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白鹿原 8.8分

依旧是绕不开的田小娥

丸子君

我想格局大些,但却发现没有那个笔力,写着写着就岔到田小娥身上。

依旧是绕不开的田小娥,因为她从人到鬼到妖甚至半步成仙的故事,生前死后都用身体串起来几乎白鹿原上重要的男人。

活着得田小娥呈现出的是女性的极度物地位。落魄的父亲田秀才把她舍给郭举人为妾,应当存了攀亲会对自己科技之路有所帮助的念头。成为郭家“小女人”的田小娥,半妾半婢,后者的意味更多些。所以除了服侍郭举人,她承担了羞耻的“泡枣”的功能。在黑娃出现以前,小娥都恭顺地扮演着“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的传统女性形象,一直到黑娃这个充满荷尔蒙味道的男人出现,人生轨迹开始发生变化。又或者说,小娥作为一个人,这种念头一直存在。她肯定很知道自己貌美的本钱,只是找不到一个宣泄的出口,或者说她一直都在挑选一个值得的对象。

很不幸,这个选择是黑娃。他同小娥成为夫妻,很大程度上有些逼上梁山的味道(这个逼迫的宿命感也一直贯穿着黑娃整个人生)。和小娥在一起的黑娃是没有被朱先生驯化过的,他对待小娥的方式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可以宣泄的对象以及所有物(黑娃不允许小娥出门,在“风搅雪”的时候让小娥作为妇女代表)。在危难时刻,东西自然是可以视作为累...

显示全文

我想格局大些,但却发现没有那个笔力,写着写着就岔到田小娥身上。

依旧是绕不开的田小娥,因为她从人到鬼到妖甚至半步成仙的故事,生前死后都用身体串起来几乎白鹿原上重要的男人。

活着得田小娥呈现出的是女性的极度物地位。落魄的父亲田秀才把她舍给郭举人为妾,应当存了攀亲会对自己科技之路有所帮助的念头。成为郭家“小女人”的田小娥,半妾半婢,后者的意味更多些。所以除了服侍郭举人,她承担了羞耻的“泡枣”的功能。在黑娃出现以前,小娥都恭顺地扮演着“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的传统女性形象,一直到黑娃这个充满荷尔蒙味道的男人出现,人生轨迹开始发生变化。又或者说,小娥作为一个人,这种念头一直存在。她肯定很知道自己貌美的本钱,只是找不到一个宣泄的出口,或者说她一直都在挑选一个值得的对象。

很不幸,这个选择是黑娃。他同小娥成为夫妻,很大程度上有些逼上梁山的味道(这个逼迫的宿命感也一直贯穿着黑娃整个人生)。和小娥在一起的黑娃是没有被朱先生驯化过的,他对待小娥的方式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可以宣泄的对象以及所有物(黑娃不允许小娥出门,在“风搅雪”的时候让小娥作为妇女代表)。在危难时刻,东西自然是可以视作为累赘丢弃的,所以黑娃出逃白鹿原以后,小娥的命运就彻底沦为悲剧。在那样地位时代背景下,“独立女性”田小娥是没有家族作为靠山的,她只有“本钱”。这种本钱却在极端的男权下,让她成为了鹿子霖谋算白嘉轩的工具,对象是白孝文。

这个计划彻底葬送了小娥,但却能看到小娥对白孝文带着母性的怜悯。《白鹿原》一书中,母亲是一个至高的女性形象,仙草因为成为母亲而得到了白家认可,朱先生和黑娃都希望自己的妻子是母亲一样的存在。这个时候,小娥已经开始有变化了,她的身上兼具了浪荡和圣洁,两种看似矛盾无法相容调和的品质。可惜一切都因为突如其来的死亡戛然而止。

死后的小娥再附体再来鹿三身上,和生前那个“逆来顺受”的就完全不一样了。及其泼野肆意,可看她提出的要求,虽然咋一看就好像给鹿子霖的那一泡尿一样痛快,但其实还是对自己身份的迷惘以及一生得不到正名,在众人口中污名的惧怕。小娥成了鬼虽然痛快,说穿了却没有想开,因为她被困在那里了,始终找不到办法。

最后小娥被镇压在塔下,这个结果又是白鹿原上最有权势的男人们促成的。小娥的可悲就在于,她是死是活,都没有真正地为自己挣出来,畅快都是暂时的,唯有痛苦永恒。其实有时想象人生,似乎也是如此。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鹿原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鹿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