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即原罪

赞赞的坚果🌰
2017-09-24 看过
玉秀在王家三姐妹里最漂亮,最出挑。从《玉米》读过来,我跟随了玉米的视角,无来由地讨厌这个搔首弄姿的妹妹。是,玉秀是条美女蛇,一头到晚在漂亮上动心思,“大家扎两条辫子,她也是两条辫子,却偏要在鬓角那儿分出一缕,缠在指头上一方,一缕头发就一圈圈地绕着耳边,虽说小小一缕,却特别招眼,特别出格,骚得很”。这个女孩子像不像我们读书时班上那个特别的女生?大家都穿垮垮的校服,她偏要改得腰是腰腿是腿;大家都扎大背头马尾,她偏偏垂下一缕;学校禁止化妆,她偏偏涂个口红;学校禁止恋爱,她偏偏背地里玩弄于各男生之间……这样的女生总惹非议。假若能看到她们倒霉简直是大快人心啊!
    玉秀这条美女蛇只扭到一九七一年的冬天。
    一个男人,两个男人,三个男人……有多少个男人呢,她也不知道,在那个夜里,在稻草垛里。好了,狐狸精受到了教训:谁叫你骚,你不倒霉谁倒霉?
    玉秀在村庄里不堪被羞辱,逃到镇上去投奔姐姐,在那儿爱上了侄子郭左。姐姐叹气,这丫头是改不了了,一逮住机会就要勾引什么,挑逗什么。
    可是玉秀的爱情是这样的美好。我想分享我最爱的几个片段。其一是玉秀与郭左之间若有若无的撩拨。
    四周都静悄悄的,郭左问玉秀的名字,玉秀“眨巴几下眼睛,漆黑的瞳孔盯住郭左,一抬下巴,说,你猜”;郭左在看书,玉秀想,什么好看的书这样吸引人?她走上来一步,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书的角落,弯下腰,侧着脑袋,嘴里说:斯——巴——达——克——斯;郭左要帮玉秀摘菜,被玉秀打了一下手,命令道:洗手去,这不是你做的事。择好菜,玉秀却到郭左面前,伸出一只手,说,打我一下,还你;玉秀接过郭左的香烟,深深吸一口,缓缓吐出烟,问,我像不像女特务?
    这是一位多么高明的恋爱高手啊!又撩人,又纯洁。玉秀不知道她情窦初开了,“春天来了,下起了细雨,心发芽了,叶瓣出来了,冒冒失失的,虽说很柔软,瑟瑟发抖的,然而,每一片叶子天生就具有顽固的偏执,即使头顶上有一块石头,它也能侧着身子,弹出头来,悄悄往外蹿。一点。又一点。”
    郭左整天都在看那本《斯巴达克斯》,看了一天书都停留在281页。多好的爱情。
    然而,玉秀在稻草垛的秘密被郭左获悉,于是郭左在睡了她一晚后离开。
    原来玉秀不过是个物,她连人都不是。
    不久,玉秀怀孕,她煞费苦心地掩饰自己怀孕。随着肚子渐长,玉秀很难再隐瞒起来,那是一九七二年。玉秀想到自杀。自杀前玉秀打定主意要好好活几天。“米粉好吃,面条好吃,馒头好吃,花生好吃,萝卜好处,每一口的好吃,什么都好吃,喝开水都特别的甜”,这几句话读得我想哭。玉秀这个形象太鲜活了,没有任何一位作者会舍得让她死去,但凡是热爱生活的人都会认同玉秀的这种想法:什么都好吃。一个觉得什么都好吃的女孩子,一定是美好的。
    故事的结尾,是玉秀生下的孩子被送走,她好看的眼睛盯着天花板,一眨不眨的,目光出奇的清澈,出奇的亮。
    这双眼睛在我掩卷之后依然浮现。
    她是整本书的唯一亮色。玉米要强,她要争一口气,她要权力,而她权力的来源却是男人;玉秧压抑,她不出众,她举报了自己喜欢的男生、同班同学和班主任,她在无意识地作恶的同时又是恶的受害者;这两姐妹都活得不自在,只有玉秀,玉秀这条美女蛇一扭一扭,活得多么痛快。然而社会坏境和时代坏境却偏要让她碰壁。
    美女蛇有没有错?我想她唯一的错处便是长得太美了,并且以美为豪吧。
    似乎我们的文化心理是这样的:假使一个女人十分美,那么她一定要温婉,一定要朴素,一定要安分守己,一定要力求不突出,才能得到众人的原谅。假如一个女人美极了,偏偏又爱表现这种美,美得高傲,并用美来俘虏人(尽管并非她所愿),那么她便不可原谅,她将被孤立,被指点:背地里不知道有多骚呢。
     啊,写下这段话,我觉得自己在亵渎美。
     然而生活中确实是这样的:香港昔日的绝色大美人,即使时隔多年,坊间依然流传着她有板有眼的绯闻;今日被求婚成功的话题大美人,网上关于她攀附老男人的照片也总不时被提起;连不那么美的才女,因为追求者众,也被冠上一些充满妒忌意味的不雅称号。且不论这些人的传闻真假,但她们太令人妒忌了!又好看,又有钱,又惹人爱,一定有些什么不堪的背后吧?于是一旦有空穴,便风声四起,有根据的,无根据的,纯属猜测的,随口编造的,都被信誓旦旦地流传出去,一发帖子,点击者众,再二次传播,本来是飘在空中的东西不知怎么的就长了根,每个人都开始确信无疑。
     每个看起来善意的目光都令人绝望。围观你的人都没有笑,他们在照顾你的感受,但他们的目光在笑,在冷笑。
    人总是趋美,接近美,欣赏,摘取,占有,但美同时又让人不舒服,让人自惭形秽,最终要去毁灭美,才能心满意足。
    美竟然成了原罪。
    什么把美变成了罪名?我认为是男权。父亲失去权力后,玉秀作为女儿受到报复,而被一群男人蹂躏后无处可告,与郭左恋爱后本以为能收获幸福,得知秘密的郭左却在睡了玉秀后离去。玉秀在怀孕期间感受到的也不是幸福,而是惶恐与绝望。从头到尾,玉秀都没有作为一个独立的人存在过,她是父亲的女儿,她是男朋友的所有品,她的喜怒哀乐只是在内心深处一闪而过的幽微角落,无人关心。
    一拥而上围攻女性的女性们,实质也是男权的帮佣。听听,女性们围攻的理由是什么?太骚、勾引人、不自爱、出卖肉体……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了这些行为有错,然而它们就是错的,有人说你错了就是错了,无处申辩。
    玉秀无处申辩,距离一九七一年有四十六年的今天,玉秀依然无处申辩。
5 有用
0 没用
玉米 玉米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玉米的更多书评

推荐玉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