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尔扎克笔下的法律世界之 《交际花盛衰记》

我爱长江
2017-08-12 11:30:27
《交际花盛衰记》是巴尔扎克的一部长篇小说,其后半部主要写的是司法界的轶事。主要人物有吕西安、埃斯黛和雅克•柯冷等等。吕西安是外省(法国当时把巴黎以外的地方都称作外省)的一个诗人、记者,与妹夫合作搞出版印刷破产,害妹夫失去了印刷厂和事业,并欠下大笔债务,在投河自尽时被雅克•柯冷救起。雅克•柯冷是一个越狱的苦役犯,他神通广大,多次越狱,不断变换身份,与社会作对。此时他化身西班牙神甫,提供大量钱财供吕西安在巴黎上流社会交际,结识贵族名媛。如果能跟贵族名媛联姻,就可以出人头地,前途一片光明(当年拿破仑就是跟前贵族的遗孀约瑟芬结婚后才平步青云的)。吕西安英俊潇洒,才华横溢,在交际场上得心应手,颇有收获,获得了一个贵族小姐的欣赏,准备谈婚论嫁,但要求他购买一个庄园作为条件。雅克•柯冷没有这笔钱,便从深爱吕西安的埃斯黛身上打主意。埃斯黛曾经是烟花女子,绰号电鱼,美得异乎寻常。她遇到吕西安后,改邪归正,深陷爱情之中。有一次在蒙面舞会上被人认出,她感到屈辱,烧炭用煤气自杀,也被柯冷救活,在修道院呆了一年,受到宗教的教化,使她变成了贞洁女子。后柯冷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让她和吕西安住在一起,供给他们费...
显示全文
《交际花盛衰记》是巴尔扎克的一部长篇小说,其后半部主要写的是司法界的轶事。主要人物有吕西安、埃斯黛和雅克•柯冷等等。吕西安是外省(法国当时把巴黎以外的地方都称作外省)的一个诗人、记者,与妹夫合作搞出版印刷破产,害妹夫失去了印刷厂和事业,并欠下大笔债务,在投河自尽时被雅克•柯冷救起。雅克•柯冷是一个越狱的苦役犯,他神通广大,多次越狱,不断变换身份,与社会作对。此时他化身西班牙神甫,提供大量钱财供吕西安在巴黎上流社会交际,结识贵族名媛。如果能跟贵族名媛联姻,就可以出人头地,前途一片光明(当年拿破仑就是跟前贵族的遗孀约瑟芬结婚后才平步青云的)。吕西安英俊潇洒,才华横溢,在交际场上得心应手,颇有收获,获得了一个贵族小姐的欣赏,准备谈婚论嫁,但要求他购买一个庄园作为条件。雅克•柯冷没有这笔钱,便从深爱吕西安的埃斯黛身上打主意。埃斯黛曾经是烟花女子,绰号电鱼,美得异乎寻常。她遇到吕西安后,改邪归正,深陷爱情之中。有一次在蒙面舞会上被人认出,她感到屈辱,烧炭用煤气自杀,也被柯冷救活,在修道院呆了一年,受到宗教的教化,使她变成了贞洁女子。后柯冷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让她和吕西安住在一起,供给他们费用,过了四年幸福生活。埃斯黛有一次在森林兜风,被银行家纽沁根看到,惊为天人,从此茶饭不思,费尽心思要追求她。纽沁根是金融界的大鳄,利用假破产等方式巧取豪夺,集聚了巨额财富。雅克•柯冷便设局,先把艾斯黛藏起来,三个月后又让他偶尔见到了一次,如是这般,吊起他天大的胃口,以便从他身上弄钱。埃斯黛虽然深爱吕西安,但二人却无生活来源,不得不听命于柯冷,实施他的计划。
纽沁根为了寻找埃斯黛,通过商务警察,找到了曾经做过秘密警察的佩拉德。这位佩拉德是“权势大而默默无闻”的政治警察科朗坦的手下,曾经协助科朗坦办过很多大案。他曾化身一个糟老头子,成为一个咖啡店的常客,在那里一呆就是七八年,人人都以为他就是一个糟老头,而不知道他是密探,曾使多少人进了监狱。他后来因故被解职,此时接受纽沁根的委托,为了挣一笔退休金。他化身一名英国商人,追求埃斯黛的好朋友,以便接近埃斯黛,为纽沁根拉皮条。但他遇到了把纽沁根当猎物的雅克•柯冷,两股强大的力量交上了手,并逐渐升级,佩拉德被柯冷用计毒死。雅克•柯冷利用埃斯黛在纽沁根身上弄到了两百万法郎,给她置备了高级公寓,使她成为巴黎最美丽的交际花。但埃斯黛深爱吕西安,在吕西安用她从纽沁根那里弄来的钱在老家购买了庄园后服毒自杀了。
