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我是不买她的账

[已注销]
2017-08-25 看过

随笔游记这一类的东西无所谓写得好不好,就看你买不买账。反正我是不买她的账。

但是我需要给出一些理由。就算这些理由在许多人看来不那么合理。

最大的问题在于,你在一个地方居住一段时间,留给你印象最深的,应该是当地的风土人情吧,或者是那里的饮食习惯,气候条件。总之生活过的感觉是被浸泡在里面的感觉。但是蒋方舟,怎么总是去看画展啊。怎么总是说三句话就离不开书呢。画展这个东西,当地居民恐怕不大去看吧。恐怕在当地的某个人的日记当中,去便利店购物,或者去居酒屋喝酒,这些事情远比画展出现的频率要多。画展是最没有当地特征的东西了。换句话说,画展,在哪里去看还不都是一样。跟是否是东京又有什么关系。至于看书就更是了。在哪里看不是看。非得去东京的某间屋子里看才更有感觉吗。

因此我对这本书里面这样的写法越来越恐慌。作者真的是有打算跟普通人接触,去听普通人对生活的感触吗。我怎么感觉她一点都没瞧得上普通人呢。印象很深刻的一段,夏季烟火大会,她一个人去参加。第一段她写到自己去参加烟火大会,第二段她写到歌德曾经写过什么什么。天哪。如果有无聊的电视节目去采访参加烟火大会的人,问问他们心里想的都是什么,恐怕也就她这一个人会在这么好的氛围下想到歌德吧。歌德是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啊。

所以说得难听些。蒋方舟写东西总是在端着。而且她还经常端不住。我倒是期待她当时参加烟火大会的时候心里想着,烟花这么漂亮,夜晚这么漂亮,夜晚的风这么凉爽,而不是歌德说过什么。我倒是期待着她是在面对稿纸的时候没办法才想到了歌德说过什么。那样的话,她还稍微可爱一点。

怎么说呢,我有一种体验,比方说是一部很有名的小说吧,我因为不了解所以才会去看一些书籍简介,然后也就仅仅几百字,却看得很头痛。感觉比读完整本小说之后还要辛苦。因为不断地去抽取干的成分,到最后一个故事会变得面目全非甚至是什么都不剩的。

我还有一种体验,比方说是一部我读过的小说吧,除非是我刚读完而且喜欢异常,抢着抢着要把故事情节讲给别人听。否则这热乎劲一过,别人问起来,我真是懒得去讲,而且关键在于我会把其中的细节忘掉,最后讲出来的也只剩下片段了,而且很多地方的先后顺序也会被我搞错。而且更悲伤的是,我会因为自己对一个故事的好恶而改变其中的角色的形象。然后我讲出来的东西会变得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也越来越不愿意去讲了。趁着刚读完的热乎劲会讲给别人听,也得看这热乎劲能维持多久。

悲伤的是,作者郑重其事地详细讲述情节的那些书我一本也没读过。所以这扑面而来的密集的陌生信息简直太影响我的阅读体验了。我并不会因为你对一个故事详细地介绍我就对这个故事有什么了解。更何况所有从你嘴里讲出来的那些小说的情节被你说话的习惯干扰之后早就偏离原作的状态了。对一个小说有所了解,除了熬夜把它读完没有别的办法。

所以我就很诧异,她为什么有这样的耐心去把一部小说的内容花上好几页的功夫给讲出来。这样很奇怪。因为早就了解一个故事的人,也不需要你从概括整个故事的角度去讲,你只说一个细节他就完全知道了。根本就不了解这个故事的人,看了你的讲述,也仍然一头雾水。而且这种高密度的陌生信息实在太痛苦了。别的不说,这一页里面得有多少个外国人名。而且,说得难听些,那一两本我正好读过的她提到的小说,其实她的那些看法,也不怎么样。这话得小声说。

而且这种行为还有一种现学现卖以及套近乎的感觉。比方说她提到几个日本的女作家,又提到她们的书里面写了什么。其中有的部分,应该是她到日本之后才知道的。你刚知道就这样很确切地讲出来,这样也不是太好吧。听那个口气,就好像你早就知道似的。

为什么我会这么敏感她可能会出现的倾向。因为她在书中三个地方提到了江绪林这个微博用户。这个微博用户我早在2014年的时候就已经关注了。他的粉丝一直不多,他也很喜欢回复网友的评论。而且态度非常客气,也很幽默。我曾经在他一条说他的兴趣爱好的微博下面留言。他有很多兴趣爱好,其中就有游泳这一个。我说我也喜欢游泳,最喜欢的是在水下去看前面一个蛙泳的人蹬开的双腿。然后他回复我说,我有六百度的近视。这样又幽默又诚恳的回复我非常喜欢。

