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德者 背德者 8.2分

到底脱离俗世的幸福是什么呢

炎さま

背德者这本书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去理解我并不那么清楚 但是我感觉作者本身也在一个探索的过程中 探索那种在常规社会、阶层、家庭、爱情和人际关系概念中不应有却想有的东西 然而男主角米歇尔从结婚到妻子病逝的这短短几年的历程中 我个人并没有看到他第一人称的描述中任何过分的地方 他尽管心理活动极其活跃 行为举止略有外放 然而总体真的不离谱啊 更加没能看出他恋童癖 同性恋的趋向 难道是我眼瞎 还是我耽美看少了愚钝? 然而小说的地点虽然从北非一路沿着地中海经意大利瑞士到巴黎的各地跳跃 在大致框架上并没有发生任何的事件 从广义的角度来看只是一个继承了遗产自己又有考古学识的已婚男人度蜜月 生了一场结核病 病愈 回到法国恢复一个富人的日常社交生活 来到自己的庄园休夏 妻子生病 旅行疗养 妻子病逝 仅此而已。 但米歇尔的内心和私下里的举止确是澎湃的。 通过自身病痛的折磨 他意识到的健康的肉体的美 从而开启了对青春健康肉体的追求 比起和不爱的妻子度蜜月 他花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和阿拉伯清纯可人的男孩子们相处 让他们陪伴左右 从他们的生命力中寻求自己所谓“新生”的颠覆和启蒙 回到巴黎后 他在俗世的成就,交际和认可中得不到任何的成就感和意义感...

