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一地鸡毛 8.1分

一地鸡毛无处可逃

我兜兜里有糖

翻出刘震云来看纯粹是因为王朔在自己的文章中对他的盛赞,看了一个短篇,不喜欢他的文风与语言,我喜欢的是有风格的,不管是朴实平淡还是插科打诨抑或是精雕细琢,都是自有风格在内的,两行读过,便感受到了一种气息,萦绕,不散。但刘震云的喜欢不来,没有这种感觉。可《一地鸡毛》我肯定原来看过,因为那种担忧那种憋闷感太熟悉。

小王,小李,故事的男女主人公甚至都没一个完整的名字,就仿佛是芸芸众生中随随便便的一个小王一个小李,故事便有了普遍性广泛性。是的,是我,是你,是他,是每一个普通人。从一个踌躇满志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准备在社会中打拼自己的事业实现自己的人生抱负的大学生,没几年的时间,社会这个凶残的野兽便将任何一个这样的人折磨的忘了初心丢了梦想舍了傲气,开始低三下四委曲求全逢迎拍马琐琐碎碎一地鸡毛。我害怕,但深夜反思自己,也早已经成了这样一个人。

一地鸡毛

满身疲惫

人生还不如波德莱尔的一句诗,确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地鸡毛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地鸡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