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评价和一些有趣的文摘

阿花
2017-08-19 看过

唐隽芝的性格及价值观和我自己相似处蛮多,这是没有预料到的。第一眼看到评价她绰号是“孩儿克星”,就扑哧一下笑出来,心想这不是自己吗。曾经和好朋友两口子带着他们家爱尖叫的某小朋友一起出门去饭店,小朋友吃到一半撒泼技惊全餐馆(艳压~),被我分阶段多程序收拾完毕之后默默乖乖地完成了下半场,之后还孩生第一次学会了不要护食主动跟人分享(第一个要先跟我)。不想要生孩子,却其实很喜欢和小朋友们嬉闹,观察他们,逗他们玩,“收拾”他们,无外乎是胆小心怯,又惯于过于理性的分析盘算损失。所以读着这个故事的时候竟有不少期待,希望看到她的心历路程并从中学习一二。

生活上的作风和价值观也是像的,特别是她帮着大姐愤愤地说要领着去打破老郭的头的时候,想起以前帮同学义愤她房东的事,也是这般伶牙俐齿,心里面却知道其实自己分外胆小要面子,恐怕真遇到会比别人逃得还要快,撇得还要清。下面这句话更是写出了多少平时里自己的态度来

性格上来说,唐隽芝是标准驯民,抑或她已看出,做一个不平凡的人,代价太过高昂,折冲一下,就让她做一个比较特别的普通人吧。

而且隽芝的职业曾经是设计师后来是自由写作者,前者是我以前的职业理想,后者相关的工作也多少认真考虑过并有过机会,虽然都最终没有实现,却因此瞧着这位主角特别亲切。

只可惜最后师太给主角设定的思想不过是和现实斗的疲倦了,姐姐们也不再那么亲密,还有无微不至的男友坚持结婚,最后几个梦下来放下了心理负担,最终决定了还是要生小孩~轻描淡写,深入浅出,笔笔法老练,无法借鉴。摊手。

不过书里有趣之处还是不少。师太的幽默感内敛文气,时常乐到内伤又无法言说。摘录一下,一图以后有机会回顾时再娱乐自己。

譬如

第二天,隽芝准时抵达梁府,翠芝的夫家姓梁,两个小女儿,由祖父取了十分女性化名字,叫梁芳菲与梁芳华。隽芝这个不成材的阿姨,自然没有放过这两个外甥,分别给她们改了不雅的绰号,菲菲因为爱哭,叫她泣泣,华华在怀中之时,胎动得很厉害,母亲难以安寐,故叫她踢踢。

还有

“你打算怎么样虐待他们?”隽芝心花怒放,“首先,会讲话的时候,与大人应对,就得说YES MADAM,同母亲说话,要说YES YOUR MAJESTY,并且吻母亲的手背。”语气充满憧憬。

筱芝特别喜欢把她的宝见当现款似带身边,照顾不来,把保母也叫出来,人强马壮,浩浩荡荡。

又又

姐姐们命家务助理扛着各式食物、更换衣服,浩浩荡荡押着孩子们出发,姐夫们憔悴地尾随,两家人的男女孩童各有各难缠之处,总有一个要上洗手间,另一个掉了只鞋子,又有谁必定肠胃不安,不然,就是争吃糖果,撕打起来。好不容易把他们塞进车厢,隽芝太阳穴已经弹跳发痛,加上姐姐们吆喝声,姐夫们求饶声,使隽芝益觉一声子不结婚不生孩子是种福气。上了船也没有什么快乐时光,要忙着服侍少爷小姐穿上泳装下水。好不容易等到五个小魔王都穿起救生衣跳到碧海畅泳,隽芝跑去问船长:“可不可以立刻把船驶走?”

