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被书名打了眼,未必全是情歌

猫靴
《诗经》在中国文学史的地位谁都知道,放眼世界,也是公认的文化瑰宝。
《诗经》记录十三国风,也有说十五国风,差异在十三国风是不含《楚风》的,后来学者说有,虽不叫《楚风》,但把它分为《周南》和《召南》,于是说,《周南》和《召南》便是《诗经》中的《楚风》,对此我表示,爱咋分咋分,你高兴就好。
楚地多锦绣,楚人更中二,从春秋五霸到战国七雄,楚国都以大国之形象示人,那种骨子里的贵族气质,根本是谁也瞧不上,不求变革的态度最终让楚人步了齐国后尘。我们说《诗经》中的《周南》《召南》就是《楚风》,主要是从这两部分多提及江水、汉水和汝水,像“汉之广矣”“江之永矣”“遵彼汝坟”这类的句子,这片区域勾勒出的,正是楚地。
胡适在《艺林旬刊》上发表过一篇《谈谈〈诗经 〉》,里面就《诗经》的前世今生讲的很清楚。首先《诗经》哇,它不是一部经典,这点从它最初收录的内容就能决定了,而后世将其过分解读,解读出很鸡汤的东西,对此我表示,你高兴就好。其次呢,孔子也没有删《诗》,虽然司马迁说孔子把诗三千篇通过不懈的努力修订,仅存三百零五篇,这说法听起来有点像抢救传统相声,后来到了唐代孔颖达在编写《毛诗正义》的时候,开始质...
显示全文
《诗经》在中国文学史的地位谁都知道,放眼世界,也是公认的文化瑰宝。
《诗经》记录十三国风,也有说十五国风,差异在十三国风是不含《楚风》的,后来学者说有,虽不叫《楚风》,但把它分为《周南》和《召南》,于是说,《周南》和《召南》便是《诗经》中的《楚风》,对此我表示,爱咋分咋分,你高兴就好。
楚地多锦绣,楚人更中二,从春秋五霸到战国七雄,楚国都以大国之形象示人,那种骨子里的贵族气质,根本是谁也瞧不上,不求变革的态度最终让楚人步了齐国后尘。我们说《诗经》中的《周南》《召南》就是《楚风》,主要是从这两部分多提及江水、汉水和汝水,像“汉之广矣”“江之永矣”“遵彼汝坟”这类的句子,这片区域勾勒出的,正是楚地。
胡适在《艺林旬刊》上发表过一篇《谈谈〈诗经 〉》,里面就《诗经》的前世今生讲的很清楚。首先《诗经》哇,它不是一部经典,这点从它最初收录的内容就能决定了,而后世将其过分解读,解读出很鸡汤的东西,对此我表示,你高兴就好。其次呢,孔子也没有删《诗》,虽然司马迁说孔子把诗三千篇通过不懈的努力修订,仅存三百零五篇,这说法听起来有点像抢救传统相声,后来到了唐代孔颖达在编写《毛诗正义》的时候,开始质疑这个说法,后来朱熹、郑樵等人就此引经据典,直到现在,给孔子正了名,这事儿他真没干过,其实想想,如果孔子真的把《诗经》删掉十之八九,那《左传》这种是肯定会引用过《诗经》的其它篇章的,然而并没有。再次,就是《诗经》历经几个时代,是众人不断编辑整理的结果,《周颂》最早,《大雅》次之,《小雅》随后,最晚的便是《商颂》、《鲁颂》和《国风》了。出处也是五花八门,有卿大夫所写,写完留了名,还有更多是民间的歌谣,这些歌谣的出处更是无从考证,上下几百年的光景,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孔子做的也一样是编纂整理的工作。
前面扯了这么多蛋,其实无非想说明一点,那就是《诗经》既然历时几百年,经过数人之手编著汇总,那它定然不会是一部内容单一的著作,本书叫《诗经:最古老的情歌》,只能说全是情歌吗?不尽然。
这是其一,其二便是对本书理解上的一点差异。怎么说呢,本书作者是个女人,一个心中有爱的人,看啥都是爱,讲起来有几篇难免有曲解之嫌,举几个书中所提的例子好了。
首先便是《击鼓》,就这篇而言,哪怕我接受闻一多说指的同性恋一说,也无法理解本书作者所指的男女之爱上,全篇没提到过女人一个字好吧。这篇描写的很直白,大战将至,俩小战士躲在战壕里瑟瑟发抖,互相约定一定要努力活下去,等以后老了,再肩并肩手拉手,追忆这段戎马时光,一切都付笑谈中。
其次便是《嘒波小星》,这算是描写中国古代妓女生活最早的一篇了,你读到“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和“肃肃宵征, 抱衾与裯”就知道这种职业特征了,这种抱着铺盖送货上门的特点已经与西方的黑皮裙一样成为标志了,作者此处有趣的是,前面刚贬过闻一多,此处又借闻一多来贬胡适,只为正冠,而本书中原文写到“每次读到这首《小星》,都特别有共鸣”,说真的,读到这里时,我已经不想看这本书了。
我想,写到这里,其实已经暴露了这本书我并未读完,我只当自己境界不深,老朽待到怀春日,再与诸位品《易经》。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诗经:最古老的情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经:最古老的情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