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望的经济学通识

南宫雨
当初《罗辑思维》强力推荐的《经济学通识》读后极其失望,本书专业术语过多,如果作者是想面对普通大众,那么在我看来这些晦涩难懂的经济学术语只是在显摆经济学家身份以及自我优越感而已,对于普通观众学习经济学通识毫无益处。建议作者将书名改成“经济学术语大杂烩”。对于书中许多案例,本人不敢苟同,下面我将对作者的观点一一进行反驳。
           一)“火车票价还不够高”作者认为解决解春运拥堵的唯一办法就是提高票价。票价一提高,黑市就无法猖獗,黄牛党便无利可图。票价过低,穷人需要耗费时间,精力等成本去竞争,而票价抬高可以省去这些潜在成本,并且调节需求。看似有道理的经济学分析,在我眼中却是大错特错。按照薛兆丰教授这种说法,凡是以后遇到供应紧张的社会问题,都可以用提高价格来解决。提高票价确实会让一部分人望而止步,缓解小部分春运现象,但这并不是调节需求,而只是抑制了农民工反乡需求。大部分农民工辛苦在外地打工挣钱,工资并不高,为的就是养家糊口,过年回去能和家人团聚。如果票价过高,确实会有一部分农民工为了省车票费用而选择避开过年高峰期,但实质上农民工过年...
显示全文
当初《罗辑思维》强力推荐的《经济学通识》读后极其失望,本书专业术语过多,如果作者是想面对普通大众,那么在我看来这些晦涩难懂的经济学术语只是在显摆经济学家身份以及自我优越感而已,对于普通观众学习经济学通识毫无益处。建议作者将书名改成“经济学术语大杂烩”。对于书中许多案例,本人不敢苟同,下面我将对作者的观点一一进行反驳。
           一)“火车票价还不够高”作者认为解决解春运拥堵的唯一办法就是提高票价。票价一提高,黑市就无法猖獗,黄牛党便无利可图。票价过低,穷人需要耗费时间,精力等成本去竞争,而票价抬高可以省去这些潜在成本,并且调节需求。看似有道理的经济学分析,在我眼中却是大错特错。按照薛兆丰教授这种说法,凡是以后遇到供应紧张的社会问题,都可以用提高价格来解决。提高票价确实会让一部分人望而止步,缓解小部分春运现象,但这并不是调节需求,而只是抑制了农民工反乡需求。大部分农民工辛苦在外地打工挣钱,工资并不高,为的就是养家糊口,过年回去能和家人团聚。如果票价过高,确实会有一部分农民工为了省车票费用而选择避开过年高峰期,但实质上农民工过年回家的需求,欲望一直都在。提高票价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薛教授置农民工返乡愿望于不顾,玩弄经济学知识。由此可见,作者毫无同情心,怜悯心以及爱心。好在作者只是一个普通的经济学家,如果让他来治国,必定民生怨声载道,哀鸿遍野。作者文中抨击实名制,认为实名制无效。然而,十余年过去,实名制的实施是成功有效的,到现在为止民众购买火车票仍需实名。历史可以证明作者的观点极其可笑。正确打击,消灭黄牛党现象的根本方法是实行火车票一对一实名制,并利用相关科技手段,禁止和杜绝刷票现象。这在科技领域来说,并不是难事。对于作者所说,就算实施实名制仍有黄牛党可以代购的问题,这个就相当好解决。只需利用系统识别,鉴定订票人代购的数量,频率,以及每年代购的宏观趋势等等,必然可以排查出黄牛党的存在。
         二)“商品的价格,总是由消费者之间的竞争决定的,而与商品的提供商是否要收费无关。这是说,即使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也会因为恶汉的争抢而涨价。” 该观点只需要一个一对一的简单案例便可推翻。假定一幅画家将一幅惊艳绝伦的画作以一千万美金定价,而这世上只有一位买家愿意出价购买,没有其他任何竞争者。那么该画的价格就由卖家的定价以及买家对商品的认可而决定,而与其他消费者没有任何关系。试想另一个案例,一个在沙漠长途跋涉,背着一袋金钱的人,饥渴难耐,偶然发现路上有人携带水源,但该人需要一万人民币才能给这位饥渴之人一瓶矿泉水。很显然,这种情况下,这位饥渴之人为了生命也会支付这么高昂的费用。这种情况下有其他的竞争者吗?没有。那么这瓶矿泉水又是基于卖家的售价以及买家对于商品本身的认可而成交的。如果商品的价格真由消费者决定,那么这个世界就不需要销售者。
