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总是赋予人们灵感

静元居士
如果心情低落,感到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时,走进郊外是此刻最需要做的事情。晴朗的蔚蓝天空,任意舒展身姿的绵白云朵,透过绿色树叶洒落下的斑斓金光,还有那些最最可爱的唱歌小鸟。视线会随着天际拉远,渐渐远去,仿佛心灵也延伸至天边,瞬间心胸也便得开阔起来,呼出一口浊气。如同绿色植物吸取着太阳里珍贵的温暖能量,皮肤也能吸收阳光温暖的馈赠。科学调查:长期不晒太阳的人,会比热爱户外活动的人患抑郁症风险更大。这些太阳金芒中的小小分子,神奇的钻进皮肤,温暖随着血液到达心脏,到达灵魂,温柔趋走全身阴冷。而树林中高低起伏的婉转歌声,牵动着灵敏的耳朵,空气中似乎都是跳动的音符,呼吸也是一跳一跳的音符,到处都是讴歌阳光和生命的快乐精灵。在这里,生命本身就是最值得快乐歌唱的事情,一切是欣欣向荣、努力向上生长的,我相信没有人不会被它——我们万能又神秘的自然所感染。
      儒乐.米什莱是19世纪法国著名作家、历史学家,他的著作有很多,散文集、历史著作,博物志。他用一双纤毫入眼的眼睛看到种子发芽,野花盛开,树叶凋落,看到生与死的交替,看到我们所忽略的时光微妙的界线。他听到燕雀发出的绝望而悲...
显示全文
如果心情低落,感到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时,走进郊外是此刻最需要做的事情。晴朗的蔚蓝天空,任意舒展身姿的绵白云朵,透过绿色树叶洒落下的斑斓金光,还有那些最最可爱的唱歌小鸟。视线会随着天际拉远,渐渐远去,仿佛心灵也延伸至天边,瞬间心胸也便得开阔起来,呼出一口浊气。如同绿色植物吸取着太阳里珍贵的温暖能量,皮肤也能吸收阳光温暖的馈赠。科学调查:长期不晒太阳的人,会比热爱户外活动的人患抑郁症风险更大。这些太阳金芒中的小小分子,神奇的钻进皮肤,温暖随着血液到达心脏,到达灵魂,温柔趋走全身阴冷。而树林中高低起伏的婉转歌声,牵动着灵敏的耳朵,空气中似乎都是跳动的音符,呼吸也是一跳一跳的音符,到处都是讴歌阳光和生命的快乐精灵。在这里,生命本身就是最值得快乐歌唱的事情,一切是欣欣向荣、努力向上生长的,我相信没有人不会被它——我们万能又神秘的自然所感染。
      儒乐.米什莱是19世纪法国著名作家、历史学家,他的著作有很多,散文集、历史著作,博物志。他用一双纤毫入眼的眼睛看到种子发芽,野花盛开,树叶凋落,看到生与死的交替,看到我们所忽略的时光微妙的界线。他听到燕雀发出的绝望而悲痛的鸣叫,云雀在阳光和爱情中嘹亮而有力的歌声,被囚禁在笼中悲怆哭泣的夜莺。打开这本蓝紫色素净封面的《大自然的灵魂》,跟随儒乐.米什莱从法国田野中寻找飞翔的云雀,到阿尔卑斯山的枞树林边遥望圣母峰和塔善河,看非洲草原上的硕大蜘蛛进行命运的赌博,在热带海域惊叹军舰鸟的矫健大胆,于赤道暖流中欣赏如鲜花绽放的美妙珊瑚,置身极地冰川感受黑暗中地球鲜活的灵魂。在这本书里,有种种奇妙,有昆虫的小秘密,鸟儿的悲欢离合,作者用轻快的语调代入这些小生灵的处境,描绘出一副波澜壮阔生动无比的自然秘境。
        最近陷入了一个困境,去留难于取舍,心情低落。人生的道路虽然有人同路有风景可看,但灵魂到底是独行踽踽,冷暖自知。在这种焦虑中很多书买回来略微翻两页就看不下去了,严肃的文学作品烧脑不想读,轻松的流行小说又觉得轻浮看不下去。然后,又在枕边摸到了这本翻旧的书,它总是能轻松抚平我焦躁的心,随手翻到一页,随随便便挑一行开始读起,便可轻松的进入米什莱的梦幻世界:
       山脉的强大生命,它那广袤的环围中茁壮的生命是跟两种完全不同但交往密切的树木之间的友谊紧密联系着的,就是这绿色的山毛榉和黑色的杉树。山毛榉总是欢笑,而杉树则总是喜欢哭泣,但这没有什么。他们都生长在同样的高度上,有时我们看到他们杂栖共处,但更经常的是比邻而居。他们共同分享一个区域,山毛榉常生于向阳的南坡,杉树更聚集在北侧没有阳光的坡地上,一直延伸到深谷。那儿地势地下,潮湿,雾气沉沉。身材高大的白杉树穿着双色孝服,里面雪白,外面黢黑。它那颀长而强壮的树干,张开欣长的梳子一般的深色枝叶,枝上堆满积雪。有时枝柯过重以致折断,也不免在高贵的痛苦中呻吟,但是它却总是那么庄严自若。
 难道说它是巨灵?某些时候人们会这样想。它有时披一身水晶璎珞宛如一只奋翼翱翔的飞鸟。
                              ——《森林的梯形结构》
       在他的文字魅力下,仿佛身临其境。从大自然的每一朵野花,每一片树叶,每一个小小生物的生活中,得到最原始的源自生命的感动。
       人类走出自然太久,久到已经忘记自己也是自然的孩子。变得不再渴望阳光,惧怕黑暗,不再享受清风,珍爱细雨,失去了向往,对雷电冰雹也不再有畏惧之心。草丛里忙忙碌碌的蚂蚁,除了幼童已不会有人驻足,一只凤尾蝶的飞过,也只会让目光暂停一秒,我们渐渐失去了发现趣味的能力。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感受变得麻木,自我膨胀到目空一切,傲慢遮住了眼睛和思想。与渺小如朝生暮死的蜉蝣,长寿如忘却岁月流动的海龟相比,人类与它们一样,共同拥有一个名为自然的母亲。如同母亲纵容着偏爱的孩子捣蛋,自然也纵容着人类肆意的破坏。但是请不要忘记,任何纵容都是底线和时限,不可能永无休止。跟随米什莱的目光,体会自然世界中这些小小生物的艰辛生活,然后推开尘封已久门户,走进阳光明媚草木丰盛之处,把生活中的种种烦恼困惑丢到脑后,躺在草坪上单纯晒晒太阳,轻松一刻让心灵度个假吧。
       米什莱在观察了各种鸟类习性,写出美丽文字之后,成为了一名鸟类保护者。真正的爱怜,才能揣摩鸟儿的爱情与哀伤。每当我推开窗户,看到在樟树上跳动寻找果实的八哥,总在想象它今天的收获怎样,有没有被追逐惊吓,有没有在阳光下高兴的歌唱。每一个小小生灵,都有它独一无二的故事,有一颗柔软细微的心,就能从自然中得到最好的馈珍。诗人布莱克写过一首有名的诗:‘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lower,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我想这也是米什莱写这本书时的感受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自然的灵魂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自然的灵魂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