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2分

灵魂与躯壳的合二为一

童话镇via

读完《白夜行》的第三天 还是没有走出亮司和雪穗的世界。

一个人时脑海里总是浮现出亮司用他心爱的剪刀剪出的手牵手的男孩和女孩。在我脑海里这幅画面是模糊的直到看到这本书的封面这幅画面才清晰可见,准确的来说书的封面比我想象中的更贴切更具体,只是轮廓却能让人感受到他们的无助与压抑甚至是些许的温暖,男孩戴着帽子帽檐下男孩面对的是无尽的黑暗即使这样也走在前面紧紧拉着女孩的手,女孩带着漂亮的蝴蝶结穿着漂亮的裙子在男孩的引领下前行。正如亮司走在黑夜中为雪穗清理一切的障碍帮助雪穗一步一步前进而雪穗生活在亮司为她打造的她梦寐以求的生活一样。我喜欢这个封面甚至觉得它是我看过的所有小说里最成功的封面,正因为这样它才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有些人说这个封面严重剧透但是在我看来只有看完全书之后才能真正领会到这个封面的意义。 看过小说的人争议最大的就是亮司死后雪穗的反应: 忽觉周围有人,笹垣抬起头来。雪穗就站在身边,如雪般白皙的脸庞正俯向桐原。“这人……是谁?”笹垣看着她的眼睛。雪穗像人偶般面无表情。她冰冷地回答:“我不知道。雇用临时工都由店长全权负责。”话音未落,一个年轻女子便从旁出现。她脸色铁青,用...

显示全文

读完《白夜行》的第三天 还是没有走出亮司和雪穗的世界。

一个人时脑海里总是浮现出亮司用他心爱的剪刀剪出的手牵手的男孩和女孩。在我脑海里这幅画面是模糊的直到看到这本书的封面这幅画面才清晰可见,准确的来说书的封面比我想象中的更贴切更具体,只是轮廓却能让人感受到他们的无助与压抑甚至是些许的温暖,男孩戴着帽子帽檐下男孩面对的是无尽的黑暗即使这样也走在前面紧紧拉着女孩的手,女孩带着漂亮的蝴蝶结穿着漂亮的裙子在男孩的引领下前行。正如亮司走在黑夜中为雪穗清理一切的障碍帮助雪穗一步一步前进而雪穗生活在亮司为她打造的她梦寐以求的生活一样。我喜欢这个封面甚至觉得它是我看过的所有小说里最成功的封面,正因为这样它才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有些人说这个封面严重剧透但是在我看来只有看完全书之后才能真正领会到这个封面的意义。 看过小说的人争议最大的就是亮司死后雪穗的反应: 忽觉周围有人,笹垣抬起头来。雪穗就站在身边,如雪般白皙的脸庞正俯向桐原。“这人……是谁?”笹垣看着她的眼睛。雪穗像人偶般面无表情。她冰冷地回答:“我不知道。雇用临时工都由店长全权负责。”话音未落,一个年轻女子便从旁出现。她脸色铁青,用微弱的声音说:“我是店长滨本。” 就大多数人来说,当发现一个人死后正常的反应应该是像滨本这样的,看过全文的人都知道雪穗的童年是阴暗无光的在这样的阴影笼罩下长大的雪穗是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拥有正常的情感的但是雪穗很善于伪装在外人面前总是可以表现得无异于常人,那为什么这一次雪穗却像人偶一样没有装出像滨本一样属于正常人的表情呢?在我看来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以至于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表情她无法再像往常那样有心地伪装,这一次,也只有这一次她是跟随着自己的内心的。

雪穗说过:“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一直以来都是亮司不顾一切地守护在雪穗身旁,在无尽的黑暗中亮司就是雪穗的最后一点光亮,而就在刚刚那一刻这最后的一点光亮也消失了,没有光照耀的雪穗此刻只剩下一具躯壳,一具躯壳要怎样才能拥有正常人的表情呢? 最后: 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背影犹如白色的幽灵。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根据上面我的想法也就印证了白色幽灵的意义,白色的幽灵正是雪穗毫无灵魂的躯壳。 而她一次都没有回头是因为一直以来亮司都是在她的前方为她开拓道路铲除障碍,在雪穗的世界里亮司一直是她前方的引路者直到这一刻也一样,虽然亮司的肉体已经不在了但是始终如一的是亮司指引雪穗的灵魂,一直以来雪穗和亮司都是心灵上的沟通所以这也是作者全文没有写一处他们对话的原因。在这一刻雪穗没有了灵魂亮司没有了躯壳他们合为一体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共生,他们再也不用为了摆脱嫌疑形同陌路了他们永远的在一起了,现在的他们没有回头没有退路只能向前向前......就像封面上的男孩和女孩。

亮司死了雪穗也死了

雪穗活着亮司也活着 .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