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的女巫

古戈

作者在前言中指出:反联邦党人即使曾经站在宪法的反对面,但是单凭《权利法案》,就可以使其列入宪法缔造者的行列。但即使没有《权利法案》,反联邦党人也不失为美国宪法的杰出贡献者。因为没有反联邦党人在联邦与州权,简单政体与复杂政体,权利法案等问题上的辩论和诘难,联邦党人也不能将宪法的原则分析,阐述得如此清楚和深入。伟大的设计总是在反复打磨中诞生的,批评者同时也是造就者。

反联邦党人的失败不在于他们没有看清楚宪法的弱点,不在于他们的见识和智慧逊色于联邦党人。事实上,他们非常清楚地看到了宪法本身蕴含的弱点,并预见了它将带来的害处。如天然贵族对代议制的腐化,如司法分支的贵族倾向,如联邦权力的膨胀以及对州权和少数人的侵害。这些批评,对照当今的美国社会,几乎一一应验。从这个角度看,如果历史因为麦迪逊,汉密尔顿等联邦党人设计宪法架构的远见卓识而将他们捧上神坛,那么,反联邦党人,这群不受欢迎的预言家,在婴儿出生的欢庆典礼上就预言其将死的女巫,也应在神庙中占据一席之地。

反联邦党人的失败在于他们无力提出一种替代性的可行方案。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他们看到了可怕的未来,但是为了度过眼前的危机,不得...

显示全文

作者在前言中指出:反联邦党人即使曾经站在宪法的反对面,但是单凭《权利法案》,就可以使其列入宪法缔造者的行列。但即使没有《权利法案》,反联邦党人也不失为美国宪法的杰出贡献者。因为没有反联邦党人在联邦与州权,简单政体与复杂政体,权利法案等问题上的辩论和诘难,联邦党人也不能将宪法的原则分析,阐述得如此清楚和深入。伟大的设计总是在反复打磨中诞生的,批评者同时也是造就者。

反联邦党人的失败不在于他们没有看清楚宪法的弱点,不在于他们的见识和智慧逊色于联邦党人。事实上,他们非常清楚地看到了宪法本身蕴含的弱点,并预见了它将带来的害处。如天然贵族对代议制的腐化,如司法分支的贵族倾向,如联邦权力的膨胀以及对州权和少数人的侵害。这些批评,对照当今的美国社会,几乎一一应验。从这个角度看,如果历史因为麦迪逊,汉密尔顿等联邦党人设计宪法架构的远见卓识而将他们捧上神坛,那么,反联邦党人,这群不受欢迎的预言家,在婴儿出生的欢庆典礼上就预言其将死的女巫,也应在神庙中占据一席之地。

反联邦党人的失败在于他们无力提出一种替代性的可行方案。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他们看到了可怕的未来,但是为了度过眼前的危机,不得不义无反顾地踏上这条道路。他们的各种原则和设想,不失为一种淳朴的理想性原则,但并无现实的根基,而且随着历史的前进,将越来越暴露出其一厢情愿。

比如小共和国原则,是假定一州之内人民会尽可能相似。但是假如我们观察一下刚刚过去的美国大选,将会看到,即使德克萨斯州内,休斯顿和布莱恩的选民也会有很不同的想法。随着社会的发展,种族,阶级,教育这些因素较之地理因素更能决定人民的想法。小国寡民的想法只能是痴人说梦。

比如联邦权与州权的划分。可能无论联邦党人和反联邦党人都不能想到,这个13个殖民地组成的新生虚弱国家有朝一日会成为世界上的头号强国。外交,军事这些应属于联邦政府的权力,将会在美国日常事务中占据如此重要的地位。以至于联邦政府可以依靠这方面的权力去压榨州权。

何况反联邦党人还亲手为自己理想的棺木钉上了最后一个铆钉,那就是《权利法案》。正如作者指出的,如果宪法中直接保证了个人的权利,那么反联邦党人对于州政府才是个人权利的保护者这种主张将无从谈起。依凭保护个人权利的主张,联邦政府可以轻易地碾压州政府。何况,由于宪法文字的含糊性,没多一条方案条文,就给司法分支过度释法提供了一个机会。正如我们在2015年美国高院判罚同性恋合法中所看到的那样。

历史可能是不存在完美解答的,任何设计都有自身的缺陷和生命周期,即使是美国的经验,也是无法复制到其他国家。有这么多才智卓越的人,开诚布公,坦率无私地就国家如何设计,如何构成交换意见,这是淳朴和启蒙交错时孕育出来的特殊时期,是以后无法再有的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反联邦党人赞成什么?的更多书评

推荐反联邦党人赞成什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