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和文学是她们的信仰

清清如许
2017-08-12 12:36:57

“你是曹衣出水,我是吴带当风”,文学与爱情结合出来最美丽的语言却是蚀骨的毒。

李国华对房思琪说,这是老师爱你的方式;这是两个喜欢的人能做的最极致的事情;怪你太过美丽了。十几岁的女孩,敏感聪慧的心思,不是不知道这是错的,她不知道如何面对人生的背面,她想出解决之道爱上老师,这一切就不是罪恶。当有一天,思琪遇到了懵懂青涩也真挚的表白时,她退缩,伤害早已如影随形,悄然滋长。她切实地面对自己原来错以为爱的模样“她只知道爱是做完之后帮你把血擦干净;她只知道爱是剥光你的衣服但不弄掉一颗纽扣;她只知道爱是插进你的嘴巴而向你对不起。”她真的别无选择了,她爱老师,就像爱黑暗世界唯一的光。可悲的是,光是他,黑暗亦是他。

思琪得知《红楼梦》在老师心里就是四个字“娇喘微微”,经史子集,楚辞,庄子都是“娇喘微微”,一切的贪恋幻灭,爱情幻灭,文学幻灭。

最终的指向是文学,林奕含在采访中追问“中国浩浩汤汤五千年的文学语境是不是从来就是巧言令色的修辞”,这是多么心痛而又绝望的追问。能怪房思琪懦弱?能怪林奕含执拗?恶魔永远是恶魔,假以文学之美好依然是恶魔。

...
显示全文

“你是曹衣出水,我是吴带当风”,文学与爱情结合出来最美丽的语言却是蚀骨的毒。

李国华对房思琪说,这是老师爱你的方式;这是两个喜欢的人能做的最极致的事情;怪你太过美丽了。十几岁的女孩,敏感聪慧的心思,不是不知道这是错的,她不知道如何面对人生的背面,她想出解决之道爱上老师,这一切就不是罪恶。当有一天,思琪遇到了懵懂青涩也真挚的表白时,她退缩,伤害早已如影随形,悄然滋长。她切实地面对自己原来错以为爱的模样“她只知道爱是做完之后帮你把血擦干净;她只知道爱是剥光你的衣服但不弄掉一颗纽扣;她只知道爱是插进你的嘴巴而向你对不起。”她真的别无选择了,她爱老师,就像爱黑暗世界唯一的光。可悲的是,光是他,黑暗亦是他。

思琪得知《红楼梦》在老师心里就是四个字“娇喘微微”,经史子集,楚辞,庄子都是“娇喘微微”,一切的贪恋幻灭,爱情幻灭,文学幻灭。

最终的指向是文学,林奕含在采访中追问“中国浩浩汤汤五千年的文学语境是不是从来就是巧言令色的修辞”,这是多么心痛而又绝望的追问。能怪房思琪懦弱?能怪林奕含执拗?恶魔永远是恶魔,假以文学之美好依然是恶魔。

“悲剧是将美好的事物毁灭给人看”,只能说,这世上有好人的存在,就有坏人的存在。普通人选择活着,看看报应到底有没有。而美好如你,去天堂寻找真正的乐园,愿安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