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人的革命

我爱长江
前不久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推荐了一本反映法国革命的书《旧制度与大革命》,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我原有这本书,便抽空读了一遍,感觉确是好书,该书歌颂了法国人民的革命传统,是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的作品。
和一般的历史著作不同,这本书没有叙述,只有分析。不是记叙历史,而是分析历史。它没有讲述关于法国大革命的历史过程,也没有提到法国大革命中的历史人物,比如罗伯斯庇尔、米拉波、丹东等人的名字都没有提到,但是它的分析确是鞭辟入里,精彩纷呈,不失为一部名著。托克维尔在序言中说,他要把“事实和思想、历史哲学和历史本身结合起来”,他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因此这部著作受到各国研究法国革命学者的重视。该书在法国出过16版,在英国也有13个版本,已成为英国文化的组成部分,牛津大学校方即将《旧制度与大革命》指定为基础教程。
作为一个没落阶级的政治代表,托克维尔对于群众的革命情绪特别敏感。他也曾有过从政的经历,并担任过部长职务。但就像巴尔扎克一样,用他的作品为他无限留恋的贵族制度唱了一曲无尽的挽歌。托克维尔接触到了旧制度的一些实质问题,他用大量篇幅描述贵族的失落、无权、脱离群众,他的结论是,1789年法国革命是迄今为止...
显示全文
前不久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推荐了一本反映法国革命的书《旧制度与大革命》,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我原有这本书,便抽空读了一遍,感觉确是好书,该书歌颂了法国人民的革命传统,是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的作品。
和一般的历史著作不同,这本书没有叙述,只有分析。不是记叙历史,而是分析历史。它没有讲述关于法国大革命的历史过程,也没有提到法国大革命中的历史人物,比如罗伯斯庇尔、米拉波、丹东等人的名字都没有提到,但是它的分析确是鞭辟入里,精彩纷呈,不失为一部名著。托克维尔在序言中说,他要把“事实和思想、历史哲学和历史本身结合起来”,他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因此这部著作受到各国研究法国革命学者的重视。该书在法国出过16版,在英国也有13个版本,已成为英国文化的组成部分,牛津大学校方即将《旧制度与大革命》指定为基础教程。
作为一个没落阶级的政治代表,托克维尔对于群众的革命情绪特别敏感。他也曾有过从政的经历,并担任过部长职务。但就像巴尔扎克一样,用他的作品为他无限留恋的贵族制度唱了一曲无尽的挽歌。托克维尔接触到了旧制度的一些实质问题,他用大量篇幅描述贵族的失落、无权、脱离群众,他的结论是,1789年法国革命是迄今为止最伟大、最激烈的革命,它代表法国的“青春、热情、自豪、慷慨、真诚的年代”。但同时,他又对革命的后果表示惋惜,认为一个没有贵族的社会很难避免专制政府。所以,他的作品是复杂的,矛盾的,是“历史哲学与历史本身相结合”。事实上,赋予他的著作独一无二特征的也就是这“结合”。
关于大革命的原因,托克维尔认为,不是因为经济崩溃、政治制度落后(当时的德国和俄国更为落后),也不是因为土地集中,而是因为旧制度形成的特权、卖官鬻爵、民众意志无法表达、社会分化和金钱的腐蚀作用等等。
当时的特权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贵族和教会作为三个等级中的特权阶级,拥有大量的土地、庄园,但却不承担任何赋税。国家的庞大开支全部落到第三等级亦即下层群众的身上。特别是军役税(就是不去服兵役要交的税),在短短的时间内成倍增加,使得“所有新捐税都变成了军役税”。因为贵族和教士不用服兵役,所以免税,此项税收最终全都落到穷苦人身上,导致一种可怕的后果——富人免税,穷人交税。托克维尔说,尽管在捐税问题上,整个欧洲大陆都存在着不平等,可是很少有哪个国家,这种不平等变得像在法国那样明显。
