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姆莱特 哈姆莱特 8.9分

命运的私处

路上有雨
2017-09-03 看过

1 荣誉的复仇喜剧

哈姆莱特为了被毒死父亲而复仇,雷欧提斯为了被哈姆雷特误杀的波格涅斯而复仇。化化轮回重化化。复仇是代替已死去的人报仇,可是复仇到底是复人之仇还是发己之情?“我不怪你杀死我和我的父亲,你也不要怪我杀死你”,可是雷欧提斯又如何代表他那无辜死去的善良老实的父亲呢?毕竟感情上的宽恕他早就“满意”了,“但是还有事关荣誉这一条”。哈姆莱特可以装疯卖傻,可以和仇人斗智斗勇,但他唯独不能忍受他的“名誉”蒙受损伤。

“要是哈姆莱特在丧失他自己的心神的时候,做了对不起雷欧提斯的事,那样的事不是哈姆莱特做的,哈姆莱特不能承认。那么是谁做的呢?是他的疯狂。既然是这样,那么哈姆莱特也是属于受害的一方”,这一段大概说出了许多罪人的心声。

我自然是知道这是莎翁的四大悲剧之一,甚至是最具有代表性的,其中的悲剧性已被许多大师前辈探讨。但我倒觉得最后透出股喜剧的味道,是的,喜剧。我们总说好的喜剧是有悲剧的内核,以此抬高喜剧的地位和内涵。所以甚少有人说,悲剧到最后也是个荒诞的笑话。

雷欧提斯为了赢得决战在剑上淬毒,即使旁白念着“我的良心却不赞成我干这件事”,还是挺剑刺伤了对方。最后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而害了自己。到了这里还只能说是命运的恶作剧,毕竟命运就是如此调皮,他让波洛涅斯承受无妄之灾,让奥菲利亚遇上脆弱的树枝让哈姆莱特恰好有一模一样的印章,一切都是那么恰好。

但莎翁到底是个喊着“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杰作!”的歌颂者。所以哈姆莱特身中毒剑,喊着“我死啦”后却要细致地劝说想要追随而去的霍拉旭,直到确保自己的名誉不再受损才又高喊着“我死啦”而去世。雷欧提斯先说“害了自己”,围观了王后的死去又说“害了我自己”,他呼喊着“瞧!我躺在这儿,再也不会站起来了”,接着国王也死去,雷欧提斯才说着“让我们互相宽恕”而死去。一而衰,再而竭。崇高的氛围被叙事拉长为日常的对话。

最有趣的事最后霍拉旭“叫人把这几个尸体抬起来放在高台上面,让大家可以看见,让我向那懵无所知的世人报告这些事情的发生经过”。读到这里我忍不住笑出了声,想象一下,懵然的士兵从污秽的血泊中捞起这几句死法各异的尸体,这些生前是王公贵族的人被粗鲁(轻柔)地挤放在一起,他们保持死亡时痛苦的表情,面相难看,被卑微的士兵们当做新奇玩意儿注视,成为一个听起来有趣的故事的注脚。尸体碰着尸体,即使生前那么厌恶彼此。他们搭的戏好不容易结束,下面讲故事的人和听故事的人又开始新一轮的表演。直到诸位都满足了,奏曲放炮。

2 被诅咒的潘多拉

向来认为莎翁是没有写痴情的纯爱故事的兴趣的,被千古传唱的罗朱恋情就是个笑话。哈姆莱特说脆弱的名字是女人。

奥菲利亚被提到最多的是她的美丽,“美丽的奥菲利亚”,“美人奥菲利亚”。她的哥哥心痛于美丽娇柔的妹妹的死去,跳下墓中要“把死的和活的一起掩埋了”,但口口声声要让美丽的奥菲利亚变成这样的人付出代价的雷欧提斯最后说“我不怪你杀死我和我的父亲”,可怜的奥菲利亚已被遗忘。

哈姆莱特愿意为她哭,为她打架,为她掠食,为她喝一大缸醋和吃一条鳄鱼,是因为“你会吹,我就不会吹吗?”喊着“那是我,丹麦王子哈姆莱特”的王子并不是可怜的奥菲利亚的情人,他甚至诅咒过她逃不过馋人的诽谤,他让她去尼姑庵。他嘲弄女人的爱情像开场词一样短。

可是奥菲利亚做错了什么?她祈祷疯狂的哈姆莱特能够清醒,她听从父中对她爱情的建议,她为死去的父亲挨到摘花。但她被“一根心怀恶意的树枝”陷害,掉进呜咽的溪水里,“衣服四散展开”,“像人鱼一样漂浮水上”,“好像她本来就是生长在水中的一般”,但最终还是“沉到了泥里”。

那位引得王子疯狂的女人,是王后,是丈夫的妻子,是母亲,却独独没有自己的姓名。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哈姆莱特的更多书评

推荐哈姆莱特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