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丽之宴 鱼丽之宴 8.7分

从“鱼丽之阵”到“鱼丽之宴”

U137

“星期六夜色未央,其实已经是星期日了,此时此刻,世界必须得停下来,让我讲几句对木心表示钦佩的话。”这位名为罗伯特·康帝的读者,请允许我和您握个手。

爱不释手,爱不释手。

再次一字一字读完这本《鱼丽之宴》,翻来翻去着墨水痕迹的句子和词,真不想放下这本小书。只得捧在怀里边打字边体会着对它的喜爱。喜爱一件事物就想抱着它,这是小孩子都有的本能,想来电子书就得不到这种待遇。

对木心先生的景仰,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呢?或许是他那番对美貌的言论,或许是《明天不散步了》这篇文的名字,或许是在书店摘抄的那句小话:“心灵有时候像杯奶,小事件恰似方糖,投下就融开了,一路甜甜地踅回来。”再想想,这种仰慕大概应该就是单纯从“木心”这个名字开始的,最简单的诗意,不多也不少。

《鱼丽之宴》是第一本属于我的木心先生实体书。选这本时,并不知道书名含义。扉页小段文字这样写:“这是我‘答客问’之类中的某些选篇,触及的话虽只限于文学、艺术,因为也自有一番纷繁,故美其名曰‘鱼丽’——本拟‘鱼li之阵’作书名,当然更切合事实和私衷,无奈读起来不爽口,li字又古奥,还是取‘鱼丽’吧,如此则原想叙叙人生上的利钝...

显示全文

“星期六夜色未央,其实已经是星期日了,此时此刻,世界必须得停下来,让我讲几句对木心表示钦佩的话。”这位名为罗伯特·康帝的读者,请允许我和您握个手。

爱不释手,爱不释手。

再次一字一字读完这本《鱼丽之宴》,翻来翻去着墨水痕迹的句子和词,真不想放下这本小书。只得捧在怀里边打字边体会着对它的喜爱。喜爱一件事物就想抱着它,这是小孩子都有的本能,想来电子书就得不到这种待遇。

对木心先生的景仰,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呢?或许是他那番对美貌的言论,或许是《明天不散步了》这篇文的名字,或许是在书店摘抄的那句小话:“心灵有时候像杯奶,小事件恰似方糖,投下就融开了,一路甜甜地踅回来。”再想想,这种仰慕大概应该就是单纯从“木心”这个名字开始的,最简单的诗意,不多也不少。

《鱼丽之宴》是第一本属于我的木心先生实体书。选这本时,并不知道书名含义。扉页小段文字这样写:“这是我‘答客问’之类中的某些选篇,触及的话虽只限于文学、艺术,因为也自有一番纷繁,故美其名曰‘鱼丽’——本拟‘鱼li之阵’作书名,当然更切合事实和私衷,无奈读起来不爽口,li字又古奥,还是取‘鱼丽’吧,如此则原想叙叙人生上的利钝成败,结果变成了一场酒酣耳热的飨宴”。初读,不以为意。全书读罢,拍手称赞。

两个形象出现,一个是意气风发初入世事的少年,雄心灼灼排兵布阵发誓要征服世界那种。画面里最好是着个什么武器,甩一个又酷又孤独的背影,燃到飙泪弹幕狂刷。另一个呢,则是在摇椅里晃着的老头,晃在院子落日的余晖里,叼着烟眯着眼回答问题。暗自偷笑“客人你来问我问题,我可没什么好酒好菜招待你呦,不过我的思想和文字已经摆满一桌了,来来,再喝一壶。”原本以为这世界是必须崭露头角必须你死我活必须步步为营的战场,最后说给别人时却是推杯换盏热气腾腾的一桌飨宴。两个典故,一字差个天壤,有趣。

木心先生当然不可能是个老头,他是帅大叔。照片上他身着黑色风衣,戴黑色礼帽,执一把长伞,斜坐在中央公园长椅上。我倒是像那个提问的客人,拿着本子和笔,瞪着眼睛皱着眉边听他的话边记下。有的地方我不懂,来不及说一句:“老师,我没懂,能再讲一遍吗?”帅大叔早就拂伞而去。看来要回去多读几遍才能略微瞥见一二。人生、写作、艺术、哲学、时代的话题,随便一句丢出来我都奉上双手才接得住。读到激动处,先用钢笔划线,略写些自己感想,然后誊写到卡片上,还要在键盘上敲一遍,有的还要拍照留念,生怕遇见又错过,实在是个很愚蠢的读者。竟然每段话都有写读后感的冲动。

合上书,机智洞察博识风趣之类形容词不必多言,怎么就觉得这股上天入地思绪乱飞神经质的感觉怎么的熟悉呢?我也不知怎么就随手查了一下:“木心是什么星座。”查完笑出声来,果然被我猜中是我水瓶座,2月14日出生的水瓶,怪不得,怪不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鱼丽之宴的更多书评

推荐鱼丽之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