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 娱乐至死 8.6分

我们如何对抗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

龙在天
《娱乐至死》2017-5
【美】尼尔·波兹曼 著,中信出版集团,2015年第1版

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
在书中的前言部分,尼尔·波兹曼就以一段触目惊心的话提醒我们将毁灭于我们所热爱的娱乐事业。
这段前言是比较两本科幻小说后写成的。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和奥尔德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对未来作了截然不同的预言。尼尔·波兹曼在在美国平安度过1984年后,于1985年写成这本书,提醒我们注意另一种与极权统治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将要到来。前言是这样写的:
“奥威尔警告人们将会受到外来压迫的奴役,而赫胥黎则认为,人们失去自由、成功和历史并不是‘老大哥’之过。在他看来,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隐瞒,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正如...
显示全文
《娱乐至死》2017-5
【美】尼尔·波兹曼 著,中信出版集团,2015年第1版

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
在书中的前言部分,尼尔·波兹曼就以一段触目惊心的话提醒我们将毁灭于我们所热爱的娱乐事业。
这段前言是比较两本科幻小说后写成的。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和奥尔德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对未来作了截然不同的预言。尼尔·波兹曼在在美国平安度过1984年后,于1985年写成这本书,提醒我们注意另一种与极权统治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将要到来。前言是这样写的:
“奥威尔警告人们将会受到外来压迫的奴役,而赫胥黎则认为,人们失去自由、成功和历史并不是‘老大哥’之过。在他看来,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隐瞒,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正如赫胥黎在《重访美丽新世界》里提到的,那些随时准备反抗独裁的自由意志论者和唯理论者‘完全忽视了人们对于娱乐的无尽欲望’。在《一九八四》中,人们受制于痛苦,而在《美丽新世界》中,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将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尽管尼尔·波兹曼写这本书主要是针对上世界80年代的美国而写的,论述的是电视对美国人各行业及人们思想观念的影响,但只要我们稍微观察一下身边,就会发现,我们如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与当年的电视时代相比,娱乐至死的特征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互联网的强大功能不仅使美国,也使全球很多地方都不约而同地进入到娱乐狂欢的时代。
你是否在地铁上发现大部分人都在低头玩智能手机?智能手机的很多性能大大超越电视机,因而如今成为人们生活中的重要工业技术。尽管它能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很多便利,但不知不觉地,它也对我们的文化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波兹曼说:“媒介的形式偏好某些特殊的内容,从而能最终控制文化。”
与书籍相比,智能手机与电视一样,它们更偏好色彩斑斓的照片、迅速变幻的图像、富有冲击力的音乐和比较少的语言,更重要的是,它们与具有严肃、理性、整体性强等特点的书籍相比,它们是非理性的、形象化的、片段式的,一句话,它们都是以娱乐为主的。
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之中,我们的文化和智力水平受到了影响。

