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小猪 三只小猪 8.8分

《三只小猪》思维的“出书”与“入书”

晨光微晓
2017-09-12 看过

题外话:再来剖析大师绘本大卫·威斯纳的《三只小猪》的确有点困难,因为大师的绘本在不同的场合,被不同的人以不同的角度进行了解读,想要在这本书中找到自己的看点,确实很有难度。

在准备这本书的时候,我查找了对传统的《三只小猪》进行一系列颠覆的作品,除了今天要分享的这本,主要还有搜集了以下几个版本:传统的《三只小猪》、改进版传统《三只小猪》,(美)乔恩·谢斯卡(文)和(美)莱恩·史密斯(图)的《三只小猪的真实故事》、[希] 崔维查 著;[英] 海伦·奥森贝丽 绘;刘念 译《三只小狼和大坏猪》、布鲁斯·沃 特利《Wait! No Paint!》、(法)克莉丝汀•诺曼-菲乐蜜(Christine Naumann-Villemin)(文),玛丽安娜•柏希侬(Marianne Barcilon)(图)《三只小猪不一样》等版本。(恭喜大爷太高产,他的小猪系列我没收集,另有朋友增加了《晴天有时会下猪》等)除了传统版本的故事外,其他版本从各个角度改进或干脆颠覆传统故事,让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可能。

翻了好几天,晾了好几天,推翻了一个又一个这本书的切入点,最终我打算说说这本书的时候,我已经不再打算谈颠覆、不再打算谈留白、不再打算谈大卫·威斯纳在《疯狂星期二》的最后一页为这本书留下的创作线索,也不再打算谈这个版本的《三只小猪》和其他版本的三只小猪的横向比较,因为这些已经有太多的大师或者学者和我不谋而合了(嘿嘿,我心甚慰啊)。最终,我只是想很平实地一页一页地聊聊这本书,聊聊我从这本书中得到的体会。

一、我读《三只小猪》

再一次拿起这本书的时候,看一看封面那三只憨态可掬的小猪,写实的样子实在让人想不出,这样一本三只小猪,能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自从知道《石头汤》护封打开以后封面不一样的秘密,我都习惯地把书的护封打开一下,结果,果然,三只小猪的画风一改,银灰色的封面,正中间三只小猪在一个小小的圆圈里快乐地围在一起,既像飞翔,又像畅想,这是要离开妈妈自立门户的小猪吗?这是差点被大灰狼赶尽杀绝的那三只小猪吗?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再次重新翻看这本书。

传统的扉页里,画着与传统故事相同的样子,只是最懒的老大占了画面的最最中间,莫非他要出什么幺蛾子?

继续翻,三只小猪用自己的材料盖房子或者准备盖房子,可是,为什么这会儿大灰狼就出场了呢?呆萌的狼在山坡上看着三只小猪盖房子,奇怪,它没有直接冲上去吃掉小猪,而是笑眯眯地等着,非要等它们盖好房子再遵循故事的路线,一步一步往下来吗?哈,看来,狼似乎偷看了导演的剧本。

既然画面上出现了这传统的一幕又不那么符合逻辑的矛盾之处,那么,这里就是要出状况了吧?天机泄露了,是否有谁要因为泄露的天机受到惩罚呢?

果不其然,再翻开的四个平均的小图里,前三个大灰狼胸有成竹地根据剧情一步一步走着,第一张的小猪就这样从有些吃惊,到害怕,突然到了第三幅图,画风一转,它露出了一副逗比的表情,而此时胸有成竹的大灰狼眼都不睁,继续他不走心的表演,第四幅的图画里,台词的剧本继续,但是大灰狼实在是想不出来为什么导演给他开了一个如此大的玩笑,预知了天机的现世报来的如此地无厘头,一头活生生的肥猪不见了……而猪老大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上帝的灵光一闪”冲出了画面。

没有从现实中醒来的大灰狼冲向了第二只按照剧本已经盖好木头房子的小猪,继续跟着它预知的剧本表演,结果被灵光击中的猪老大已经对猪老二秘授了玄机。狼的脑子里剧本继续,但是现实却又生生击碎了它的美梦。

接下来大家都知道了,《三只小猪》的故事停留在了大灰狼要吹第三只小猪的房子那儿,而三只小猪逃到了书外的世界,试着把书拆散、做成纸飞机、乘着它飞翔。小猪们眼界大开,享受着飞翔的快感。

于是,思想有多远,它们就能飞多远。

纸飞机利用的差不多了,它们就开始探索别的故事的世界,带着可以溜出书外的奥义,它们钻进了别的故事,体验了《鹅妈妈童谣》的梦幻,又挑选了《武士屠龙》的某个画面,并用点石成金手,推出了浑然等死的巨龙,成为朋友,在书海中穿行的过程中,又遇到了受他们启发从《鹅妈妈童谣》里跳出来的猫,并一起在书外的世界浏览书海,直到最后,在书页的世界里再次看到并发现了小猪的砖房子,他们决定回到书中去,而此时的书,也已经不是导演的剧本,而是他们自己的剧本,请他们在别的书中“淘宝”来的巨龙,吓走大灰狼,甚至把原来剧本的台词,都摘下来煮汤。

最终,在砖砌的城堡里,小猪和朋友快乐享受着生活,而他们背后的窗外,还有一个呆呆注视着这一切的大灰狼。

二、“出书”与“入书”

故事如此解读,不知道你是否已经明白我读大卫·威斯纳版《三只小猪》有什么收获了呢?

