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 8.1分

言真不如言幻,言佛不如言魔

格一

读书口味总是飘忽不定,但时常会特别想读一些非现实主义的作品,因为偶尔感到生活如此真实以至于有些乏味,便想要跳出现实,在另一种自洽的逻辑体系中寻求新鲜和慰藉。很喜欢幔亭过客在《西游记题辞》中所讲的一句话:“文不幻不文,幻不极不幻。是知天下极幻之事,乃极真之事;极幻之理,犹极真之理。故言真不如言幻,言佛不如言魔。”通过艺术加工,可以用荒诞演绎出难能的真实,这也是我想要读《墙》的理由。

安部公房被称为“东方的卡夫卡”,翻开第一篇小说《S·卡尔玛先生的罪行》,与《变形记》类似的开头可以非常快速地引领读者入戏。第一人称加自我剖白式的写法,让读者无障碍地进入到这篇小说的设定中——我一觉醒来,胸腔空空荡荡,发现自己丢失了名字。名片变成了我,企图篡夺我的生活,身边的物件闹起了革命,而我空荡的胸腔令我看向什么就会吸入什么,卷入麻烦的漩涡……

设定交待完成,作者开始展现他丰富的想象力和细腻的感受力,整个阅读过程是循序渐进、渐入佳境的过程。

将主人公的情绪代入自身,读者首先感受到的是惊讶,空虚,焦灼和茫然,感到“胸腔只不过是旷野”,“我来劲地拍了一下胸口,那异样的声响却让我猛然醒悟。敲空...

显示全文

读书口味总是飘忽不定,但时常会特别想读一些非现实主义的作品,因为偶尔感到生活如此真实以至于有些乏味,便想要跳出现实,在另一种自洽的逻辑体系中寻求新鲜和慰藉。很喜欢幔亭过客在《西游记题辞》中所讲的一句话:“文不幻不文,幻不极不幻。是知天下极幻之事,乃极真之事;极幻之理,犹极真之理。故言真不如言幻,言佛不如言魔。”通过艺术加工,可以用荒诞演绎出难能的真实,这也是我想要读《墙》的理由。

安部公房被称为“东方的卡夫卡”,翻开第一篇小说《S·卡尔玛先生的罪行》,与《变形记》类似的开头可以非常快速地引领读者入戏。第一人称加自我剖白式的写法,让读者无障碍地进入到这篇小说的设定中——我一觉醒来,胸腔空空荡荡,发现自己丢失了名字。名片变成了我,企图篡夺我的生活,身边的物件闹起了革命,而我空荡的胸腔令我看向什么就会吸入什么,卷入麻烦的漩涡……

设定交待完成,作者开始展现他丰富的想象力和细腻的感受力,整个阅读过程是循序渐进、渐入佳境的过程。

将主人公的情绪代入自身,读者首先感受到的是惊讶,空虚,焦灼和茫然,感到“胸腔只不过是旷野”,“我来劲地拍了一下胸口,那异样的声响却让我猛然醒悟。敲空桶似的空洞响声,实在不像发自人的胸部。那是一种冷漠、干巴巴的声音,仿佛只要耳朵听一下,嘴唇即片片开裂。”这是主人公卷入偷窃罪行的开始,更是主人公从人走向非人状态的开始。

接着,主人公迎来了盗窃罪的审判,荒谬的哲学论证贯穿其间,古板可笑的自证循环,法律和规则的不堪一击,是现实社会的缩影,是作者无声的抗争。值得一提的是,在审判中间出现了小说中唯一的温暖慰藉,即美好与希望的化身Y子。她相信卡尔玛先生,看出审判的荒唐并鼓励他离开,对卡尔玛先生而言,似乎这世上还有一点温暖和希望。

物件们的起义这一情节有着承上启下的作用,一方面从名片的角度解释了它对卡尔玛先生身份的篡夺,交代了物件们起义的原因,另一方面通过物件们的目的“从死去的有机物,迈向活着的无机物”,使“敌人丧失一切存在理由”,点出了小说结尾卡尔玛先生的最终结局。

书写失败比歌颂成功更难,在《S·卡尔玛先生的罪行》中,我们跟着安部公房,在一个个细节的演变中,在希望的破灭中(Y子同样失去了人的特质),看着主人公慢慢丧失作为个体的人的特质,看着他一步步走向绝望,最后变成荒漠中的一堵墙。荒唐的故事给予读者极大的阐释空间,去挖掘当时日本的社会现状,警醒集体无意识的威胁,思考人存在的意义……

在这看似荒谬的书写中,我们一开始以为自己逃离了真实,到最后发现,原来我们从未离开。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墙的更多书评

推荐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