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山而行 居山而行 8.7分

世无可避,自净其心

飞呀蝶

蜀中女冠,涉世一遗人。这是雲姑的微博简介。

我对雲姑,谈不上多了解。我已不记得什么时候知道的她。想想也是机缘巧合,网络比现实中的人海更加渺茫,而在这一番渺茫中,偶然间就看到了雲姑的微博,知道了这个90后女冠。

读完此书,大概都会觉得雲姑的文字很美,编辑取的标题很烂。还有便是,艳羡于雲姑的生活,佩服于雲姑的勇气。而我,也有这么一些体会。但更多的,是一种平实。这种平实消解了对于宗教的神秘感,却又增添了对于实在生活的感发。

因为避世是不存在的。有人的地方哪里不是世呢。出家入道未必就能洗脱尘世烦恼,入道绝不是去过一味清闲贵族式抚琴赏花的生活,同样有诸多琐事要处理,甚至有更重的体力和脑力劳动,可说比凡俗生活要清苦得多。何处不是红尘?何处不是江湖?何处不是青城?

因为修行却是真切的。世无可避,自净其心。我开始明白,年岁的增长,不过就是一个修心的过程。金钱与容貌自不必说,就连知识,技能也并非最重要之事。说是智慧,又觉得过于宏大。这个过程,也就是一个“心”字,一个“看”字。你的生活,百分之九十五取决于你以怎样的心态看待这个世界。这件过程,融汇了简单与复杂,细微与伟大种种矛盾体。...

显示全文

蜀中女冠,涉世一遗人。这是雲姑的微博简介。

我对雲姑,谈不上多了解。我已不记得什么时候知道的她。想想也是机缘巧合,网络比现实中的人海更加渺茫,而在这一番渺茫中,偶然间就看到了雲姑的微博,知道了这个90后女冠。

读完此书,大概都会觉得雲姑的文字很美,编辑取的标题很烂。还有便是,艳羡于雲姑的生活,佩服于雲姑的勇气。而我,也有这么一些体会。但更多的,是一种平实。这种平实消解了对于宗教的神秘感,却又增添了对于实在生活的感发。

因为避世是不存在的。有人的地方哪里不是世呢。出家入道未必就能洗脱尘世烦恼,入道绝不是去过一味清闲贵族式抚琴赏花的生活,同样有诸多琐事要处理,甚至有更重的体力和脑力劳动,可说比凡俗生活要清苦得多。何处不是红尘?何处不是江湖?何处不是青城?

因为修行却是真切的。世无可避,自净其心。我开始明白,年岁的增长,不过就是一个修心的过程。金钱与容貌自不必说,就连知识,技能也并非最重要之事。说是智慧,又觉得过于宏大。这个过程,也就是一个“心”字,一个“看”字。你的生活,百分之九十五取决于你以怎样的心态看待这个世界。这件过程,融汇了简单与复杂,细微与伟大种种矛盾体。世界有多大,就有多少双眼、多少颗心去看它。这也就是为什么听过很多道理,仍旧过不好这一生。例如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这一最简单的道理,一旦真正明白且践行了,真乃古往今来凤毛麟角的智者了。

苦和乐,究竟是一种现实存在还是一种主观心态?大抵人生都是相似的,苦乐亦有个世俗的范畴,可有多少故事都是彼之砒霜、吾之蜜糖。而我们一生不过追寻一种满足与愉悦,可在这其中,又付出了多少痛与伤。值不值得?

