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边界是当代国际争端最重要的界限

玄同
2017-08-17 看过
这本书成于1994年左右,但是读起来仿佛是去年写的。有许多结论刷新了我的认识,当然这些新的认识接受得并不轻松。书本首先分析了人群的界限是文明,而不是国家,当一个国家有两种文明时,这样的国家处于分裂的边缘。这几个文明为:西方文明,伊斯兰文明,儒教文明、东正教文明,印度文明,日本文明。拉丁美文明是西方文明的一种,只是略有不同。佛教文明不存在,因为佛教的教义都被接收佛教之地的文明所改变与有所选择的保留,已经内化;另外佛教发源地印度已经抛弃了佛教。日本文明一直被认为是儒教文明其实并不是,日本文明其实是神道教文明。划分文明基本上是以宗教为界限的。

西方文明的总体特征是:1. 古典传承(哲学,理性主义,法典,拉丁语,基督教) 2.基督教 3. 欧洲语言 4. 精神权威和世俗权威分离,这个在其他文明通常是合二为一的 4.强调法制 6. 拥抱社会多元化 7.个人主义 8.代议制(为各群体谋利益)和地区自治,一种分权、均势思想

西方文明只是众多文明的一种,西方的价值观和文明会成为普世文明,也就是人类最终应该成为的样子吗?答案是不一定或者是否定的。这个结论让我有点失望。书中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结论就是:技术、经济现代化不等于文明西方化。诚然,因为全球性商品和服务贸易不断加深,交通通讯技术等不断促进人们相互沟通,全球合作分工也不断加深,人类似乎应该是越来越像彼此。文明会越来越趋同,然而现实却并非如此。19世纪初国际贸易达到顶峰,然而接下来确实是人类史上最大的混乱;不同文明的人相互沟通反而会越发发现不同的地方,于是转而对自身原来文明的更加看重。比如美国因为移民的增加,反而去做基督教礼拜的人上升了(这是90s的数据,不知现在如何),这说明他们反而更珍视自己的传统,自己的价值观。作者勾勒出的图景是这样的:由于西方一开始的强盛,不少文明中的国家会开始学习西方,技术和文明都会学习西方,但随着技术(也就是经济、现代化等)不断地发展,他们一方面会不满于西方的混乱和个人堕落,这些自身文明没有的东西,他们会觉得还是自身的文明更好;另一方面他们在行事的过程当中需要一整套规则来指导,而自身原来的文明总是更好的,因为周边的人的行为方式是由千百年传承下来的,如果靠西方的行为规则,发现总是格格不入,效果经常是负面的,另一方面由于城市化等原因,大量人没有精神和归属寄托,此时原来的宗教可以给他们带来巨大的精神慰藉。于是他们的文明又开始朝西方化反向回退。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如日本、土耳其等。