依据这仅有的我跟这个人的直接交流以及我经常看到的他的微博,我就感觉他绝对不可能是蒋方舟所理解的那种形象。或者可以说,我没什么权利去更多地评价这个微博用户,她也没什么权利去更多地评价他。你能说的,或者你说出的可靠的,仅仅就是你接触到的那一点点有关他的事情。问题不在于他在微博里面公开发布了什么。因为他写得东西,你总可以用你理解再重新解释一遍。但是直接的交流是不会有假的。或者说,这种直接的交流,你对它的体验是不会有假的。然而蒋方舟所说的,一直是她看到的那个江绪林。单单是看,恐怕太容易一厢情愿了。

再比方说她提到的那位自杀未遂的微博网友,我还真的去搜索这个用户了,还翻了他的许多微博,人家是自杀未遂,可是你根本连自杀的念头都没动过啊。所以你去猜测的这个人的内心活动,是不是太难以去再现当时那个人的心里所想呢。天哪。一个活得好好的普通人,可能会理解一个一心想死的人心里在想什么吗?然而比较打脸的事实是,这位自杀未遂的网友写了一篇《东京一年》这个书的书评。就发布在蒋方舟的微博上。看来,妄加揣测别人想法的人是我啊。这就太让人笑话了。真不如找个地缝钻进去。

剩下的是一些比较次要的槽点,也一并都吐了吧。比方说她提到自己参加过的一次真人秀节目(在豆瓣影人-蒋方舟里面可以查到,应该就是《壮志凌云》吧),这种吐槽行业内幕的事情,不是您多么有性格,多么不虚伪,而是您不遵守行业规则呀,而且为难摄像大哥,这多不好。如果人人都像你那样,观众就看不到精彩的真人秀节目了。这种所有人都明知道的事实,让一个节目制作者说出来怎么听起来那么不是味道。

还有我不喜欢她对“耽美”这个词的使用。而且在我说这一点之前我已经上网查过了。虽然这个词的确有着更原始的意思,但是现在网上使用这个词都是用的boys love这个意思。她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如果她知道这一点,她为了避免误会绝对不会使用这个词。但是她还是用了。所以还是不知道。竟然连“耽美”这个词都不知道。我还真有点惊讶。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张口闭口那些外国的名字拗口大作家,却不熟悉这种圈子(而且还在东京住过一年),老朽气息有点重了。

“我在神户市区逛了逛,觉得这不是一座能够引起深思和感情冲动的城市,没有什么历史和文化遗产。”(2016.11.9)您说这话,问问神户当地的居民,他们同意不同意。别说是一座城市了,就是个很小的村子,你说人家没什么历史和文化遗产。村民们都不会同意。肯定会跟你讲往上面数多少代出过什么了不起都人物,或者是这个村子经历过什么重要的历史事件。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

你一个不会说日语的人,在日本仅仅居住一年,对当地人的评价,你觉得很中肯。这比那些到日本旅游十天半个月的人的评价有道理得多?可是你都没有流露出一丁点的想要倾听当地人心声的愿望啊。而且你也根本没有去跟当地人交流。仅有的那些接触,还都是在日本的中国人。这样的话,其实很容易因为你们的经历相似而形成某种认同感,这种认同感因为视角的缘故,很可能跟事情本身完全不一样。

我之前在微博上看到她写的脱衣舞那一篇文章。现在想想,可以说是这个书里面写得最好的那几篇当中的一个了。因为难得她能写自己的亲身体验,而不是到一个地方然后立即开始掉书袋。可她还是太端着了,就不能写一点那些让她反应没那么剧烈的事情吗。就不能写一点那些并不会让她想到任何一部小说,可是还是本身挺值得一些的事情吗?比方说路上看到交通事故现场,脑子里飘过“前方高能预警”,本来是一件在惊骇之余还带一点搞笑气息的事情,让她写得又那么让人感觉不痛快又那么似乎有什么深意又懒得说的感觉。

她还那么年轻,就算不这样端着,也依然很好啊。而且她读过都那些书我都没读过。而且很多书也不是硬着头皮读就能读下去的。而且她记性还那么好,每次引用地都那么及时。而且她情节概括得还那么滴水不漏。

说着说着又开始酸上了。我怎么这样啊。

337 有用
79 没用
东京一年 东京一年 7.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6条

查看更多回应(96)

东京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京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