剧作者的难题。萧红的《回忆鲁迅先生》塑造的鲁迅,是很漂亮,它描写了鲁迅,却不加评论,浓烈的情感压缩到极致就成了客观。但作为戏剧,如果仅仅将主人公的生平展现出来,又不够有诚意……李静的剧作,诚意是有了,意识流的处理方式和过多的隐喻却让体验大打折扣,仅仅在浅层上了解鲁迅,根本无法看懂这些象征。因此这部剧本注定只能是小众的,学术圈子里的,大众可能并不能体谅作者所谓数年的苦功。

这部戏写的不是历史上存在的鲁迅,正像序中所说,“李静写的是李静的鲁迅”,她写的是她自己,她自己的基督,她自己对现实的反抗——我感谢她的剧作,让我经历了鲁迅一生中的大事件,尽管要靠剧本外的许多工作。对我来说,鲁迅可以革命,可以是斗士,骂,骂到酣畅淋漓甚至不讲情理,恨,恨这个时代,恨之后的时代,可以悲凉可以绝望,可以意识到这个悲凉和绝望又不甘于命运,用自己的硬骨头对抗整个世界,他甚至可以丧气,可以自暴自弃,他的牺牲,悲壮和孤独,都有我自己的痕迹。

在剧本的结尾,鲁迅掀翻了椅子。这椅子为什么要存在,又为什么要被掀翻呢?鲁迅他何以一定要被钉在历史的十字架上?我们为什么要谈鲁迅,谈的又是谁的鲁迅?《大先生》给出了一个答案。我们需要他,因为我们需要自己。在大先生去世后的许多年,依旧有人借着他的口,说出那些仅靠自己无力说出的话,不知他又是怎么想的呢。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先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先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