我对雲姑,谈不上多了解,大概终究觉得,雲姑,就是雲姑罢了。

文摘

余自幼慕道,世缘浅而仙缘深,遂弃俗为女冠,云水相伴以寄浮生。深山之中,远隔红尘,闲居无营,偶作痴语,日久年深,竟积成册。

也曾想过平凡安稳的生活,但眼见岁月云遥,无常之苦萦绕于心,挥之不去。

人心的苦辛与怀慕,连日日吃斋念经的素女也是有的,或许更甚也未可知,如同我读“梅子熟时栀子香”,也觉得有老僧的寂寥。实则,庭前的比丘,阶下的古树,从来不为我辈等候。

离开时我是原路返回的,卖香的嬢嬢已经在做饭了,听到“嗞嗞”的炒菜声,还闻到菜油的香气。在大殿里看见左右经幡上分别写着《心经》和《大悲咒》,我默念了一句“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磕了头,又在庭中徘徊须臾,无思无念,就此告辞。饮过的水,歇过的屋檐,看过的山河,曾经被用心对待、珍视,曾经的用心良苦,欲说还休。念兹在兹,此生未了,我这样想着,心里真是欢喜。 前路江海无数,大概此生也就是如此别过,再不回头。

当地人有着过日子的耐心和欢喜,阳台总是热热闹闹,即使在寻常小巷里走一走,也有大山大河的风景。

书声,或也能成一种执念,那里面还有故土的霜气,冷冰冰的,是少年时候的警言。

无论曾以何种方式相聚相惜,我们终将有各自的生活,独自奔赴前程。

此夜清寂,虫鸣绕耳,有淡淡的月色,窗外的桂树已没了香气。古人说“蟋蟀绕床下”,这话也写得警觉,有声响和动静。有些过往,就像听还来不及掐断的故事,明明都是自身的,又不觉得悲或者喜,其实也是落过泪的人,竟也说起这样的话。

饶是原本贫贱的东西,也充满了季节的爱意,世上有所谓清苦,却也顾不上了,只觉岁月悠长。

夜空、月亮、星星、山风、树影、虫鸣、年轻的女子,一切都是那么祥和、安稳,感觉来日也必将如同去日,人就是长不大,不会老去。

出家以后,姨妈给我打过几次电话,大意是劝我成家。她说她是看着我长大的,不忍见我将来孤苦无依。去年过年时,念完经后,我一个人在屋檐下看了看天,不记得有没有星月,但心里并不觉得苦楚,旁人或觉冷清,于我实在是求仁得仁。

许多时候,人喜欢一种事物,乃是情感上曾有依附,并不在于事物本身,这或许也是一种疑难杂症。

修行的根底,在于清心寡欲,这寡欲也体现在饮食上。一日三餐黄粱饭,四时八节白菜汤。修行人的饮食大多简单,是有原因的。清淡的饮食不仅能调节人的身体,更能从心理上节制人的思欲。

“人生宛有去来今,卧听檐花落秋半。”我们每个人都在忙碌地向前,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和情感拿给过去消耗。所谓的怀念,不过是,疲惫极了在树下休憩,偶然看着树荫里落下了一点星子,也不知道那是花还是光,又或者什么都没有。这些我都是一清二楚的,也很少有可惜的心情,如同站在槛内玩耍,看着门前的人来了又去,一遭又一遭,偶尔有能说上几句话的,又或者进来喝杯水,更多的只是淡淡望了一眼,不久就忘了。这样薄凉的姿态,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可深情确实是不能勉强的,这是我对人世的歉意。

站在萧条的坡上,想起故乡,那时候,桃花枝头的念想都还遥遥可见。而今,深处在这样踏实的俗世里,却冠了方外之人的面子,想想,也觉得颇有意思。我将少年时候的梦亲手打碎,又细细拾起,痛苦地重构内心所希求的世界。

青山遥相望,每个人的生命各有轨迹,实在强求不得的。

这些都是永远不再相逢的往昔。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抽离地活着,并不是不喜欢眼前的一切,它们都很好,但我知道,这些并不是我最想要的。

我陪在她身边,没有说什么话,每次都是这样,难得在一起的两个人,并没有太多话可说,她一开口大多是说某某亲戚的女儿结婚了,某某人生孩子了,说来说去还是劝我早点成家,我只能尽量不搭话,一说下去只会不欢而散。有时候我想,为什么不能一直和平相处,在芙蓉花下一起散步,在满是桂花香气的巷子里一起逛街。