显示全文

背德者这本书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去理解我并不那么清楚 但是我感觉作者本身也在一个探索的过程中 探索那种在常规社会、阶层、家庭、爱情和人际关系概念中不应有却想有的东西 然而男主角米歇尔从结婚到妻子病逝的这短短几年的历程中 我个人并没有看到他第一人称的描述中任何过分的地方 他尽管心理活动极其活跃 行为举止略有外放 然而总体真的不离谱啊 更加没能看出他恋童癖 同性恋的趋向 难道是我眼瞎 还是我耽美看少了愚钝? 然而小说的地点虽然从北非一路沿着地中海经意大利瑞士到巴黎的各地跳跃 在大致框架上并没有发生任何的事件 从广义的角度来看只是一个继承了遗产自己又有考古学识的已婚男人度蜜月 生了一场结核病 病愈 回到法国恢复一个富人的日常社交生活 来到自己的庄园休夏 妻子生病 旅行疗养 妻子病逝 仅此而已。 但米歇尔的内心和私下里的举止确是澎湃的。 通过自身病痛的折磨 他意识到的健康的肉体的美 从而开启了对青春健康肉体的追求 比起和不爱的妻子度蜜月 他花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和阿拉伯清纯可人的男孩子们相处 让他们陪伴左右 从他们的生命力中寻求自己所谓“新生”的颠覆和启蒙 回到巴黎后 他在俗世的成就,交际和认可中得不到任何的成就感和意义感 他想追求的个人价值是:想把自己和他人区分开来的东西——以学术来说 他寄托的是盛世的拉丁文明 用表面的生命力掩饰本质的衰弱 而产生于生活的东西却又扼杀于生活。他开始推翻自己过去的研究,开始认同接受哥特文明。 但是他在巴黎这个正统而主流的社会 并得不到自己能接受的认可 他觉得有人不认可他指责他 而赞扬他的人又恰恰是并不理解他的人。 这样的纪德,纵然没有找到答案——这个答案从个人角度而言应该是让他摆脱安定幸福的人生追求,从更大的角度来看,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社会。然而这个让自己感觉快乐,成就,满足,新鲜,洋溢活着的意义的东西,从主流社会是得不到的,他也不知道在哪里,是什么形态。 于是遇到神奇的人物梅纳尔克。 梅纳尔克就是那个从波斯游历而归,每一次的停留都是驿站,不受束缚的神话。 俗世的幸福——社会,家庭,财富,地位,对于梅纳尔克并不是意义,米歇尔认同这一点,但是他离不开自己的身份,家庭,无论主观客观都离不开。 梅纳尔克观念里有这么一点我无限欣赏: “他说,我有一种习惯,只有别人告诉我的事情,我听完为止,不再探究,而对我自己要了解的事情,老实说,我的好奇心是没有止境的。” 这种人生观我举双手赞同,而且我也乐于发现,“个人主义”在如今的概念已经不再贬义,不再代表“反社会”和“漠然”,它代表的是我们对有限生命价值的思考和探索。也就是,我自己是谁,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如何为我自己而改善自己,我如何获得让我满足的结果。而此处产生的追求过程和结果好坏,与别人的劝导建议和影响并无关系,我的行为来源于我自己,来源于我的心。 如果米歇尔是真的背德者,此时此刻,他定会抛弃妻子和财产,被梅纳尔克“勾引”去潇潇洒洒了,从内心暗爽地对自己周边社会这些“普通人”“平凡人”“芸芸众生”竖起中指,呵呵地说:“bye loosers”。 然而他又一次去会见梅纳尔克的夜晚,妻子流产了,他的家庭和社会角色把他拉回了“应该有的位子”。 米歇尔和妻子不和的最根本原因并不是他同性恋or恋童癖or父亲安排的婚姻。最根本的原因是他和妻子的价值观不和。 因为他信奉天主教的妻子玛丝琳认为:“你总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跟其他所有人不同。” 这是一种和符合现世主流正统价值观的言辞,所谓的“三观正”。 但是,当试图假装自己三观正的米歇尔“引用”玛丝琳的原话把这句话告诉了他憧憬的梅纳尔克时,他悔青了肠子。 因为梅纳尔克最不齿的就是这样的价值观,他甚至认为这是“最可鄙的”;他觉得如果这句话真是米歇尔内心的意思,那么无论他们之前多么合拍,他都看错了人,失误地判断了“同类的气息”。 梅纳尔克知道米歇尔和自己是不同的,因为他有“妻儿牵累”,所以他劝米歇尔“就活在为你自己身材量身打造的躯壳里,享受平凡而宁静的幸福吧。” 可是米歇尔高声说:“我的幸福紧紧的箍住我,勒的我几乎喘不上气来。” 这大概就是“背德者”全书中我理解的那个精髓了。 也许也是很多人内心深处的呼声——我们都想变成梅纳尔克,但是我们都是米歇尔,还没有米歇尔有钱,没有米歇尔那种俗世的幸福。 所以米歇尔这叫”作”。 而后面他在自己庄园的日子就过的更加“作”了;他不再单纯享受体魄的乐趣,而变成了接地气的地主,开始和自己的雇工相处,试图去过他们那样的生活,甚至迷上了“偷猎”。然而,又因为自己和这些雇工本质是不同的,也无法了解这些人的真实和坦率背后的本质意义(因为农民很简单啊,单有坦率并无内涵)。于是他又心灰意冷。 继而回到原点,又开始旅行和疗养,从瑞士到科莫湖到弗罗伦萨到罗马到那不勒斯到巴勒莫到马耳他又回到北非。 没有意义。 即使抛开了财富,地位,社交,但带着病重的妻子,仍然找不到意义。直到妻子去世,自己仍然年轻,生命展开画卷,还有多少对自我价值实现的不同追求和尝试呢?到底什么样的人生才够满足呢?到底脱离俗世的幸福是什么呢? 纪德也不知道。

ps.柳鸣九老先生对同性恋倾向的激烈批判和沉沦论我感觉属于“性取向歧视”。87年的国人三观,不怪他。然而,却误读了小说也误导了读者,因为纪德想要表达的是价值观和自我实现的追求,他本身没有否定男主角的“背德”,对妻子的梳离不爱也不是重点因为妻子代表的是和宗教,财富,社交一样的“非我追求之物”。而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5)

添加回应

背德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背德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