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 繁花 8.8分

《繁花》不响,等着你读

小萨
早闻《繁花》得了茅盾文学奖,当时,一并得茅奖的只听说过格非和王蒙,格非的中短篇集《相遇》细细读过两遍,里面几篇(如《迷舟》《雨季的感觉》)营造的氛围氤氤氲氲、湿湿潮潮,华丽无比,颇有江南的气味。没想到刘勇先生对短篇的掌控力到达如此炉火纯青的地步。后来得知他获了茅奖——《江南三部曲》,长篇小说,加上还是三部曲,兴致一下提了起来,去图书馆借得第一本《人面桃花》。饶有兴致地读,越读越失望,格非在短篇里的掌控力和完美的技巧放到长篇里显得鸡肋,华丽的辞藻也显得虚浮,更别提内容落俗,竟让我感觉像是很一般的网络小说。跑题不题。王蒙已是八十多岁老头子,茅奖的颁发更像是给人而不是给作品,《生命册》过于沉重,而我对苏童没有感觉,于是以为和这一届茅奖作品没了缘分。
       偶然在图书馆兜兜转转,翻到《繁花》,读开头,熟悉,长,俗,叙事有点冷,放下。后来再翻,翻到小毛第一次和银凤私会,场面感极强,语言炉火纯青,还是俗,放下。第三次,决定借回去,好看。其实这种叙述,就是《繁花》整本书的叙述方式,短句,叙事短,评论短,克制,十分克制。里面一段关于林彪坠机事件,用一笔带过。那里...
显示全文
早闻《繁花》得了茅盾文学奖,当时,一并得茅奖的只听说过格非和王蒙,格非的中短篇集《相遇》细细读过两遍,里面几篇(如《迷舟》《雨季的感觉》)营造的氛围氤氤氲氲、湿湿潮潮,华丽无比,颇有江南的气味。没想到刘勇先生对短篇的掌控力到达如此炉火纯青的地步。后来得知他获了茅奖——《江南三部曲》,长篇小说,加上还是三部曲,兴致一下提了起来,去图书馆借得第一本《人面桃花》。饶有兴致地读,越读越失望,格非在短篇里的掌控力和完美的技巧放到长篇里显得鸡肋,华丽的辞藻也显得虚浮,更别提内容落俗,竟让我感觉像是很一般的网络小说。跑题不题。王蒙已是八十多岁老头子,茅奖的颁发更像是给人而不是给作品,《生命册》过于沉重,而我对苏童没有感觉,于是以为和这一届茅奖作品没了缘分。
       偶然在图书馆兜兜转转,翻到《繁花》,读开头,熟悉,长,俗,叙事有点冷,放下。后来再翻,翻到小毛第一次和银凤私会,场面感极强,语言炉火纯青,还是俗,放下。第三次,决定借回去,好看。其实这种叙述,就是《繁花》整本书的叙述方式,短句,叙事短,评论短,克制,十分克制。里面一段关于林彪坠机事件,用一笔带过。那里讲述的是沪生家的变故:起因是1971年一架飞机失事,数年后,牵连到沪生父母,双双隔离审查......作者这样写,仿佛在与读者说,1971年飞机失事的事情你们都知道吧,恩知道我就不多说了。明者自明。这种克制的叙述口吻在当代文学里很少见。尤其是由于拉美和西方文学对中国的影响,很多作家写一件事,一句话,宁多不少。克制的叙述,得从古体小说,史书里找,微言大义可不是当代人说学会就学会的。
       关于上海。读这本书的另一个福利是我竟然耐着性子又把《罗曼蒂克消亡史》看了一遍,当时第一遍看,觉得拍的烂,太空。开头几分钟,葛大爷面无表情,不动声色地解决工人罢工问题,是教父,黑帮老大的感觉。但之后,两个手下把北方客带去活埋的过程却过于琐碎,两人的对话也若即若离,十分尴尬。整部影片都弥漫着这种尴尬的气息:暗杀,设局,鸿门宴,情节的反转,都拿捏的很好;然而细节却失当,印象最深刻的:一家子人围着圆桌吃饭,男女交替着坐,边吃边聊天,电影中对于饭局或家宴的这种设置,是为了展现人物之间微妙的关系,一个眼色的传递、桌上桌下手势脚腿的摆动,都可以传递很多信息,然而这个场面仔细看,认真看了几遍,发现唯一的细节只有小五在王妈说有一个车夫可以杀人的时候手里拿着盛着粥的勺子在嘴边定了几秒,眼神游离,若有所思,过会儿才将那口粥吃掉。其他的时间,一个人说,剩下的人认认真真听着他说,有种上课的感觉,无比尴尬......说《繁花》的,说多了,再说一句,第二遍看,对于上海人和日本人那种暧昧的感觉,有了不同的体会。回来在《罗曼蒂克消亡史》那里细说。
       关于穆旦。书中几次引用穆旦的诗,书的背面也有。王小波在他的一篇序《我的师承》里曾经高度赞扬穆旦先生和王道乾先生,说他们本应该写出当代文学最好的作品,然而因为时代他们却去搞了翻译。“静静地,我们拥抱在,用言语所能照明的世界里”金先生在这里引用穆旦的诗,可能也想说他为言语,为反抗这个时代的语言,创造更完美的叙述,费了一些心思吧(详见“《繁花》对谈”)。
       小说很长,篇幅均匀,没有突出的主角,很多条线,拆开合并,细枝末节,也叙述的很清楚。然而我觉得始终有一条贯穿小说的线,那就是小毛和汪小姐两人。小毛从小练武,之后误入银凤房,被银凤勾引,与银凤私会。银凤寂寞,小毛懵懂,之后做得事体,均被隔壁爷叔记录,被整。小毛一点不知,只是突然被拉去相亲,结婚。性情大变,与沪生、阿宝绝交。这事后来银凤告诉了阿宝(别说,她告诉阿宝的口吻还真有点祥林嫂的感觉),阿宝不响,之后沪生,阿宝,小毛聊到此事时,阿宝均不响。小毛至死,都不知道这件事。另一条线,汪小姐与宏庆七年之痒,由李李介绍,汪小姐一帮人去常熟,逃离生活。闹出私生子事体,说是私生子,还不一定。汪小姐假离婚,又结,结婚对象恰好是小毛。小说写至此,是高潮部分,矛盾激化。两条看似毫无关联的线,互相交缠,千丝万缕。
        最后,两线合二为一,汪小姐怀胎十月,小毛卧病不起,小毛将死,汪小姐要生。一个想死,一个想活。小毛临死前,想到银凤,想到老婆春香,想到她的圣母玛利亚,阿门。人生苦短,匆匆离去。然而还要签字,说密码。临死还为琐事羁绊。汪小姐临盆,还不知肚中孩子父亲究竟是谁,纠结扭曲,孩子还是个双头同体婴,散发的恶臭从身下弥漫。周围人不响,其实是悲的。
        总之,这本小说有味道,它不响,等着你来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繁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繁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