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984 9.1分

是痛苦一世,还是痛快一时,这的确是个问题

猫靴
“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乔治•奥威尔这本《1984》,写在1948年,表面上是对法西斯独裁后世界的悲天悯人,实际上也是……吧。有时候我们很难把独裁归类,是一人专制还是一群人专治,本质上没什么区别,所以当读到书中老大哥时,会心一笑也是理所当然的。
正如《资本论》的诞生,并没有导致资本主义灭亡,反而,正是资本主义从中获得的经验要更多,我们都是知羞耻懂善恶的人,没有哪本天书一出,就足以撼动什么,没大意思。也不可能。
所以你完全可以把这本《1984》当做一本科幻来看,讲些耸人听闻的故事,正如老舍口中所说的那本《1958年的英国》一样,充满了惊险的幻想和阴森的谣言。
别人不知道,我是最近才知道不信谣,不传谣这个说法,我绝对的支持,可拿不准的是,哪些是谣,谁又在辟谣。面对一个个应验了的谣言,使我更关注新闻了。对于这种预言式的消息来源,我相信这是时代的进步。
而时代的确是在进步的,我们看到该加护栏的加了护栏,不该加的也加了,自己没想到的,别人想到了,提前替你避开风险,幸事。
我承认书中的做法,有些,我甚至欣赏。正如曾被人问到过自己的理想,我答,过猪一样的生活。在《V字仇杀...
显示全文
“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乔治•奥威尔这本《1984》,写在1948年,表面上是对法西斯独裁后世界的悲天悯人,实际上也是……吧。有时候我们很难把独裁归类,是一人专制还是一群人专治,本质上没什么区别,所以当读到书中老大哥时,会心一笑也是理所当然的。
正如《资本论》的诞生,并没有导致资本主义灭亡,反而,正是资本主义从中获得的经验要更多,我们都是知羞耻懂善恶的人,没有哪本天书一出,就足以撼动什么,没大意思。也不可能。
所以你完全可以把这本《1984》当做一本科幻来看,讲些耸人听闻的故事,正如老舍口中所说的那本《1958年的英国》一样,充满了惊险的幻想和阴森的谣言。
别人不知道,我是最近才知道不信谣,不传谣这个说法,我绝对的支持,可拿不准的是,哪些是谣,谁又在辟谣。面对一个个应验了的谣言,使我更关注新闻了。对于这种预言式的消息来源,我相信这是时代的进步。
而时代的确是在进步的,我们看到该加护栏的加了护栏,不该加的也加了,自己没想到的,别人想到了,提前替你避开风险,幸事。
我承认书中的做法,有些,我甚至欣赏。正如曾被人问到过自己的理想,我答,过猪一样的生活。在《V字仇杀队》中有句经典对白,“思想是杀不死的”。可如果给思想定了罪,那就不好说了,“思想罪不会带来死亡;思想罪本身就是死亡。” 用一个中性词去赋予它褒义,再用反这个中性词赋予它贬义,这种手腕的有趣,便是始终能够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将内斗进行到底,自我消耗,使人们将供给不足,生活的不满得以宣泄。
计划分配也没有错,我们有计划地打破现行的计划是为了制定更大的计划。这个过程可能是五年,可能是十年,也可能是一百年不会变。
可老大哥不在了啊,或许,我们已经成了老大哥。走出一条有特色的路来,给小兄弟们做个样儿瞧瞧。于是我们张贴标语,悬挂条幅,把口号印在每个人眼里,那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正如可口可乐第一次在电视上做广告一样意义深远。
也许过了这个年纪,就不会再讨论什么抵抗、接受和依赖之间的问题,这都是吃饱喝足之后拍桌子骂厨子的市井吧?也许我呢,做了半辈子的顺民,选择性的请安、鞠躬、作揖。腰板儿虽尚未挺直,但至少弓得不是那么难受了。
我以为这便是进步。
更让人欣慰的是,《1984》一版再版,每次,都以不同的款式警示自己,谨言慎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