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风情大观园

日照东渔
2017-08-27 看过

人世风情大观园 @ 东渔 曹寇是一个多产作家,之前出版了小说《屋顶一棵树》、《躺下去会舒服点》、《十七年表》,以及随笔集《生活片》等,他是睿智的,又是个性独特的,吸引了一部分口味刁钻的读者。南京作家本就藏龙卧虎,曹寇属于其中较有影响力的一员,而他又是年轻的一代,俨然成了青年作家的代表。如果你见过他本人,或者查看他的照片,可以感受到那犀利的眼神,就像他的文字一样,摆在那里,仿佛他会看穿一切。 口袋文库集结了当代中国比较有影响力的一批作家的作品,其中收录曹寇的《金链汉子之歌》,集结了三篇具有代表性的短篇小说,分别是《金链汉子之歌》、《水城弟兄》和《塘村概略》。从小说中充分领略了曹寇的语言能力,干练精确,时而黑色幽默一把,叙述是涣散的,也有对细节的渲染,这两方面在文本里表现突出,构成了曹寇微妙的小说形象。 《金链汉子之歌》表面叙述了乡村记忆中复杂的兄弟情怀,而内里是世俗风情背后的人性大观。跟其他乡村里走出来的作家一样,曹寇也将目光对准了生养他的乡村,写到那里的风情和人事,将少年往事舒展扩散,在这一点上,曹寇和赵志明有些类似,但曹寇的叙述更加零散,并不遵循线性结构,而是打乱了时间顺序,东拉西扯,整体合成立体空间,人物在其中相互牵连,故事的脉络自然显露。具有魅惑力的手法,吸引读者一直跟随着节奏读下去,这种节奏不急躁,比较舒缓,慢慢就融入故事中,感受曹寇所要呈现出来的那一簇簇记忆。 《水城弟兄》虽是非虚构式的写作,还是联想到了马尔克斯那部小说《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皆是围绕着一个案件展开,虚构的小说渲染成分居多,文学色彩浓厚,而曹寇的非虚构作品融合了虚构的写作技巧,有些地方避开实际,做了微妙的渲染,算是一个突破点。曹寇在小说中真正的关注点并不是疏理案情细节,而是将“镜头”对准了乡村这个背景,乡村人物这些典型的对象,以第三视角展开立体的叙述,使得人物更加鲜明。 《塘村概略》也是从一个案件展开,一个发小广告的大学生阴差阳错被当成了“拐子”,引起众愤,死于非命,警官开始顺藤摸瓜挨着问询村民们。曹寇的推理不是简单的“推理”,好像推理只是陪衬,人和物的个体呈现才是主要的(这也是三篇小说的一个共同点)。这个事件只是起到了串联的作用,真正突出的是各种人物世相,事件倒成了次要的。曹寇的高明之处,还在于他可以将每个人物均匀地泼洒笔墨,看不出轻重人物的分配,却显得每个人物都在中心位置,这种手法在古典名著里运用多一些,曹寇深得其法。一个事件将民风抖搂出来,人性的嘈杂暴露在观者面前,最后似乎表明:每个人都是凶手,每个人又都不是凶手。如此一来,这篇小说就看起来高人一筹了,它似乎审判了群体,审判了整个乡村,审判了整个社会。 对于一直稳扎稳打写作的曹寇来说,这三篇小说很有代表性,《金链汉子之歌》是一种歌颂的腔调,即便有些暗黑的格调充斥其中;《水城弟兄》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在非虚构上的掌控可以做得更好;《塘村概略》深层探究的是事件背后的纷呈人性。曹寇的乡村记忆不是回望式的,是正在经历着的现在进行时,是一种俯视,一切尽在他的眼中,亦逃不出手掌心,由此串联起一幕幕世情,构造了现实语境下的人间大观园。 这几年,绕来绕去也读了不少青年作家的作品,无非是某些模仿西方文学痕迹重的作家更有噱头,但总体不够稳健,转过头来,还是更看好曹寇,他在国内纷杂的文学环境里保持本色,体现了坚挺的动力。我们相信曹寇依托个人经验的再造能力,坚持自我的独立意识,还会走得更远,所以对他的写作充满期待。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金链汉子之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