2016年全球穆斯林人口约16亿,并且还在迅速增长,借此讨论一下为什么在人们看来的邪恶的伊斯兰教传播力会这么大,令人惊奇的是,不少国家如土耳其、伊朗伊斯兰化是有很大民意基础的,并非是领导人逆天而行。并且主要的支持者是学生、商贾以及刚刚进入大城市的贫民。这个画面对中国人而言似曾相识。这说明伊斯兰教中包含了许多他们认为好的应该追求的东西,那么这是什么呢?这个东西就是“社会行为准则”,就是大家认为每个人应该怎么做的准则。伊斯兰教在这方面规定了许多准则,例如:
1.伊斯兰赋予商业行为一种神圣性,把它视为主命,同时赋予商人极高的谁社会地位。例如:“安拉准许买卖,而禁止高利贷。”(《古兰经》2∶275)中东阿拉伯族和波斯族其实是传统的会经商的民族,伊斯兰教符合他们的自我认同。
2. 伊斯兰提出了经商的准则,成为了商人们共同的追求:“你们应当使用充足的斗和公平的秤,你们不要克扣他人应得的财物,不要在地方上为非作歹。”(《古兰经》11∶85)穆罕默德也说过:“商人犹如世界上的信使,是真主在大地上的可信赖的奴仆。”伊斯兰在鼓励经济活动的同时,即重视契约又禁止商人以不正当的手段获取财。“信道的人们啊!你们不要借诈术而侵蚀别人的财产,唯借双方同意的交易而获得的例外。”(《古兰经》4∶29)哈基姆·本·希扎姆的传述:使者说:“买卖双方只要未离开行商之处,或直到他们分离之前,皆有经商自由权。倘若他们在买卖时说实话,不隐瞒交易物的缺陷,则他们的买卖定会兴隆吉祥。反之,如果他们隐瞒作假,则买卖的吉祥定会毁掉。”“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彼此间成立定期借贷的时候,你们应当写一张借券,请一个会写字的人,秉公代写。代书人不得拒绝,当遵照真主所教他的方法而书写。由债务者口授,〔他口授时〕,当敬畏真主──他的主──不要减少债额一丝毫。如果债务者是愚蠢的,或老弱的,或不能亲自口授的,那末,叫他的监护人秉公地替他口授。你们当从你们的男人中邀请两个人作证;如果没有两个男人,那末,从你们所认可的证人中请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作证。这个女人遗忘的时候,那个女人可以提醒她。证人被邀请的时候,不得拒绝。无论债额多寡,不可厌烦,都要写在借券上,并写明偿还的日期。在真主看来,这是最公平的,最易作证的,最可祛疑的。但你们彼此间的现款交易,虽不写买卖契约,对于你们是毫无罪过的。你们成立商业契约的时候,宜请证人,对代书者和作证者,不得加以妨害;否则,就是你们犯罪。你们应当敬畏真主,真主教诲你们,真主是全知万物的。”(《古兰经》2∶282)
从经济学原理来说,维持经济秩序需要大量的成本,然而宗教是成本最低的,因为宗教把这些行为根植在人们的心中。这使得穆斯林商人们更认同和穆斯林商人做生意。这一点显著地影响了土耳其。土耳其在凯末尔主义下全盘西化,然而在西化的过程当中,欧洲的国家并不接纳他,至今土耳其仍未加入欧盟;在西进受挫的情况下,土耳其却发现其很有可能是伊斯兰的领导者,无论是其经济、军事力量,还是奥斯曼帝国的历史传承,但正是因为其世俗化和西化无缘这个地位,而这个地位可以为他带来巨大的好处,土耳其的经济开始向东延伸,商人们在打交道过程当中自然而然地从现实和内心都拥抱起伊斯兰,商人们开始改变服装,开始做礼仪,总统也开始政策回调,最终埃尔多安出现,整个国家完成巨大的调头。
总的来说就是:伊斯兰文明本身是一整套行事规则,其巨大的人口就是一个大吸盘,使想要脱离这个文明的,又要跟这个文明打交道的人,无法脱离,并且这个大吸盘是自下而上的,再低层的人,再未受过教育,这套行事规则也通过父母辈而传承下来。这个作为中国人应该很能理解,你即便出国,信基督教,只要你还要跟中国人打交道,你仍然会遵循儒家的理念;其次,你自身受熏陶已久,自身也很难摒除;其三,你很难不跟华人打交道,即便周边没有华人,因为周边的外国人会把你当华人,这种区别感你抹除不了,这种你能体会到区别感本质上就是你在确认自己的儒教文明身份。

文明之间的界限是如此的分明,以至于很难调和,当代国际冲突一半以上是文明间的冲突,并且文明间的冲突更持久,延绵不绝,看不到解决之日。其中伊斯兰又承担了所有冲突的一半,包括伊斯兰与其他文明,以及伊斯兰内部。伊斯兰是唯一一种要明确区分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宗教。也就是教义上总是在各个方面要求,使得一个穆斯林,总是要明确地区分对方是不是穆斯林。另外,穆斯林国家历史上对外征战的同时,穆斯林人口在外扩展,然而,这种扩展是不完全的,使得穆斯林与其他文明的人混居,这样加大了冲突的空间,加上穆斯林各民族本身好斗的性格,冲突不可避免。而穆斯林人口增速非常大,人口又要向外迁移。最后一个原因是,穆斯林文明各国没有一个领导者。目前有实力领导的就三个:沙特,自身很热心成为领导者,但地理无屏障,安全成患,需要美国的保护,需要被人保护的国家能成为领导者吗?伊朗,信什叶派,这个派只占穆斯林人口10%,并且说波斯语而不是阿拉伯语,波斯族跟阿拉伯族一向不合,人气不足。土耳其,之前是世俗化,西方化,没有资格领导伊斯兰,但现在已经伊斯兰化,随着时间的推移,未来可能成为领导者,但当下以及之前几十年并没有。伊斯兰储国的国民忠诚度在:部落-国家-宗教间是呈U型的,也就是他们对部落和宗教的忠诚大于对国家,这是个有趣的不同于其他文明的地方。这是因为当下的民族国家是由西方拆出来的,或许中东未来还会再重构。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文明的冲突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明的冲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