后来我长大后就和母亲疏远了,她多少有些懊恼,思前想后不得其中缘由,以为是她待我不够好。是不是每个女子长大后烦恼就会多起来,被人告知必须奔着生儿育女去?这真是很奇怪,但对于父母而言,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哪需要很多的思考。我们在不提到婚姻的时候,相安无事,但一说起要独身过日子时,她脸色就不好了,最伤心的时候莫过于她怀疑我精神有问题,还说过许多不好听的话。我知道那是气话,自己也会赌气啊,说什么让她当没有我这个女儿之类的愤愤之言。后来厌倦了这样的争吵,就渐渐地少言寡语了。

今生我与她结了这段母女缘分,而纵然如此,百年之间,我替不得她病,百年之后,她也代不得我死。于生死,众生无有可替代者。余者,如悲喜,如哀乐,皆如是。苟或一时有人替代,来日自有承负,还于己身,无可逃离。然而这样的话,我不知道该如何和她说,说出来只会惹她伤心。我曾和她说,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路始终是自己走的,你替我担忧这几十年无依无靠,老来孤苦伶仃,但我自己并不觉得可怜,我要可怜的,是这个身心自己都做不了主,在别人以为的幸福中了此一生。但她始终不能理解,这样好的生活,衣食无忧,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这是没有办法和解的问题,即便说了许多年,都没有结果。

古人写过“望峰息心”这样的词,那是他从前未见过令他折腰的高山,所以不知世上还有广阔光景。名将美人,荒冢安在?周秦汉魏,帝业何存。

人生短则数十载,长亦不过百年,或为名或为利,或为情或为痴,然而在这样的无常中,道人们却恒常地坚守着一份素朴的生活方式,来去无声。

世上的酒喝多了,好像苦多过甜。我遇到的爱饮酒的人,心里多少有些忧苦。

到庙上的人,各怀心事。有历经坎坷之人,或家庭不幸或情感失意,自以为看破红尘来出家,终因实行不及预想之美而重回红尘;也有羡慕世外清闲,以为修道是终日餐风饮露、抚琴烹茶,终因庙务繁忙不堪其负而散发离山;还有想学个星象占卜神通法术到世上赚点银两的人,又因至道平常不屑一顾而入旁门左道;还有那些尘缘未了,到方外躲避的,往往种下更深的孽障。

世人多有类似的叹息,却没有几个丢得开手。

夫生不可以虚度,更不可以苟悦。

也有许多人问过我,为何会出家修道,问得太多了,就不是很想回答。幼读前人之书,有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凡夫一生,苦多欢少,为尘劳所累数十载,顷刻间朱颜不驻,华发已生,回念当时黛眉粉颊,名利富贵,终不过梦幻耳。常有出世之想,而不知世有长生之学,少长些时,读到《南华经》,其中有曰:“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不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这才觉得寻到了根,该是一个人的活法。

会有很多月色清凉的夜晚吧,似乎都是可料想的轨迹,想来令人踏实稳妥。

出了陶庵的书来看,鸡鸣枕上,想念平生,终是一梦。我忽然想,世人皆是有苦难言。我们都各怀心事,有多少人能真正懂得另一个人的人生。就像很多人不明白,我明明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却安定在了现在。平日里大多数时间都在学习经文,像抱着高三的课本,回到了很久远的时光。某天从廊上走过,想起一句话,“三生同听一楼钟”。那得要多少积功累行,才得如此福分啊。 今生我们和某些人、某段故事有某种交集,而后又挥别,几多留恋,几多遗憾,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我知道院里的花明年还会开,抬首间春夏忽换,而我们的人生还很长,还会经历很多很多。学道的人是为了让这些经历都不落于心,我偶尔还是会有不舍,大概也不是不舍,而是很珍重地告别。