埃斯黛作为烟花女,为情而死,在巴尔扎克看来,比那些冷酷自私的贵族妇女更有人性,所以他在该书的序言里写到:“我们的风俗已日趋淡化,乃至湮灭。十年前,本书作者曾经写道:我们的风俗只剩下蛛丝马迹了。时至今日,连蛛丝马迹亦荡然无存。……如今只在盗贼、妓女和苦役犯中尚有鲜明的、颇具喜剧意味的风俗可言,只有游离于社会之外的人,才有蓬勃的活力……”由于埃斯黛突然死亡,纽沁根向警察局报案,雅克•柯冷和吕西安都被逮捕。
小说的后半部就是写吕西安和雅克•柯冷被捕后的事,主要是写柯冷这位盗贼和苦役犯如何同复辟王朝的警察机构斗智斗勇的故事。
吕西安和雅克•柯冷被捕后被押解到巴黎裁判所的附属监狱分别关押,进入预审程序。当时法国的预审相当于侦查和预审工作,但不由警局进行,而是由预审法官进行。预审法官通过对嫌疑人进行聆讯来查明案件。从巴尔扎克写的吕西安和雅克•柯冷这一案件可以看出将嫌犯分别关押的重要性。如果将吕西安和雅克•柯冷关押在一起,或者他们在受到预审法官的聆讯之前哪怕有丝毫的接触,那么对雅克•柯冷这个有“苦役监里的马基雅维利”之称的人来说,司法机关将拿他没有办法,只能因证据不足而放人。因为司法机关很快就发现了埃斯黛的遗书和她写给吕西安的信,得知她是自杀的。吕西安和柯冷的嫌疑即将摆脱。虽然预审法官也曾怀疑这位西班牙神甫有可能是越狱多年的苦役犯,但是柯冷扮演的西班牙神甫实在找不出破绽,他为扮演这个角色,甚至已经熟练地掌握了西班牙语和一整套宗教语言,并用过人的智慧使以前的狱警和邻居对他的指认也牵强无力,他从相貌以及谈吐上已经根本换了一个人。无论预审法官提出什么样问题,他都有巧妙的回答。狡猾的预审法官又问他作为教士,和吕西安有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对他那么好,给他大笔的钱供他挥霍,雅克•柯冷假装痛苦地承认吕西安是他的私生子,将预审法官的疑问也推回去了。需要说明的是,本案预审法官虽然做了一些警察的工作,其对嫌疑人的盘问也不乏技巧,但那是司法人员所特有的技巧,在整个聆讯过程中,没有刑讯逼供,也没有人身威胁,这是因为法国大革命所确立的《人权宣言》已经深入社会领域,深入司法领域。而且,据我看来,就是在大革命以前,司法机关审理案件虽然也有冤狱,存在轻罪重判的情形(比如雨果《悲惨世界》中的冉阿让因为偷了面包而被判刑),但是审理案件也不依靠刑讯和暴力进行。因为英法等国的司法制度是在罗马法的基础上建立和发展起来的,没有纠问式的司法传统。
预审法官从雅克•柯冷那里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对案件产生了疑虑,便来盘问吕西安,他问吕西安和西班牙神甫是怎么认识的?吕西安如实相告,称是在其欲自杀时在路上遇到的。预审法官又问他母亲有没有提到过这个人,吕西安答称从来没有;又问他母亲是否结识过西班牙人,吕西安称从来没有(吕西安已经上了预审法官的圈套)。预审法官又问他在家乡购买庄园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吕西安答称是向他妹夫借的。但因为雅克•柯冷毒死了科朗坦的手下佩拉德,科朗坦进行报复,亲自出马到吕西安的家乡,套出了吕西安妹夫并没有借钱给他的真相,并将这一情况告知欲与吕西安联姻的贵族一家,声称吕西安购买庄园的钱来路不明,而且可能涉嫌犯罪,破坏了吕西安的婚约。