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闺蜜读完《挪威的森林》后意犹未尽,让我推荐村上的其他作品。我回答道自己看过的村上的小说中除了《挪威的森林》,其他无不带有强烈的奇幻色彩。随即,我打开电子书的商店,浏览村上的作品列表,从名字推测《斯普特尼克恋人》同《挪威的森林》一样是一部青春恋爱小说。很遗憾,我猜错了。 我曾经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考虑过走上文艺工作者的道路。旋即不无豪气地想道:“要写就写像《挪威的森林》那样‘百分百的青春恋爱小说’!”想了想,觉得自己恐怕做不到,于是放弃了将文艺作为人生主轴的想法。 时至今日,我依然将森林奉为圭臬,并且认为它是村上的小说中最特别也是最棒的一部。 老实说,村上万年陪跑诺奖并非只是运气不好,恐怕村上本人对此也心知肚明。他的作品,用他自己的话说,“尽管有若干问题——仍有独特的鲜度,可以从中感受到作者力求将自己心中某种宝贵的东西一吐为快的直率心情。”也就是说,缺点和优点都很明显。他的优点广为人知,缺点却乏人问津,或者说不被认为是缺点。我所认知的缺点在于——他的小说中描绘的“主人公和他温馨的小木屋”固然让人心旷神怡,但是对于家庭的温暖却绝口不提,对社会也显得有些漠不关心。 记得《1Q84》出版之际,有...

显示全文

闺蜜读完《挪威的森林》后意犹未尽,让我推荐村上的其他作品。我回答道自己看过的村上的小说中除了《挪威的森林》,其他无不带有强烈的奇幻色彩。随即,我打开电子书的商店,浏览村上的作品列表,从名字推测《斯普特尼克恋人》同《挪威的森林》一样是一部青春恋爱小说。很遗憾,我猜错了。 我曾经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考虑过走上文艺工作者的道路。旋即不无豪气地想道:“要写就写像《挪威的森林》那样‘百分百的青春恋爱小说’!”想了想,觉得自己恐怕做不到,于是放弃了将文艺作为人生主轴的想法。 时至今日,我依然将森林奉为圭臬,并且认为它是村上的小说中最特别也是最棒的一部。 老实说,村上万年陪跑诺奖并非只是运气不好,恐怕村上本人对此也心知肚明。他的作品,用他自己的话说,“尽管有若干问题——仍有独特的鲜度,可以从中感受到作者力求将自己心中某种宝贵的东西一吐为快的直率心情。”也就是说,缺点和优点都很明显。他的优点广为人知,缺点却乏人问津,或者说不被认为是缺点。我所认知的缺点在于——他的小说中描绘的“主人公和他温馨的小木屋”固然让人心旷神怡,但是对于家庭的温暖却绝口不提,对社会也显得有些漠不关心。 记得《1Q84》出版之际,有篇评论这样说道:“从《挪威的森林》到《1Q84》,村上正从‘小清新教父’转型为关注社会现实的实力派作家。”然而,即使在《1Q84》中,人类社会之阴影依然没有被清晰地展现,我们所知道只是体制的某些部分是不地道的,而且怀有莫名其妙的恶意。至于怎么个不地道法,究竟是怎样的恶意,“直到最后,读者依然像是被丢在漂浮着巨大彩色问号的游泳池中。”很难说村上的转型取得了成功。 森林的特别之处在于,作为优点的温情借助恋爱主线展现得淋漓尽致,而缺点即对家与社会的不关心在青春的背景下似乎合情合理,是不掩瑜的微瑕。 《斯普特尼克恋人》是否是佳作不好说,但它无疑是典型的村上风格。读过《1Q84》,《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奇鸟行状录》再来读它,不由得感叹“还是同样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接下来很长时间估计都不想再读村上式小说了,当然《挪威的森林》除外>_- 虽说如此,《斯普特尼克恋人》中关于自我认知的描述仍然给人启迪:"问题是,在准备谈自己的时候,我每每陷入轻度的困惑之中,每每被"自己是什么"这一命题所附带的古典式悖论拖住后腿。亦即,就纯粹的信息量而言,能比我更多地谈我的人这个世界任何地方都是不存在的。但是,我在谈自己自身的时候,被谈的自己势必被作为谈者的我--被我的价值观、感觉的尺度、作为观察者的能力以及各种各样的现实利害关系--所取舍所筛选所限定所分割。果真如此,被谈的"我"的形象又能有多少客观真实性呢?对此我非常放心不下,向来放心不下。      但是,世间大多数人看上去对这种恐怖或不安几乎都无动于衷,一有机会就想以惊人坦率的语句谈论自己,诸如说什么"我这人心直口快,不会拐弯抹角,傻瓜似的"、"我这人敏感脆弱,和世人打不好交道"、"我这人专会洞察人心"等等。然而,我多次目睹"敏感脆弱"的人无谓地伤害他人,多次目睹"心直口快"的人不自觉地再三强调于已有利的歪理,多次目睹"专会洞察人心"的人为并不难看穿的表面奉承所轻易欺骗。如此看来,事实上我们对自己到底又了解什么呢!       凡此种种,我越想就越不愿意谈及自己本身(即便有谈的必要)。相比之下,我更想就我这一存在之外的存在了解尽可能多的客观事实。我想通过知晓那种个别的事和人在自己心目中占怎样的位置(一种分布),或者通过保持已然包含这些的自己的平衡,来尽量客观地把握自己这一人之为人的存在。       这是十岁至二十岁期间我在自己心中培育起来的视点,说得夸张些,即世界观。我像瓦工照着绷得紧紧的准线一块块砌砖那样,将上述想法在自己心中堆积起来。与其说是逻辑性的,莫如说是经验性的;与其说是思维性的,莫如说是务实性的。但将这种对事物的看法深入浅出地讲给别人听是很困难的--种种场合让我深深领教了这一点。       或许由此之故,从思春期中期开始,我便在自己同他人之间划了一条肉眼看不见的分界线。对任何人都保持一定距离,在既不接近亦不远离的过程中观察对手的动向。众口一词之事自己也不囫囵吞枣。我对于世界毫无保留的激情,仅仅倾注在书本上和音乐中。这样--也许在所难免--我成了一个孤独的人。”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斯普特尼克恋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斯普特尼克恋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