再又

老莫坐着聊天,隽芝看到她的胎儿不住踢动,隔着衣裙都非常明显,因而骇笑。隽芝因道:“健康得很呀,我跟你说不要怕。”莫若茜说:“我不知道你熟不热水浒传,此婴练的简直就是武松非同小可的毕生绝学鸳鸯腿玉环步。”

又不动了

他把一张单子交给隽芝,“三妹,拜托,这是购物单,你去办妥我叫人来拿,记住我后天回去。”...做买办也不是什么轻松任务,大包小包。一下子买得双手提不起来,尚有绣花拖鞋(手绣不要机纺)两双,周旋与邓丽君何日君再来录音带,碧血剑吴兴记旧版不是豪华装等等,不知如何踏破铁鞋去觅取,都使隽芝想起童话中无良国王吩咐那些妄想娶公主为妻的小子去限时完成的艰巨差使。 将来,这一切一切,都得设法向那小女婴要回来,且加上复利。 唱歌、跳舞、朗诵诗篇、讲法文、扮猫咪叫……速速娱乐阿姨。

继续又

会合了莫若茜,陪同她到诊所,服侍她在床上躺下。隽芝看到她的胎儿不住移动,活泼之极,不禁伸手去按,那分明是一只小脚,正在踢、发觉有人与他玩,便缩到另一角落,隽芝的手不放松,紧跟着去抓,小脚又避到另一边,隽芝乐得哈哈大笑,索性两只巨灵掌齐齐按上老莫的肚皮,“看你往哪里逃!” 莫若茜也忍不住笑,“可遇到克星了。”这时护士推门进来,铁青着面孔,“你们在干什么!”

偶尔也有和小朋友无关的

为什么成年人不能发泄情绪?该刹那他希望他只有七岁,可以大步踏前,一掌把那小子推开,将唐隽芝拉到身边来。

回到“祝氏三虎”(每次看到这个称呼都想笑)

三个男孩子有意外之喜,隽芝阿姨不但不再与他们作对,且有化敌为友趋向。老大说:“也许隽姨要集中火力应付妹妹。” “可怜的妹妹,我记得踢踢幼时哭闹,隽姨便伸手去弹她小小足趾。”三兄弟不寒而栗,不知该如何保护未出生的幼妹才好。“叫隽姨回家吧。”“不行,她的水浒传刚讲到九纹龙史进。”“嗳,那故事真好听。”隽芝莞尔,难怪一千零一夜中那明敏的宫女得以生存,人们爱听好故事的偏好千年不变。

原来新生儿视力这样弱

老莫振作,“我配了副新近视眼镜,否则与新生儿同病相怜,你可知道他们的视程只得十寸?”“那多好,母子脸对脸细细审视对方。”老莫大笑,“他看见母亲那么老准吓一跳,我看见他长得丑恐怕也会大叫。”

师太的书里,其实好人都是蛮幽默的

离开医务所的时候,隽芝说:“婚后一年不见功效,大可以离婚,我不会拖累你一世。”易沛充诧异地看看她.啧啧称奇:“真没想到你俄罗斯话说得那样好了,是常常练习的原因吧。”

最喜欢读师太说上班,虽然这本少一点

开会这件事好似比赛摄魂大法,这次显然唐隽芝略略落了下风,功力受损,故此觉 得疲倦。唉,在家独力创作已有一段日子,已不惯与人角力,精力技巧大不如前。

师太给兄弟姐妹取名字真是一把好手

翠芝...说:“在香港结婚好,菲菲与华华还没有参加过教堂婚礼。”隽芝但笑不语。“你太过自我,”翠芝抱怨:“恭祝你生下孩子后完全失去自我,终日与奶瓶厮缠。” ...出发之前与大姐通过电话,筱芝抱着小女婴,那孩子波波作声,似与阿姨打招呼,隽芝把耳筒紧贴耳边,难舍难分。 ...”“你俩想躲到哪里去?” 筱芝笑问。“无可奉告。” “你这家伙,太懂得享受了,喂,我们家尚欠一对挛生儿,动动脑筋,生一双来玩玩。” 筱芝与翠芝肯定都长着狗嘴。

文摘完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千零一妙方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千零一妙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