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野心,是创造一个世界

沉静天空

作为同产于英国的奇幻主义小说,很容易将《哈利·波特》与《碟形世界》一同比较,两者皆致力于创造一个魔法世界,《哈利·波特》侧重于描绘魔法的魅力,而《碟形世界》则将重心放在构建世界,前者将现实社会中的人魔幻化,后者则让着魔的动物变成人类,组成一个更趋同于人类社会的世界。两者出离于真实世界的奇幻想象力虽然路径不同,但同样精彩迷人。

特里·普拉切特所创造的“碟形世界”,其核心理念之一便是“种族平等”,在《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故事中,吃了巫师学院垃圾的动物拥有了人类的语音与智力,猫、鼠、人的世界得以合一。动物是主角,人类的角色则显得式微与边缘。有了交流的可能以及思考的能力,所有动物同样拥有了人类的弱点:自以为是、常怀恐惧。

相比罗琳笔下绚丽的魔法,普拉切特则醉翁之意不在此。《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故事内核十分简单:突变了的老鼠与猫与一位看起来傻乎乎的吹笛少年合作表演“鼠患”与魔笛手驱鼠的戏码,以此获得赏金。而这一套路在布林兹遇到了麻烦,人鼠之间的战争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在碟形世界中,人鼠之间的分界并不明显,捕鼠人更像刻板印象中的鼠辈,偷盗犯科,而鼠类相反则更具“道德感”,甚至更有凝聚...

显示全文

作为同产于英国的奇幻主义小说,很容易将《哈利·波特》与《碟形世界》一同比较,两者皆致力于创造一个魔法世界,《哈利·波特》侧重于描绘魔法的魅力,而《碟形世界》则将重心放在构建世界,前者将现实社会中的人魔幻化,后者则让着魔的动物变成人类,组成一个更趋同于人类社会的世界。两者出离于真实世界的奇幻想象力虽然路径不同,但同样精彩迷人。

特里·普拉切特所创造的“碟形世界”,其核心理念之一便是“种族平等”,在《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故事中,吃了巫师学院垃圾的动物拥有了人类的语音与智力,猫、鼠、人的世界得以合一。动物是主角,人类的角色则显得式微与边缘。有了交流的可能以及思考的能力,所有动物同样拥有了人类的弱点:自以为是、常怀恐惧。

相比罗琳笔下绚丽的魔法,普拉切特则醉翁之意不在此。《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故事内核十分简单:突变了的老鼠与猫与一位看起来傻乎乎的吹笛少年合作表演“鼠患”与魔笛手驱鼠的戏码,以此获得赏金。而这一套路在布林兹遇到了麻烦,人鼠之间的战争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在碟形世界中,人鼠之间的分界并不明显,捕鼠人更像刻板印象中的鼠辈,偷盗犯科,而鼠类相反则更具“道德感”,甚至更有凝聚力。

创造一个完整世界的,往往是一个个元素的累积,就如老鼠们绘制的通道“世界地图”,或是给自己命名,给毒药等物品分类作标签。普拉切特故事的亮点并不在情节架构,而更多蕴藏于细节的智慧火花之中。无论是对其他故事不经意间的戏谑,比如把格林兄弟写成血腥故事的格林姐妹,或是将邦尼兔、穿靴子的猫、安徒生的火柴等童话元素穿插于整个故事之中,皆为碟形世界创造了更为丰富的次元。

相比这些小聪明式的趣味,故事中无处不在的哲学意味则更令人玩味。猫鼠这对自然界的天敌,在碟形世界中因为魔法的变异而得以和谐相处。对于魔猫莫里斯而言,在近乎蛮横的性格之下,却蕴藏着“良知”与“孤独”的困扰。在他的头脑里,经常会有另一个声音,甚至在死神面前,他愿意让渡自己的生命,让老鼠再活一次;有时他甚至会羡慕老鼠:“老鼠们有很多别的老鼠作伴,连那两个人也可以互相依靠,我却只有我自己。”而对于拥有了智慧的老鼠而言,“恐惧”则是最大的阻碍,“他们觉得他们已经开化了,但是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老鼠就是老鼠”,危机出现,鼠群乱了阵脚,无异于魂不守舍的人们。所有这些拥有思想的困扰,终极解决方案则是意念本身,“老鼠王”是集结了很多老鼠的强烈意念,只有足够强大,才不会被思想反噬。自以为是的聪明,都会在困境中被打回原形,只有独立冷静的思考,才能在思想的巨浪与飓风中得以幸存。

《猫和少年魔笛手》作为“碟形世界”系列的第一册,普拉切特所创造的世界才刚刚开始,更多充满魔力的思想,大抵还在路上。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