很简单,我从中得到的最淳朴的启发是“出书”与“入书”。

在这儿说一个真实的事情,我有一位同事,曾经劝我另一位好友同事不要看育儿书,他说看育儿书看瞎了。原因就是他的孩子婴儿时期曾经有次发烧,而某育儿书上有指导说孩子发烧是对自身抵抗力的一种演练,不用急着就医,于是他听任孩子烧到40度在家待了两天,最终结果很可悲的,他的孩子后来落下了抽搐的毛病。

我很同情这位同事,如同我很同情《三个小猪》里面那头看起来胸有成竹的狼一样。他一定是剧本一字一句把握的太好了,以至于大猪没吃到,二猪没吃到,但依然忠实地追寻着原剧本的脉络发展,直到最终三头小猪找来了龙把它吓走,依然饿着肚子待在山坡上,一脸无辜地注视着幸福的猪小屋。但是同情又有什么用呢?只能恨其不觉悟,不懂变通。

而懂变通的则是故事中的三只小猪。不管被灵感击中也好,上帝开了个玩笑也罢,第一只小猪突然从书里出来了,于是它抓住了这一高深技能,根据现实情况,先行跳脱剧本,跑去告诉第二只小猪和第三只小猪,然后三只小猪一起,不再照本宣科,而是把之前的故事书进行了解构——拆开,再使用——叠成可以带他们飞翔的纸飞机。开始享受乘坐纸飞机飞翔的快感,他们从最初的书本跳脱出来有什么样的感受呢?兴奋、新奇、刺激。不信,看看三只小猪在纸飞机上的表情吧:眼界开的眼珠都有掉出来的趋势。——简直就是刘姥姥逛大观园啊。但这只是打开他们眼界的第一步,飞够了,就开始发现他们书外的世界了。纸飞机被他们利用的差不多了,三只小猪下了飞机开始观察他们的故事书外的世界,也就是进入其他书中,在这儿不妨解读为读书的一个过程,读书不是死板地去看作者的文字写些什么,而是用思想与书中的思想进行交流,激荡出火花,比如被救出的龙;当然如果能够和作者主动交流,那么读者和作者在真心探讨中都会有所收获,比如小猫就是受小猪的启发,也走出了自己的书。

带着自己的思想博览群书,之后突然发现了自己书中美好的东西,于是决定再回归自己的书中,此时的小猪们已经不是从书里出走的那些小猪,而那本拆散的书也被它们重构。

于是,小猪们用自己的思想继续了这本书——他山之石吓走了死亡的威胁,交流的火花带来了欢乐,而以前按部就班的台词,也可以用来烹茶煮酒,何不乐哉?

三、同一条河流,不同的波澜

我们的人生又何曾不似一本书?可以按照流传百年的套路,顺应一成不变的轮回,演成一出人生的默剧,或者,我们也可以在某一天跳脱出来,借助外在的智慧或者力量拷问内心,等找到答案,重新再回到自己的生活。

这让我想到了一部电影《偷天情缘》(又名《土拨鼠之日》Groundhog Day),主人公菲尔对每年报道“土拨鼠之日”这种“无聊”的工作厌烦到了极致。可他又不得不去应付完这一天,终于他以为一切结束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把他留在了报道当地。——而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居然又重新回到了土拨鼠之日。在无数个周而复始的“土拨鼠之日”里,菲尔尝试了无数种不负责任的活法,及至对这种无聊的体验方式也感觉到无聊的时候,他开始试着用爱来生活,他走近并开始关心小镇里每一个普通人,并依靠自己在这轮回往复的日子里未曾消失的记忆来学习新的东西充实自己,并帮助小镇上的人。最终在他体验完人生的各个可能,并真正面对当下的时候,设法让每天失忆的瑞塔爱上他的时候,他终于又回到了他的生活。这个故事和《三只小猪》的“出书”又“入书”是否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感觉呢?

那么菲尔在跳出固有的时间更替之后做了些什么呢?他先是麻木,然后尝试各种死法,最后利用每个轮回的一天学习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比如钢琴,比如医学,当然在这一天天的重复中他开始发现了同行者瑞塔的闪光之处,最终当他们坠入爱河的时候,他又回到了原有的时间流动中。

当我们感觉不到激情的时候,当我们彷徨无助的时候,何不也像小猫一样,借鉴一下猪老大的灵感呢?跳脱出来,换个角度,之后说不定就发现了某些意义。再回到生活里去,说不定就可以发现生活更加美好,而不是如狼那样,饿到死都默默地接受轮回。

文/晨光微晓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三只小猪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只小猪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