       三)“最低工资法其恶果是低薪工人失业,是低薪者再也找不到工作。最低工资法规定的只是货币工资,而货币工资仅仅是“全部报酬”的一部分,此外还有劳动保障,医疗费,有薪假期,工作环境,职业培训等等,那才是“全部报酬”。如果用法律来硬性规定其中的货币工资,那么雇主就会在长期内调整其他报酬,是“全部报酬”回落到本来的水平,使法律失效。”这种观点很站不住脚跟。工人工资提高难道企业就不招人了吗?难道生产线和管理层就不需要人员来运转了吗?员工是企业的刚需,即便工资提高,企业还是会雇佣人员。只是考虑到成本问题,企业不会让机构变得臃肿,会尽量不那么多的招人,从这点而言确实会对求职者有冲击。但是反观低薪求职者,一个人但凡失业是不会就饿着等死,而是会在社会上竞争,拼搏,逼迫自己提升职业技能,杀出一条血路,总会找到适合他的工作。关于作者所说的全部报酬观点完全是建立在企业是黑心的资本家基础之上。确实,这个社会上不乏这种剥削类型的企业主,但是大部分企业主还是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绝大多数还是会执行法律所规定的条条框框。何况,距今16年,历史再次验证“最低工资法”是低薪求职者的保障福利。
“例如,美国北部的工资比较高,南部的比较低,但北部的工会却极力呼吁,要提高南部的工资。那是为什么?那是没安好心。因为北部的工资本来就高,而且劳动力不密集,所以提高最低工资对成本的影响小;但南部劳动力密集,一旦提高法定最低工资,成本就会大增,竞争力就会削弱。 ”这种观点也很容易推翻。企业是一个活性组织,并非静态。如果企业的成本增加,那么企业必定会思考在产品上如何赚钱更多的利润来不足这一成本,又或者减少雇佣多余的劳动力来节约成本。况且,企业的竞争力不在于成本的承受力而是其科技创新能力。综合上述两个案例以及文中其他的案例可见,作者惯于用阴谋论去揣测别人。字由心生,从文字可以了解到作者是一个内心阴暗,狭小,自私自利的人。
        四)“对“贫富悬殊”的统计方法来说,道理是一样的。我们应该改用“终生”的角度,先统计每人“终生收入的现值”,然后再作比较。也就是说,如果我们选定任何一批同时代的人,追踪他们的终生收入,并根据他们的天资和投资等因素作出修正,那么贫富分化的情况,就不可能如此悬殊!问题是,以“终身收入”为基准的核算方法,必须耗费数十年、甚至跨世纪的个案追踪,成本太大,不能为那些为政府政策鸣锣开道的所谓学者之用,所以他们才不得不采用蹩脚的“即时收入”基准。结果,这样计算出来的“基尼系数”没有说服力。”作者认为基尼系数蹩脚没有说服力,可是纵观全文作者也没有给出有力的计算方式,提出问题而不给出解决方案就是在耍流氓。相反,本人觉得基尼系数是合理的存在。社会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如果我们不能实时了解情况就不能给出有效的分析和解决方案,所以用基尼系数去统计及时的贫富差距是正确有效的。即便成本,时间不是问题,倘若真按作者所说统计终生收入来了解贫富差距,那对于数据获取的及时性没有任何帮助。至于三年自然灾害的玩笑,确实是可以用基尼系数来统计,虽然基尼系数偏低但不能说明民众普遍富裕。特殊情况下的基尼系数只能证明人们的贫困和艰苦,所以基尼系数只能说明现象不能讲述故事。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经济学通识的更多书评

推荐经济学通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