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阁寺 金阁寺 8.6分

“我不是明晰自己的主宰”

Coral

金阁作为过于庞大的美的代表,像是庞大到失真,以至于将人和生界隔离开来,形成了无形的屏障:世界由温暖的憎恶变成一团内里冰冷的漆黑,衬托的人生愈加不堪一击。

在书里看到了三种生活方式。鹤川的“透明世界架构”,“闪亮的世界和善意”;柏木的“将世界化为卑贱去突破”,他喜爱稍纵即逝,厌恶永恒,所寻求的不是美的慰藉:“他爱美的无益,爱美通过自己体内时的不留痕迹,爱美绝不改变任何物体的体质”。既然他不是在寻求美的慰藉,那我假想他是将美当作了工具,像他对待那些漂亮小姐一样,也许他不过是在利用美而已:将美也化为一种卑贱的介质。怎么说,像是将花碾落成泥,自己反而有了满足的心态,仿佛以此完成了对美的支配一般。

而“我”则游离在这两种方式之间,一面被金阁所代表的庞大的美隔离,一面却又憎恨了这种隔离。书里“我”从柏木介绍的那个女子那里回来后第一次狠狠的对金阁诅咒了,“总有一天会制服你”,大概就是一切的转折点吧。

看书的时候像做阅读理解,没想到看完之后倒记住了那么多印象深刻的画面。除了一些足够惊愕的被作者刻意强调过的场景,不知为何,柏木在深夜来送尺八,为的是欣赏月光辉映时那稍纵即逝的金阁的画...

显示全文

金阁作为过于庞大的美的代表,像是庞大到失真,以至于将人和生界隔离开来,形成了无形的屏障:世界由温暖的憎恶变成一团内里冰冷的漆黑,衬托的人生愈加不堪一击。

在书里看到了三种生活方式。鹤川的“透明世界架构”,“闪亮的世界和善意”;柏木的“将世界化为卑贱去突破”,他喜爱稍纵即逝,厌恶永恒,所寻求的不是美的慰藉:“他爱美的无益,爱美通过自己体内时的不留痕迹,爱美绝不改变任何物体的体质”。既然他不是在寻求美的慰藉,那我假想他是将美当作了工具,像他对待那些漂亮小姐一样,也许他不过是在利用美而已:将美也化为一种卑贱的介质。怎么说,像是将花碾落成泥,自己反而有了满足的心态,仿佛以此完成了对美的支配一般。

而“我”则游离在这两种方式之间,一面被金阁所代表的庞大的美隔离,一面却又憎恨了这种隔离。书里“我”从柏木介绍的那个女子那里回来后第一次狠狠的对金阁诅咒了,“总有一天会制服你”,大概就是一切的转折点吧。

看书的时候像做阅读理解,没想到看完之后倒记住了那么多印象深刻的画面。除了一些足够惊愕的被作者刻意强调过的场景,不知为何,柏木在深夜来送尺八,为的是欣赏月光辉映时那稍纵即逝的金阁的画面,却深深的铭刻进我心底,以至于好几个不眠的深夜里,这个画面里的月光,镜子般的湖面,影子里深沉的花,都伴随着婉转的乐声,也一并在我眼前空洞洞的回荡开来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阁寺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阁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