美国大选,我们关心的似乎不是哪位候选人更有能力领导美国,而是特朗普的发型、希拉里丈夫克林顿以前的丑闻等等。两人在电视上的辩论,在观众看来,不是更多地像是一场娱乐秀吗?娱乐业的特点已经渗透到政治领域,人们提起奥巴马,想到的不是他有什么重要的才能和业绩、也不是他有什么样的治国理念等等,马上浮现出来的是他的黑人形象和他那领导时尚行业的第一夫人米歇尔的各种着装。因而,作为政治人物,想让广大民众对你更有好感,不如好好化个妆、减个肥,再练习几句俏皮机智的应答。形象对于政治人物是很重要的,台湾的马英九就因其帅气的外表赢得了不少粉丝。阿诺这位电影明星竟然能够能够成为加州的州长,这在我们看来是很奇怪的。乌克兰前美女总理季莫申科的外貌比她的事迹更让人印象深刻。
在教育行业,人们也越来越重视外在的东西。某校领导明言,招聘教师时要选颜值高的。他的意思是,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为什么不选择颜值高的呢!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无可厚非,但在我看来,这似乎意味着娱乐业的思维方式也进入到教育行业了。我们都知道,一个人的颜值与他的教育教学才能是没有相关性的,但现在很多人认为,一张颜值高的脸会让学生更喜欢接受他的教育,使他的教育内容“更可靠”,就像电视节目中美丽的主持人会使收视率更高一样。于是,我们发现,如今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似乎是那些高大帅气的年轻男教师,因为,我们的学校女生的数量将近有三分之二。
再来看看我们那些认为很具有教育作用的电视节目吧。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曾很受教师欢迎,内容切合时政,论辩针锋相对,探讨全面透彻,可以作为教学的辅助内容。但只要你仔细想想,场上乐队适时插播不正是娱乐业的做法吗?为了收视效果,有些嘉宾的讲话被打断,根本无法深入具体地阐释自己的观点。再看百家讲坛,请了一堆大学教授上台讲课,好像是普及了大学教育,但你只要读读那些已经印成书籍的讲稿,就会发现它们完全经不起学术上的审视,那么简单幼稚的内容,糊弄一下电视机前的老百姓还可以。
波兹曼说,电视提出了三大戒律并由此形成了教育的哲学,一是你不能有前提条件,电视通过摒弃教育中的顺序和连贯性而彻底否定了它们和思想之间存在任何关系;二是你不能令人困惑,任何信息、故事或观点都要以最易懂的方式出现,三是你应像避瘟神一样避开阐述,争论、假设、讨论、说理、辩驳或其他任何用于演说的传统方式,都会让电视变成广播,或者更糟糕,变成三流的印刷材料。所以电视教学常常使用讲故事的的形式,通过动感的图像伴以音乐来进行。
电视上那些所谓的教育节目就是这样的存在。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尽管文字的比重比电视时代要大一些,但为了适应网络上的碎片化阅读,大量的视频、图像、音乐仍然占据着主要的地位,文字的严肃性和逻辑性与书籍中的不可同日而语。网络上到处充斥着各种鸡汤文、软文等浅阅读的文章。

这本书的封面有点可怕,一家四口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但四个人都没有头,这不正寓意着电视使人没有头脑、没有思想吗?
波兹曼提醒我们:“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在我看来,如今的很多行业都已经被娱乐这个筛子筛了一遍,只留下了那些直观形象生动、轻松愉快搞笑的内容,在这样的影响下,我们习惯了不动脑筋,被动接受;无法长时间集中精神完成一件事情;一遇到困难,要不退却,要不上网百度。

尽管现在我们很多人已经不看电视了,但面对着智能手机,我们是否应偶尔抬起头来想想自己是否已经被它控制住了呢?
网络上有一个新词叫“细思恐极”,就是仔细想想,觉得恐怖极了。
仔细想想智能手机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吧!上面有各种电影电视剧,可以让你耗费大量时间去刷剧。上面有微信等各种社交软件,让你在很多无意义的聊天中消磨时间。上面有很多各种炫目的游戏,让你赔了时间又折了金钱。上面有各种各样的新闻,但绝大多数新闻都与你没有关系,而且大量的社会奇闻怪事和娱乐界体育界的绯闻比国内外大事更吸引人的眼球。……于是,我们的时间就被大量的信息谋杀掉了,是不是“细思恐极”呢?

曾经我们相信“有图有真相”,但有图就一定有真相吗?曾经我们相信发表对时政的看法是公民的社会责任感,但现在我们在发言前是否应想想这则新闻是否反映真实的语境呢?曾经我们相信网络给了我们言论自由的平台,但现在我们看看网络上有多少不负责任的言论?曾经我们相信阅读对于提高我们的智力和文化水平很重要,但现在有多少人感觉到自己自己无法坚持把一本书读完呢?
文革期间,作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王小波,为自己无法阅读包含人类最高智慧的书籍而感到无比痛苦,因为这让他无法享受到思想的快乐。现在,记载古今中外无数人类的智慧的书籍我们基本都能读到。但现在的问题似乎不是人没书读,而是没人读书。
尼尔·波兹曼写的这本《娱乐至死》,可以说是对美国20世纪前那个人人读书的时代唱了一曲挽歌,同时对20世纪后期席卷美国的电视娱乐行业深感忧虑。但他并不认为应该禁止电视,而是应该引导人们思考自己所面对的信息,并希望学校教育能够利用教育来控制这些信息形式。也许在他看来,学校教育是对抗娱乐至死的主要战场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娱乐至死的更多书评

推荐娱乐至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