如果说特权已经让人难以忍受,那么卖官鬻爵就更是不得人心。法国在1692年取消了普选制,城市的各种职务都可以鬻买。甚至连法官的职位都可以购买,著名的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就是卖掉了波尔多法院院长的职位后到巴黎的。为赎买官职而付的钱数量之大连财政总监都感到吃惊。托克维尔认为,在旧制度的整个面貌上,没有比这更无耻的特征了。
民众意志无法表达也是造成革命的重要原因。普选制被取消后,全民大会不再经民众选举,也不再听取民众意志。全民大会到处都由显贵组成。贵族、教士和资产阶级三个等级组成的三级会议已经有170多年没有召开了。因此在18世纪,各城市的政府便到处蜕化为小寡头政治。没有结社自由。最小的自由结社,不论目标如何,均使政府不快;想不靠政府帮助便自行成立的最小的独立团体也使它畏惧,它只让那些由它一手组成并由它主持的社团存在。它宁愿贫乏,也不要竞争。托克维尔总结道,法国当局已经具有这样的特点:资产阶级或贵族,所有想从它的外部左右公共事务的人,对于政府一律怀有强烈的仇恨。
在托克维尔看来,金钱的腐蚀作用和对公共利益的漠视,也是造成革命的原因。每个人都苦心焦虑,生怕地位下降,并拼命向上爬;金钱已成为区分贵贱尊卑的主要标志,还具有一种独特的流动性,它不断地易手,改变着个人的处境,使家庭地位升高或降低,因此几乎无人不拼命地攒钱或赚钱。不惜一切代价发财致富的欲望、对商业的嗜好、对物质利益和享受的追求,便成为最普遍的感情。这种感情轻而易举地散布在所有阶级之中,甚至深入到一向与此无缘的阶级中,如果不加以阻止,它很快便会使整个民族萎靡堕落,而变得具有奴性与革命性。
此外,社会分化使得穷人和富人不再有共同利益、共同哀怨、共同事务。农民与上层阶级几乎完全隔离开了;在资产者眼中,甚至和他们一同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民也变得陌生起来,几乎成了敌人。而国家中最有教养的人却无动于衷,并不想改变这种状况。这种情况发展到后来,穷人和富人之间就形成一种“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托克维尔认为,这是大革命前夜最可怕的景象。
如果说旧制度是造成大革命的根本原因,那么启蒙思想则起到了理论基础的作用。托克维尔认为18世纪启蒙思想是大革命的理论基础。当时在法国有一大批启蒙思想家,他们虽然没有公职,但却凭着自己对人类社会的深切关怀,著书立说,影响人类社会。他们提倡自由、平等、人权,提出一切人生来平等,倡导共和,他们代表了当时人类社会的最高成就与最高理想。他们的作品影响深远,连贵族社会和宫廷也受到影响。俄国女沙皇叶卡特琳二世长期与狄德罗、伏尔泰、达兰贝尔等通信,标榜自己是共和派,要做开明女皇。这些哲学家的著作成了大革命的先声,奠定了革命的思想基础。革命成功建立共和国后,卢梭、孟德斯鸠等思想家关于自由、平等、人权的理念以及三权分立的制度构想直接写进了《人权宣言》,写进了宪法。直到今天,民主社会的理论基石也还是这些启蒙思想家的著作。
关于大革命的范围和影响,托克维尔有极为精当的论述。他说,一切国内革命及政治革命都有一个祖国,并局限于这个范围内。但法国革命却没有自己的疆域;不仅如此,它的影响可以说已从地图上抹掉了所有的旧国界。它超越一切国籍,组成了一个理念上的共同祖国,各国的人都能成为它的公民。“这就是1789年,无疑它是个无经验的时代,但它却襟怀开阔,热情洋溢,充满雄劲和宏伟:一个永世难忘的时代,当目睹这个时代的那些人消失以后,人类一定会长久地以赞美崇敬的目光仰望这个时代。那时,法国人对他们的事业和他们自身感到自豪,相信他们能在自由中平等地生活。”
“只有它才能造就一场如此突然,如此彻底,如此迅猛,然而又如此充满反复、矛盾和对立的革命。没有这些原因,法国人绝不会进行大革命;但是必须承认,所有这些原因加在一起,也不足以解释法国以外类似的革命”。








附录:
本书的名言警句
旧制度死亡了,万劫不复;但是人们不可以以为在旧制度的废墟上,不会再建起专制暴政或无政府状态:这是大革命的私生子;只有自由才是大革命的合法女儿,在上帝的帮助下,自由有朝一日终将驱逐僭越者。

历史是一座画廊,在那里原作很少,复制品很多。

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

不要瞧不起我们的先辈,我们没有这个权利。但愿我们能够在发现他们的偏见与缺点的同时,发现他们的伟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旧制度与大革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