这也是吕西安被捕后贵族一家不予施救的原因。预审法官此时揭穿吕西安的谎言,告知他婚约被取消的事实,对吕西安不啻当头一棒。预审法官乘胜追击,问他西班牙神甫到底是什么人,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有无父子关系?吕西安这位性格软弱的花花公子(他是巴尔扎克另一部小说《幻灭》的主人公,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文学形象)在虚荣心和自尊心的驱使下否认与柯冷存在父子关系,说出了雅克•柯冷是苦役犯的真相,以图表白自己。柯冷用勇气和智慧建立起来的防线被攻破了。吕西安不但未能洗白自己,反使自己陷入与苦役犯同谋的境地。
此时吕西安成了苦役犯的同谋,真正的嫌犯。他在巴黎的交际场上如鱼得水,结交的人不只有贵族小姐,还有很爱他的德•塞利济伯爵夫人,她的丈夫是国务大臣。她积极展开救援行动,用他丈夫的权势来影响案件,给预审法官封官许诺,并亲自来到裁判所的附属监狱。当她得知预审法官已经问出吕西安是苦役犯的弟子和帮手时,就直接要求预审法官销毁聆讯笔录。预审法官不同意,她趁其不注意,一爪抢过笔录,扔进壁炉里烧掉了。预审法官也接到几个权势人物的关照,要将这个案子撤销,释放吕西安,至于雅克•柯冷,另找机会抓他。但是吕西安因为背叛了埃斯黛的爱情,又背叛了他的保护人雅克•柯冷对他七年的照顾,在耻辱和良心的双重责备之下,诗人气质发作,用领带在监狱窗户的栏杆上上吊自杀,预审法官撤销案件的决定来迟了一步。
德•塞利济伯爵夫人听说吕西安自杀,发疯一般地来到监狱,想抢救他,竟然一手扳断了监狱窗户的一根栏杆。可见人们在疯狂的时候会爆发出多大的能量。但是吕西安已经绝了气了,后来的报纸上报道的是他死于晚期动脉瘤破裂。剩下来的只有雅克•柯冷的事了。
雅克•柯冷不是权势人物要保护的人,吕西安一死,对他的撤案决定就收回去了。那么他有什么办法能逃脱司法机关的处罚呢?有。这个狡兔三窟的人手里搜集了德•塞利济伯爵夫人和贵族小姐等等一干人写给吕西安的情书。从17-19世纪的两百多年间,欧洲上流社会以风雅著称,上至王公大臣,下至平头百姓,对于我们今天认为伤风败俗的习气都习以为常,甚至皇帝也公开拥有情妇。所以马克思有这样的评价:“在一切地方,上至宫廷,下至低级的咖啡馆,到处都是一样卖淫,一样无耻欺诈,一样贪图不靠生产而靠巧骗他人财产来发财致富。正是在资产阶级社会的上层,不健康的和不道德的欲望以毫无节制的、甚至每一步都和资产阶级法律相抵触的形式表现出来,在这种形式下,投机得来的财富自然要寻求满足,于是享乐变成淫荡,金钱、污秽和鲜血就汇为一流了。”雅克•柯冷手里有一干贵妇写给吕西安的情书,这些情书下流无耻,不堪入目,甚至不乏黑幕。如果将这些信件公开,可以使好几个贵族家庭身败名裂。雅克•柯冷用这些信件做交换,不光是免除了处罚,还在警局谋了一个重要职位,干了十多年,直到1845年才隐退。
值得一提的是,巴尔扎克这位自称法国社会书记员的人,写的故事和人物很多都是有原型的,其中包括雅克•柯冷在内。他实际上是以一位著名的秘密警察维多克为原型,其经历跟雅克•柯冷相似,巴尔扎克对他进行过采访,所以他写的那些场景,不管是被称作“沥生菜箩筐”的囚车,还是监狱的单人牢房,还是各级法院的法庭,还是检察官的办公室等等,都无不栩栩如生,曲尽其妙。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交际花盛衰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交际花盛衰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