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泰勒讨厌莎士比亚,所以她觉得重写一遍《驯悍记》

未读
2017-08-14 看过

安·泰勒讨厌莎士比亚的戏剧。全部。其中最最最讨厌的非《驯悍记》莫属。于是,她决定重讲它。于是,Vinegar Girl诞生,安·泰勒的第21部小说。在这本改写自莎翁喜剧的小说中,所谓悍妇变身为现代社会的大龄剩女,29岁,名叫凯特。中文简体版定名《凯特的选择》。

美国作家安·泰勒以及她的新作Vinegar Girl

“《驯悍记》真是太疯狂了。剧中的每个人都表现夸张、诡异,以至于让人猜测他们的所作所为背后都另有隐情…… 所以,我的改写就是为了帮助大家理清故事。”

新《驯悍记》中的悍妇凯特,因为课堂上指正教授错误被退学,之后又因为照顾年幼的妹妹、智商高情商低的父亲而搁浅于生活琐碎、家务日常。辍学之后,原本的梦想、愿景全部戛然,无奈听从家人安排,在一家幼儿园当助理,每天不满于熊家长的自负傲慢和老师的圆滑挑剔,却无可奈何。

在小说的开篇,她的父亲,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教授,恳求她嫁给他的助理,想通过这样的方式避免他因签证过期而被遣送回国。他的私心在于,一旦助理离开,仅有他和助理二人的实验室就会被学校取缔,因此,他才不惜利用女儿的婚姻大事。

这个情节的设定基本与原著吻合:女儿作为父亲计划的一部分,实现目的的工具,以此来让其他角色夸张配合,以示幽默。(《驯悍记》是莎翁的一部幽默喜剧。)

“莎士比亚原著中的凯瑟丽娜表演夸张而疯狂,” 泰勒笑着说, “从见到彼特鲁乔的第一刻起,她就兴奋地失去理智,并开始强壮声势。但是,彼特鲁乔远没有优秀到让凯特为爱痴狂。我想也一定有人跟我一样,认为凯瑟丽娜完全不是悍妇。”

事实上,泰勒笔下的凯特仅仅是一个聪慧的年轻女子。别人眼中的“悍”于她自己其实只是不想取悦每个人罢了。

英国TNT剧场上演了一场《驯悍记》

泰勒意识到,设计一个凯特被老板责骂的情景会让这个角色显得更加立体和有趣。“凯特无话可说,所以她对很多事、很多人都不予置评——这是贯穿整个改写的一个人物设定。而且我认为这样的设定会让凯特变得与众不同而高冷起来。”

当然,凭借《呼吸课》(1988年)斩获普利策奖的小说家安·泰勒不是第一个改编莎翁这部最著名喜剧的人。

1948年,美国著名音乐家改编创作的音乐剧《刁蛮公主》(Kiss Me Kate)成就了他职业生涯中的高峰以及音乐剧史上的经典;

1999年,这个经典故事被搬上电影屏幕,穿越成为一段青春爱情故事,由好莱坞著名演员朱丽娅·斯蒂尔斯和约瑟夫·高登-莱维特担纲主角。

《驯悍记》改编历史

整部《驯悍记》的高潮和精华在于凯瑟丽娜最后的演讲,表达被褪去一身傲骨后的感想。在莎翁的那个时代,这部戏具有探讨家庭中两性关系的先进性,然后随着文明、思想的进步变更,人们对《驯悍记》的主题和表现方式有了不同的看法。即便是最传统、最保守的创作者,都希望 在再创作中对此“宣言”有创新性的变革,使莎翁免于被戴上男性沙文主义的帽子。安·泰勒也不例外,她在改写中维护了凯特的尊严,同时也给她做了一个烂漫的HAPPY ENDING。

这多少会让安·泰勒受到批评,因为爱情故事若没有写跌宕起伏、刻骨铭心就很难唤起共鸣。但《凯特的选择》就恰巧如此,平铺直叙,仿佛我们度过的每一天的普通日常。对此,安·泰勒说,对于大多数人,尤其是女性来说,一场足以改变命运的爱情、婚姻概率极小,比如像罗密欧与朱丽叶那样。凯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她的婚姻是被安排的,但她的爱情不是。

虽然这段爱情出现的方式既不浪漫轰动,也不女权、先锋,甚至说还有些过于传统和大男子主义了。可是,何必为爱情的到来预设形式呢?好的爱情,首先是对自己诚实。凯特的选择,就是忠于自己。

VINEGAR GIRL中文简体版《凯特的选择》,未读·文艺家出品,2017年8月上市

《凯特的选择》是霍加斯·莎士比亚经典改写系列的最新作品。截止目前,这个系列已经出版了四本,除了泰勒的这本,还有布克奖小说家霍华德·雅各布森改写的《威尼斯商人》——《夏洛克是我的名字》;加拿大文学女王改写的暴风雨——《女巫的子孙》,已经更早以前,英国作家珍妮特·温特森改写的《冬天的故事》——《时间之间》。

安·泰勒之所以能参与这个系列完全是出于编辑的小机敏。她回忆道:“当出版社的人第一次跟我说起这个项目时,我笑了,因为除了文辞,莎士比亚的情节设置简直糟透了。然后,就有一个人说,‘那你为什么不自己来一遍呢?让莎翁的这部喜剧脱胎换骨。’于是就有了《凯特的选择》这本书。”

但是,不要期待任何其他后续的惊喜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我最后一次了。我不希望从这次改写能让我获得什么名望。”安·泰勒不无坦率地说。

安·泰勒是一个看起来温和、慈祥,但对写作是相当老派而坚持原则,比如她几乎不上网,绝缘于推特、脸书等社交平台,因为她打心底里认为那是不利于创作的。她也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之所以会出面谈《凯特的选择》完全是因为磨不过编辑的坚持,要她一定谈谈凯特如何古怪。

有媒体安慰她说:“你能想像到你的粉丝在书店看到你的新书时的欣喜吗?”没想到安·泰勒呛到:“那你知道他们会有多失望吗?我早已预见了那一天的到来。如果我去市场买菜时,有个人停下来与我搭话,我一定只会跟他唠叨香蕉太贵了。当然,我还学会继续写下去,因为除了写作,我没有其他爱好。但是我不觉得这个世界还期待我的新作。”

没准她是一个像凯特一样的人,犀利、睿智,可是在揣摩读者心理这个问题上,她错了。

By Ron Charles\The Washington Post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凯特的选择的更多书评

推荐凯特的选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