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林广记 笑林广记 评分人数不足

古人怎么看同性恋?初窥明清“龙阳”笑话

一石

笑话和喜剧中的那些笑料一直是我所关注的一个门类,因为笑话和笑料中往往隐藏着它们成型时代的某些特质——笑话所发生的人群往往指示出当时社会的人群特制,那些在笑话中被嘲笑的往往是在社会中拥有地位者或既得利益者,他们来自市井却在某种意义上远离市井,于是留给市井不同的想象,当然也包括被嘲讽的那一面;笑话中的行为则或多或少展现着当时的社会价值取向,从这些行为的选取中可以一窥当时社会所关注的热点以及市井对于该热点的价值判断。

因此,我读《笑林广记》并将其中的某些笑话摘录出来,不仅是为各位猎奇提供了较为充足的文本参考,同时也希望能让各位在对这些高能笑话的猎奇和捧腹一笑中,感受到笑话背后的社会风气,毕竟,笑话,特别是被辑录成书的笑话所关注和展示的往往是当时社会热点所在。比如,我今天要讲的中国明、清时期的“龙阳”笑话,除了是当时的社会热点,在几百年后的今天依然爆点十足。

所谓“龙阳”,即龙阳之好,从古至今被沿用于指代男子间的同性恋。龙阳之好典故出自《战国策·魏策》中魏王与龙阳君之情的记载,大意是说魏王和龙阳君是同性恋,同床共枕,魏王为了龙阳君可以做任何事,甚至为了断龙阳君对失...

显示全文

笑话和喜剧中的那些笑料一直是我所关注的一个门类,因为笑话和笑料中往往隐藏着它们成型时代的某些特质——笑话所发生的人群往往指示出当时社会的人群特制,那些在笑话中被嘲笑的往往是在社会中拥有地位者或既得利益者,他们来自市井却在某种意义上远离市井,于是留给市井不同的想象,当然也包括被嘲讽的那一面;笑话中的行为则或多或少展现着当时的社会价值取向,从这些行为的选取中可以一窥当时社会所关注的热点以及市井对于该热点的价值判断。

因此,我读《笑林广记》并将其中的某些笑话摘录出来,不仅是为各位猎奇提供了较为充足的文本参考,同时也希望能让各位在对这些高能笑话的猎奇和捧腹一笑中,感受到笑话背后的社会风气,毕竟,笑话,特别是被辑录成书的笑话所关注和展示的往往是当时社会热点所在。比如,我今天要讲的中国明、清时期的“龙阳”笑话,除了是当时的社会热点,在几百年后的今天依然爆点十足。

所谓“龙阳”,即龙阳之好,从古至今被沿用于指代男子间的同性恋。龙阳之好典故出自《战国策·魏策》中魏王与龙阳君之情的记载,大意是说魏王和龙阳君是同性恋,同床共枕,魏王为了龙阳君可以做任何事,甚至为了断龙阳君对失宠的恐惧而下令全国不准提及美人,违禁者满门抄斩。龙阳之好的典故证明同性恋在中国古代不仅有一定的记载,还有较大的影响力,而这种记载和影响力在明清时代的小说和笑话中体现得更为突出。

明清笑话集传世者甚多,我手上就有《古今笑史》、《广笑府》、《解愠编》、《笑典》、《笑得好》、《十二笑》等九种。但若论明清笑话的集大成者,无疑是署名游戏主人编的《笑林广记》。游戏主人非一人,而是清朝的一帮文人,他们从明清两代如《广笑府》、《笑倒》、《笑得好》等著名笑话集中搜集出其中精品并将其收录进《笑林广记》。因为是搜集,《笑林广记》中的笑话尺度更大,在建国之后的几次出版中屡有删减,直至互联网时代方得全貌(一种讽刺)。所以,可以说,看了《笑林广记》的笑话,也就看了明清重口味笑话的精品。

现在,请各位深呼吸,和我一起进入《笑林广记》的龙阳世界。

(一)撒精

一人患去病,医曰:“必须用少男之精,配药服之,方可还原。”乃令人持器往觅。途遇一美童,告以故。童令以器置地,遂解裤,向臀后撒之。求者曰:“精出在前,为何取之以后?”童曰:“你不知,出处不如聚处。”

(二)龙阳娶

一龙阳新娶,才上床,即攀妇臀欲干。妇曰:“差了。”答曰:“我从小学来的,如何得差?”妇曰:“我从小学来,却不是这等的,如何不差?”

(三)挤进

一少年落夜船,有人挨至身边,将阳物插入臀窟内。少年骇问:“为何?”答云:“人多,挤了进去。”又问:“为何只管动?”答曰:“这却是我不是,在此擦痒哩。”

(四)臀凑

一龙阳新婚之夜,以臀凑其妻。妻摸之,讶曰:“你如何没有的?”龙阳亦摸其妻,讶曰:“你如何也没有的?”

(五)天报

老僧往后园出恭,误被笋尖搠入臀眼,乃唤疼不止。小沙弥见之。合掌云:“阿弥陀佛,天报。”

(六)开荤

师父夜谓沙弥曰:“今宵可干一素了。”沙弥曰:“何为素了?”僧曰:“不用唾者是也。”已而沙弥痛甚,叫曰:“师父,熬不得,快些开了荤罢。”

(七)倒做龟

龙阳毕姻后,日就外宿。妻走母家,诉曰:“我不愿随他了。”母惊问故,答曰:“我是好人家儿女,为甚么倒去与他做乌龟。”

(八)游方

头虱为足虱邀饮,值其人行房事,致被阻,观望久之方到。问:“何来迟?”曰:“不要说起。行至黑松林,遇一和尚甚奇,初时软弱郎当,有似怯病和尚﹔已而昂藏坚挺,竟似少林和尚﹔及其出入不休,好像当家和尚﹔忽然呕吐垂首,又像中酒和尚。”下虱曰:“究竟是甚和尚?”曰:“临了背着袱包就走,还是个游方和尚。”

(九)上下光

师号光明,徒号明光。客问:“贤师徒法号,如何分别?”徒答曰:“上头光是家师,下头光即是小僧。”

待我一笑,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几句。

以上九篇笑话最有意思的共同点在于除了对和尚的讽刺之外,有关龙阳(男子同性恋)的嘲讽并不是嘲讽龙阳之好本身。其中有的将龙阳之好放入对其充满误会的社会环境中以这种理解的错位而产生笑点,如《倒做龟》、《臀凑》,这种嘲讽虽然有关龙阳却不针对龙阳本身。有的则像《天报》、《上下光》这样的和尚龙阳荤段子,虽对龙阳之事有所嘲讽,却从人类的根本欲望上承认了龙阳之好的存在和其意义。也就是说,在我国明清时期,即使男子同性恋依然被用作笑话的素材,但当时对其的讽刺手法更多建立在同性恋者与异性恋者的误解之上。

因此,至少在明清,古人们知道同性恋者或许没有问题,而有问题的是同性恋者所处的那个充满误解的环境。

现在呢?

8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笑林广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笑林广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