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山修司的光怪世界

HeliumTrois
2017-08-12 12:22:34

明明收集了一大堆怪书,却号召大家扔掉书本上街去。

寺山修司,日语里读作てらやま しぅじ,正常得可以,但汉语读来恍如绕口令。他是日本导演、诗人和前卫戏剧代表人物。头衔虽然很多,但我并未真正看过此君的电影,知道有这么几本书,还得感谢豆瓣读书的推荐。

寺山收集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书目和杂志,便有了他自称的“不思议图书馆”。他的一本《不思议图书馆》则更像是放在景点或者图书馆门口的导览册,走马观花地介绍了这里有哪些精彩的东西,侃侃而谈,说不了太细致,但确实展现了“不思议图书馆”的五光十色。逃脱大师胡迪尼的传记、机器人的秘闻、迷宫的历史、巨人的奇闻……当然还有恋物癖和少女杂志。纵使是管中窥豹,也可略知“怪异”世界的怪异。

都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但常人总是本能地厌恶怪异之事,与常理不符,与习惯有异,便斥之为异端,犯不着除之而后快吧,至少也是敬而远之。然而不思议图书馆就是要告诉你,这世上并没有常理,奇闻怪事总有发生,而再奇怪的事情也有人作为正经学问来研究,何况寺山能从诸多“不思议”之中看出几丝关照常理社会的隐喻。这个世界本该如此,现在不过是过去者的未来,面前一

...
显示全文

明明收集了一大堆怪书,却号召大家扔掉书本上街去。

寺山修司,日语里读作てらやま しぅじ,正常得可以,但汉语读来恍如绕口令。他是日本导演、诗人和前卫戏剧代表人物。头衔虽然很多,但我并未真正看过此君的电影,知道有这么几本书,还得感谢豆瓣读书的推荐。

寺山收集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书目和杂志,便有了他自称的“不思议图书馆”。他的一本《不思议图书馆》则更像是放在景点或者图书馆门口的导览册,走马观花地介绍了这里有哪些精彩的东西,侃侃而谈,说不了太细致,但确实展现了“不思议图书馆”的五光十色。逃脱大师胡迪尼的传记、机器人的秘闻、迷宫的历史、巨人的奇闻……当然还有恋物癖和少女杂志。纵使是管中窥豹,也可略知“怪异”世界的怪异。

都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但常人总是本能地厌恶怪异之事,与常理不符,与习惯有异,便斥之为异端,犯不着除之而后快吧,至少也是敬而远之。然而不思议图书馆就是要告诉你,这世上并没有常理,奇闻怪事总有发生,而再奇怪的事情也有人作为正经学问来研究,何况寺山能从诸多“不思议”之中看出几丝关照常理社会的隐喻。这个世界本该如此,现在不过是过去者的未来,面前一片荒芜有待开拓,能走出什么样的路来全靠尝试,各种可能性都不能抹杀,成为主流的自然变成了常理,那些丛生的岔路也应该在史书上留有一席之地——或者,留在寺山的不思议图书馆中。至于看不起这些异端的人,请不要如此气量狭小、目光短浅。

寺山会收集这些图书并不意外,作为小剧场先锋剧的代表人物,寺山自有其狷狂的一面,从他的随笔《扔掉书本上街去》便能略知一二。

标题虽然有些煽动性,但纵观全书,寺山并没有说扔掉书本一事,说的都是上街去一事。寺山写了街头小人物的生存状况(妓女、赌徒、酒鬼、商贩),也有赛马、足球,青年人如何反对年长者,当然还有一篇惊世骇俗的《自杀学入门》。看得出来日本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社会亦有一点嬉皮、颓废的氛围,于是各色人等也有了自己的生存之道,有些光怪陆离,有些则哀怨无奈。不过颓废的背后毕竟是有雄心而志难酬的愤懑,化作了一种消极的反抗。寺山于是便号召青年人展示自己肉体的力量,男性的阳刚,女子的秀美,不能让头脑发达而身体萎缩者(中老年)主宰这个社会,甚至还主宰了性爱。看这些随便之时若是生出批判之心,说明你大概已经有些老了——不瞒你说,我就觉得我的心态已经有些变老,对寺山的有些观点也忍不住要发表异议了。(但看在少女杂志的份上,还是不说为妙)

扔掉书本上街去

那篇《自杀学入门》,并没有惯常日本文学那种弥漫的物哀气质(大抵寺山也不想把随笔搞成“文学”),倒是充满了戏谑,从自制自杀机器到颁发自杀许可证再到探讨自杀绅士,能如此一本正经地用不严肃的态度探讨如此严肃的话题,倒也是大开眼界了。读者此文,忍不住查了查寺山的资料,发现他死于肝病,莫名释然,却莫名有一丝悲伤。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扔掉书本上街去的更多书评

推荐扔掉书本上街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