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是惊鸿一瞥的美°

蓦烟如雪
——评《南朝岁月》
文/蓦烟如雪
也许是惊鸿一瞥的美,让我们剥离了历史的尘封,翻开了那个战乱频繁的时代,晕染的墨迹,经过岁月的淘洗,亦没有失了风骨,反而在赏析中注入了光彩,是什么人让手帖复苏了鲜活,是什么人让我们领略了魏晋南北朝的独特之处。是他——蒋勋,他的作品一直争议颇多,但从《微尘众:红楼里的小人物》开始,我亦不可自拔地喜欢上他的作品,喜欢他谈及红楼里的青春王国,述说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而翻阅此书,也会感触如今这个提笔忘词的社会,用书信去传递冷暖的已少之又少,而作者用自己感性的言语帮我们穿梭到那个乱世当中,去体悟书信与书法间背后的故事。
在我看来,蒋勋的文字有其独特的魅力,他对艺术的独特视角及文字的华丽惊艳,都能拿捏有道,虽说《手帖:南朝岁月》看似说的是书法,实则却涵盖诸多人物的小故事,也引出了一本书——《世说新语》。他用文人交流的书信(手帖),述说往昔,他谈书法之美,人生之颤,讲述那些民生凋敝、内乱频频的王朝与那些旦夕祸福,命如草芥的人事。他用一种包容的情怀,去延展书法历经岁月的面容,而这些曾经的书帖,也渐渐成为了范本,延伸出了不同的生命力,存活世间。
谈及书法,很...
显示全文
——评《南朝岁月》
文/蓦烟如雪
也许是惊鸿一瞥的美,让我们剥离了历史的尘封,翻开了那个战乱频繁的时代,晕染的墨迹,经过岁月的淘洗,亦没有失了风骨,反而在赏析中注入了光彩,是什么人让手帖复苏了鲜活,是什么人让我们领略了魏晋南北朝的独特之处。是他——蒋勋,他的作品一直争议颇多,但从《微尘众:红楼里的小人物》开始,我亦不可自拔地喜欢上他的作品,喜欢他谈及红楼里的青春王国,述说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而翻阅此书,也会感触如今这个提笔忘词的社会,用书信去传递冷暖的已少之又少,而作者用自己感性的言语帮我们穿梭到那个乱世当中,去体悟书信与书法间背后的故事。
在我看来,蒋勋的文字有其独特的魅力,他对艺术的独特视角及文字的华丽惊艳,都能拿捏有道,虽说《手帖:南朝岁月》看似说的是书法,实则却涵盖诸多人物的小故事,也引出了一本书——《世说新语》。他用文人交流的书信(手帖),述说往昔,他谈书法之美,人生之颤,讲述那些民生凋敝、内乱频频的王朝与那些旦夕祸福,命如草芥的人事。他用一种包容的情怀,去延展书法历经岁月的面容,而这些曾经的书帖,也渐渐成为了范本,延伸出了不同的生命力,存活世间。
谈及书法,很多人都会直接想到王羲之,而手帖中王羲之的最为出名,特别是唐太宗时期,李世民非常欣赏他的笔迹,以中央皇室的力量,搜求南朝文人的书帖。把原来散乱各自独立的手帖编辑在一起,刻石摹拓,广为流传。虽说,真迹难寻,但这些留存甚少的“唐摹本”已让我们窥见了一个动荡的岁月南朝,一个难以勾勒的时代轮廓。这些书法范本,在曾经也仅仅是一张‘便条’,可它的内容并非如今这般随意,短短几字,就能衍伸出不同的信息量,我们借由蒋勋的文字,去领悟那些曾经很生涩枯槁的字迹,而它们背后牵动的悲欢离合与国祚的兴衰,我想才是此书与众不同的地方。
跟随蒋勋文字,我们能看到“见秋风起,因思吴中菰菜羹、鲈鱼脍”便辞官归家的的张翰;因姨母去世,而感触“哀痛摧剥,情不自胜”的王羲之;因无法指挥各自拥兵自重的统领,又遭小人落井下石的陆机,他也只能感叹一句“华亭鹤唳,岂可复闻呼?”
手帖的本身不仅仅是书法,它呈现的是南朝文人的个性追求,是他们情感的抒发以及后世所爱的证明,虽说我也练习书法,但让我述说一二,我也不敢班门弄斧,当然我也特别喜欢《平复帖》里火箸画灰的苍劲之美;也感叹《丧乱帖》里的“痛贯心肝”;更甚是《儿女贴》中“足下情至委曲,故具示”的惦念牵挂。
如果不看此书,那些曾经读过的“袒腹东床”“不意天壤之间,乃有王郎”及“不觉有余事,惟忆与郗氏离婚”的王家故事,似乎就少了很多味道,如果不看此书,我就不会知道《丧乱帖》呈现的幻灭无常,天下战乱,王家祖坟再次被刨,王羲之活在惨绝人寰的时代是一种悲剧,他抗拒做官,走向了兰亭,我忘不了那句“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好在这不是一本乏味只谈笔法走势的书籍,他也一改了往常谈书法的老调,作者的娓娓道来,让我感受了魏晋的面貌,而全书中,“难起萧墙,骨肉相残”“生在已而难长,死因人而易促”“右军本清真,潇洒出风尘”“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净胡沙”的诸多标题,也是让我眼前一亮的地方。而这里的每一个人物,虽然久远,但却在作者的妙笔下,有了骨血,有了爱恨,似乎他们依旧历历在目。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手帖:南朝岁月的更多书评

推荐手帖:南朝岁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