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身体在路上,与心灵达成和解

mention
相似,太过相似的经历,我也曾有过这样一段朝圣之旅。

那是一段让人回忆起来仍然心悸不已的经历,在经历了各种前所未有的变化与挑战之后,我们终于明白我们并没有自己想象得那般优秀,却又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平庸,于是我们的婚姻出现了一种奇怪的变化,我开始不再对那个我曾经认为是我坚实后盾的人拥有信赖,而他也开始对自己拥有了越来越强烈的不自信与怀疑。他告诉我,他要去徒步。我对此嗤之以鼻,对,去徒步,然后呢?在我心里,纵使走得再远,归来的时候,世界还是那个世界,我们面对的问题仍然存在,我们仍然是那个无能却又无法改变的自己。我认为他无能,殊不知那个自我纠结的我,才是最为不堪的自我。

但因为种种原因,我们还是一起出发了,哈罗德的目标远大,他准备徒步横跨整个英国,我们的目标很简单,香港麦理浩径,100公里,7天。

实际上,我们只走了三天,中间还休息了一天,但炎炎烈日,毫无遮挡的山路,半夜穿越荒无人烟的深山小径,呼哧呼哧的喘气,前所未有的身体负荷,并没有让所有纠结的情绪消散。8月的麦理浩径几乎看不到人,在虫鸣中,在海浪声中,或者有的时候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彼此喘气声,各种愤怒,焦灼,抱怨的情绪轮番...
显示全文
相似,太过相似的经历,我也曾有过这样一段朝圣之旅。

那是一段让人回忆起来仍然心悸不已的经历,在经历了各种前所未有的变化与挑战之后,我们终于明白我们并没有自己想象得那般优秀,却又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平庸,于是我们的婚姻出现了一种奇怪的变化,我开始不再对那个我曾经认为是我坚实后盾的人拥有信赖,而他也开始对自己拥有了越来越强烈的不自信与怀疑。他告诉我,他要去徒步。我对此嗤之以鼻,对,去徒步,然后呢?在我心里,纵使走得再远,归来的时候,世界还是那个世界,我们面对的问题仍然存在,我们仍然是那个无能却又无法改变的自己。我认为他无能,殊不知那个自我纠结的我,才是最为不堪的自我。

但因为种种原因,我们还是一起出发了,哈罗德的目标远大,他准备徒步横跨整个英国,我们的目标很简单,香港麦理浩径,100公里,7天。

实际上,我们只走了三天,中间还休息了一天,但炎炎烈日,毫无遮挡的山路,半夜穿越荒无人烟的深山小径,呼哧呼哧的喘气,前所未有的身体负荷,并没有让所有纠结的情绪消散。8月的麦理浩径几乎看不到人,在虫鸣中,在海浪声中,或者有的时候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彼此喘气声,各种愤怒,焦灼,抱怨的情绪轮番涌上来,却又被沿途的风景所抚慰。

那是一段奇异的旅程,实际上真正让我疲惫不已的只有第一天,但是在那一天,我突然豁然开朗了很多,所有问题并没有解决,但是内心的不安在一步一步向前的过程中,慢慢被抚平。既然无法抗衡,那么不如顺其自然。是的,我确实对自己抱有过高的期待与期望,既然不愿接受自己的其实的平庸又无法在瞬间让自己变得光芒万丈,不如就这样,一步一脚印,我所走过的路总会留下痕迹,就算达不到既定的目标,我也曾欣赏过沿途的风景。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无论如何,在经历了这样一段旅程之后,我们开始冷静下来面对所有问题。

其实,我们要做的,只是一点点寻觅到藏在最心底的渴望与追求,然后想办法满足它或者对它释怀。

如果一天的旅程不够,那么一个星期,一个月,一年。

旅程是有意义的,它让人在机械的运转中,开始一次又一次地拷问自己。

旅程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出发和抵达都让无法让人释怀,甚至,在真正抵达目的地之后,如果还不能与那个纠结的,无法和解的自我达成一致,那么目的地将会带来一份加倍的恐慌。

所以,哈罗德出发,寻找住宿地,倾听,组成队伍,随后又放弃队伍,放弃住宿地,以及几乎放弃了目的地。

他想要的,不过是接受自己平庸的人生,平复自己一生中所经历的无数次的悲伤与难堪在心底画下的伤痕而已。

有时候,我们总以为随着时间过去,有些东西总会消退。

事实上它一直在那里,等待着一个契机,突然爆发,将你击垮。

能够解决它的只有自己,只能自己。

所以,这注定是一条一个人的朝圣之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人的朝圣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人的朝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