万般妄想,一概消除。万般俗念,一概消除。万般恩爱,一概消除。

世道艰难,有多少我们看不见的苦难。

每次写一些文章时,写到中途就愧疚起来,知道自己又写到食物上来了。我的生活很简单,即使在平日里,我也会和在俗人一样,有人情世故的别扭,但无奈自幼是个忘性大的人,总是记不起来这些,更耻于落笔。而今又逐渐情感贫乏起来,连从前的一些情思也没有了,但又不想总说那些修仙问道之事,即使是方外人家,生活毕竟是生活。

师父曾说,人若常听经文,自然会觉得人世无可恋,要及早修行。世间好的坏的,都被唱完了。其实左右不过是荣华富贵草上霜,帝王将相今何在,妻儿子女一身债,如此荒唐一生。许多人都知道自己的愚痴,但也只是知道——你说的我都明白,但我如鱼饮水。许多人是这样。

寺内的空气并不比外间更为和平。

文字都是散落的,看起来各人写的东西完全不一样,然而情怀中总有相通之处。

曾经,书籍于我是某种爱好,可以有大把的时间看闲书,如今,已是不可能了。某些情怀在淡化,也许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前段时间发心抄经,每天再忙,还是写一页经文。写字能去除一些魔障,或者说,人有了专注的事,能荡开生活中一些不好的东西。写经也能消磨棱角,那些棱角,就是妄念。

在外人看来,我果真就是出世了的人,但真正住在山里,也只是觉得平常,有平常的欢喜,也有平常的烦忧。自己做不到经文里说的要求,自然就有烦恼,这是要诚实面对的问题。

现在我想起当时的往事,只记得些清静的体验,其实庙里人情也很复杂,女师父之间常有矛盾,外来的师父会被当地的师父排挤,身份低的人要受管理者的压制,种种关系和俗世并无二致。

庙宇如宫廷,这里面的生活并非世人期许的那样没有烟火,没有争斗,真正发心修行的人,也不会躲避这些事,而是在这里不断磨砺自己的心性,这个道理我虽然很多年前就懂得,却是入道之后才有更切身的体会。

白乐天有几句诗:“滤泉澄葛粉,洗手摘藤花。青菜除黄叶,红姜带紫芽。”这诗里面写的其实是很寻常的事,但今人看着就像看桃源人的生活。古人若说文章好,有一个词,叫“蔬笋气”,类似于“斋”,是从人到文都很洁净的意思,洁净自然会有美。从前学美学时,看到中国古典美学里常出现的一些词,如“澄怀观道”“涤除玄览”“心斋”“澡雪精神”,也只是看到“洁净”二字,此外并无太多别的体悟。修行之理,也大略如此。

曼殊的可读之处,并非因为他走过多少路,而是他顺遂了自己的心。东京的樱色,印度古寺下的梅花。我似乎能看到,在这些美好之下,他对于现世幸福的渴求与怀疑。这样的路,注定是走得最苦的。

时间长河里,多少生生灭灭,而道人的生活和所追求的心境,却一直是波澜无惊的样子。琴、笛、剑、茶、棋、丹砂、经文、宝磬,在文章里,多少有些美化,事实上道人的生活不止如此,也要面对世俗,一样的衣食住行。所以除此之外,祖师也会写“山居萧然无一物,摘荠捣麦充晨炊”。一样要食五谷杂粮,一样有生之艰难

世人皆慕道人无牵无挂,不知这无牵无挂实则也是一无所有,不过是舍常人所不能舍,弃常人所不能弃。

凡人的喜怒哀乐他都有过,其中也多有贫苦失落之语,那是一个道人走过的实实在在的路程,于我这个向往仙道的人而言,是难能可贵的经验,因此常有切肤体会,大概这也是经文里说的感应,有感以皆通

人都是苦的,不要菲薄,眼见旁人光鲜,哪里知道背后的难处。世情的苦,处处皆在。

有人以为情缘是乐,就有人觉得情缘是苦。苦乐这个东西,要自己才能知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居山而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居山而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