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短评

寒泉

罗斯属于那类学院派作家,1954年芝加哥大学硕士毕业后即留校成为讲师,之后一直没有离开大学,到1992年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比较文学教授职位上退休。对他来说,写作既是志业也是兼职,也就用不着像许多专业作家一样纠结是否应当为了金钱写作。

这部书出版于2001年,罗斯已经69岁,和书中的“我”差不多年纪,身份也差不多,一个大学教授,文化评论家。由此再联系到书的题目《垂死的肉身》,大概能猜到罗斯叙述的主题一定关于死亡,读完才知道他还说了那么多的肉体、性、文化运动和婚姻。

小说在前几页就向我们揭示了他想通过师生恋,通过年轻的肉体来打开话匣子。他首先向我们展示了一个老教授如何不着声色地勾引他的女学生们,诀窍在于用名声和学识营造氛围,找出那个可以被诱惑的人,然后在学期结束后邀请学生们来到自己精心布置过的家里,让她主动留下。这种手段着实让人大为惊奇,正如《苦妓回忆录》里那个老评论家,费尽心机要为自己找一个雏妓来纪念自己的九十岁生日。作家大概都有这种欲望,忍不住去写一些自己不大可能做的在道德另一边徘徊的事。

整部小说读起来更像随笔,是思考产生并推动故事。佩索阿,蒙田,罗斯,从风格以及完整度上是递进...

显示全文

罗斯属于那类学院派作家,1954年芝加哥大学硕士毕业后即留校成为讲师,之后一直没有离开大学,到1992年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比较文学教授职位上退休。对他来说,写作既是志业也是兼职,也就用不着像许多专业作家一样纠结是否应当为了金钱写作。

这部书出版于2001年,罗斯已经69岁,和书中的“我”差不多年纪,身份也差不多,一个大学教授,文化评论家。由此再联系到书的题目《垂死的肉身》,大概能猜到罗斯叙述的主题一定关于死亡,读完才知道他还说了那么多的肉体、性、文化运动和婚姻。

小说在前几页就向我们揭示了他想通过师生恋,通过年轻的肉体来打开话匣子。他首先向我们展示了一个老教授如何不着声色地勾引他的女学生们,诀窍在于用名声和学识营造氛围,找出那个可以被诱惑的人,然后在学期结束后邀请学生们来到自己精心布置过的家里,让她主动留下。这种手段着实让人大为惊奇,正如《苦妓回忆录》里那个老评论家,费尽心机要为自己找一个雏妓来纪念自己的九十岁生日。作家大概都有这种欲望,忍不住去写一些自己不大可能做的在道德另一边徘徊的事。

整部小说读起来更像随笔,是思考产生并推动故事。佩索阿,蒙田,罗斯,从风格以及完整度上是递进的:碎片、随笔、小说。罗斯的叙述就像是把蒙田的随笔放在了一个个构想出的故事里。因此阅读的一大乐趣就是寻找字里行间某些共谋式的语句。比如提及婚姻时,罗斯写到,“要在这里发生两厢情愿的性关系,除了和妓女便是和生活中大部分时间与你在一起而且人人都认为你将和他结婚的女孩。而在那里你付出了代价,因为通常情况下你确实与她结了婚。”

故事不只一个,又只有一个,是用“我”的眼光思考评论这些故事,叙述自己对时代、肉体、性、死亡的看法。他叙说了一个旧情人所生活过的六十年代的文化特质,叙说了最喜爱的情人学生康秀拉生活过的古巴,向我们解释为什么已婚的儿子会被婚姻所困,以及康秀拉秀美绝伦的肉体如何令他着迷,而当这具美丽的肉体由于乳腺癌不得不破损乃至衰亡后他们如何用相机小心翼翼地记录,随着这具肉体突如其来的死亡,他察觉到自己逐渐苍老的肉体和精神一样随之而去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垂死的肉身的更多书评

推荐垂死的肉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