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国的思想世界》读思录

余默
2017-09-19 看过

史华慈的学术生涯贯穿着对中国回溯式理解的尝试。对于中国这个"一切例外的例外"(黑格尔语)的国度,史华慈从1951年《中国的共产主义和毛的兴起》开始,从现代一直上溯到近代中国的思想剧变《寻求富强:严复与西方》(1964 年),最终只能试图返归到遥远的古代以理解中国独特性的由来。1985年完成的《古代中国的思想世界》即是史华慈对先秦时期中国文明形成过程的分析性重构

史华慈以单线条演化方式看待各文明从新石器时代到"文明"兴起的历程,认为文明的因素在起始阶段大致相同。然而开始时相似的文明何以发展到当下如此殊异之面貌?决定文明路向的,除了地理、气候、环境等外在因素和人们的集体无意识之外,还有一些共享取向,虽然一开始并不起眼,但“真理往往存在于精细的差别之中”。

在对先秦宗教和社会政治态度的研究中,史华慈认为无处不在的祖先崇拜对中国文明的发展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虽然亲属系统广泛存在于原始社会,在中国农业体系之中,亲属的功能性作用也与其他文明并无显著不同,但由于中国强烈的宗教关怀使亲属关系在社会系统中居于中心地位,进而对文明的路向发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按照史华慈的认识,祖先崇拜对中国初期文明的影响归纳起来大致可分为以下三类:一、对信仰的塑造和世界的解释。作为最理性的宗教信仰,祖先崇拜使世界sensible,缓解了人们对死亡和未知世界的恐惧。人们在祖先崇拜中能与遥远的先祖相联系,并在家族的绵延不息中增强对未来的确定性,在整个大家族的团体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归属感,形成了一个有序的世界观,并且在此家族尊卑内外的差别和“事死如事生”的丧葬、祭祀行为中形成了原初的礼仪制度;二、对政治秩序和国家的形构。祖先崇拜通过对祖先和血缘的认同自觉凝聚成了实力团体,在建立国家结构基础过程中起着主导作用,血缘政治不仅流行于氏族和部落政治,几千年来一直是中国家国政治中天经地义的法则,这与西方冲破血缘亲属关系的束缚的国家起源模式很不相同;三、对民族心理性格和思维方式的影响。祖先崇拜所塑造的整体家族本位和个体使数中国数千年来个人主义不彰,缺少个人主义的英雄和性格,强调上下尊卑等级和礼仪伦理义务,人神之间无清晰界限,进而在形成了一元论和有机论的思想,塑造了中国人独特的文化心理结构。

很难确切估计祖先崇拜对中国文明的影响,但这个在文明初始阶段的特色已经在融入了民族文化的基因和历史,成为后来者不得不正视的遗产(在积极和消极意义上都是如此)。即使是作为中国文明轴心突破大发展的先秦时期,也只能对这笔遗产进行实用主义指导下创造性的转化和利用。无论是在信仰上的理性化,祭礼由重视鬼神转向重视礼仪本身,由崇拜祖先继而加强了对天和上帝的信仰,还是氏族部落国家在扩张中从血缘政治转向地缘政治,由对家庭成员血缘亲疏远近的关注转向对官僚吏员品德能力的要求,从王室分(权)封(地)制转向官僚郡县制…这些轴心突破式的变革不可谓不重大,然而都只是在祖先崇拜所形塑的初始文明基础上按照现实需要进行的革新。祖先崇拜所形构的民族文化心理结构并没有任何变化,祖先崇拜的信仰因为理性化和道德化而更具有影响力,血缘政治也因为婚姻的外延式扩展为帝国的建立奠定基础,而对天命式道德和官僚制的引入则使统治更为稳固,配合以家庭伦理式的长幼尊卑的等级制,其改良的家国同构体制成为了一个不可摇撼的超稳定结构。祖先崇拜无论是在民间文化还是精英文化中长盛不衰以至于今,其对中国文明的作用绝不可低估。

当然,史华慈从不认为祖先崇拜决定了中国文明的路向。他只是揭示了中国文明初期祖先崇拜的特色及其深远影响,相当于对中国文明何以形成的问题作了一个举例式的说明。然而中国在文明伊始阶段是如何形成了如此强烈的祖先崇拜情节呢,这个问题尚没有答案。史华慈深受文化—功能论的影响,认为文化是人类适应和改造环境的工具。他正视环境对思想的影响,但坚持人类的有限自由,认为对于普遍的生存性问题,人类可以给出不同的答案,也即创造不同的文化。今天我们已经难以知道文明伊始的祖先为什么作出了祖先崇拜的“选择”,然而我们确实知道他们作出了这个“选择”。最重要的是,一旦作出了不同的“选择”,哪怕微小,则其造成的“路径依赖”会在历史的展开中使文明产生极大的差异。

eJ�t9C1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古代中国的思想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古代中国的思想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