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读者去了解另一个读者,通过一本书去了解更多的书

龙在天
作为一个读者,我总是对别的读者很好奇,想知道他们对读书的看法、他们读些什么书以及他们对那些书的看法。也许,我是想从别的读者那里得到一些身份的认同感,让自己进入一个既有相同点也有很多不同点的群体当中,然后让自己在读书这条路上走得更宽更远。
魏小河这本《独立日1:用一间书房抵抗全世界》就是一本读者写的书,能够满足我的这种好奇心。

先不说其内容,单看图书的装帧设计就很让人满意。粗麻布做的封面,拿在手上有一种特别的触感。天蓝色纯净的封面上除了书名没有其他的图案,简洁、明朗、干净,是我欣赏的最质朴素雅的装帧。小32开,适合随身携带。蝴蝶装的装订方式,适合翻阅。还有就是书中文章的排版、字体的大小、行距都是让人感觉舒服的样子。不愧是三联书店策划出版的书籍,给人的感觉就是格调高雅。
这样的书,最适合休闲时伴着一杯清茶阅读,又或者在旅途中小憩时翻阅。我就是在旅游过程中在酒店温暖的床头灯下读完了这本书。

这本书更吸引我的是他的书名,“用一间书房抵抗全世界”与我一贯关于读书的主张悄然吻合。读书其实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一旦你沉浸到书里面,你就进入到了一个与现实世界很不一样的空间里。在这样的...
显示全文
作为一个读者,我总是对别的读者很好奇,想知道他们对读书的看法、他们读些什么书以及他们对那些书的看法。也许,我是想从别的读者那里得到一些身份的认同感,让自己进入一个既有相同点也有很多不同点的群体当中,然后让自己在读书这条路上走得更宽更远。
魏小河这本《独立日1:用一间书房抵抗全世界》就是一本读者写的书,能够满足我的这种好奇心。

先不说其内容,单看图书的装帧设计就很让人满意。粗麻布做的封面,拿在手上有一种特别的触感。天蓝色纯净的封面上除了书名没有其他的图案,简洁、明朗、干净,是我欣赏的最质朴素雅的装帧。小32开,适合随身携带。蝴蝶装的装订方式,适合翻阅。还有就是书中文章的排版、字体的大小、行距都是让人感觉舒服的样子。不愧是三联书店策划出版的书籍,给人的感觉就是格调高雅。
这样的书,最适合休闲时伴着一杯清茶阅读,又或者在旅途中小憩时翻阅。我就是在旅游过程中在酒店温暖的床头灯下读完了这本书。

这本书更吸引我的是他的书名,“用一间书房抵抗全世界”与我一贯关于读书的主张悄然吻合。读书其实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一旦你沉浸到书里面,你就进入到了一个与现实世界很不一样的空间里。在这样的空间里,你隔绝了一切浮躁、虚荣、忙碌、追逐、功利、无聊等现实性的事情。
魏小河说,读书就是取悦自己。他还引用毛姆的话:养成读书习惯,也就是给自己营造一个几乎可以逃避生活中一切愁苦的庇护所。有了庇护所,苦闷受伤时,才有治愈的地方,才有面对这慌乱世界时的强力后盾。

作者的读书生活从一本《哈利·波特》开始,然后是青春文学、玄幻武侠等。然后他找到了自己的趣味所在,开始了更有品质的阅读。大学毕业的那个夏天,他住在省图书馆附近的一处出租屋了,每日去馆里看书,无目的地扫射,沉浸到了岁月的当中,然后形成了自己的阅读习惯,还写下来一些读书随笔,形成了这本书的主要内容。

他所写的这些读书随笔,与我平日所写的读书笔记类似。只是我发现自己写作的方法和风格与他很不一样。作者似乎更多的是感性为主,多写感想性的随笔,而我更多的是理性为主,多写评论式的文章。我羡慕作者敏锐的感觉和细腻的文笔。
例如,他说他喜欢散文多于小说。他这样表达:
散文和现实世界关系重,不论文风幽默还是雅致,都在人间,是现实生活的切片,一经写下,这一场景以及因这场景连着的记忆和背景都被摄入文字。散文,天生怀旧。小说则不同,小说有翅膀,能飞,有的飞得很高,飞到地球之外去;有的飞得低,飞在头顶上,琢磨人间破事。饶是如此,小说也非切片,它不是从现实生活中切割储存,而是由现实生活衍生变化。散文静,小说动;散文不由得小,小说则可以很大很大。
我偏爱散文超过小说,正因为散文静,甚至小,容易进入文本,却不会沉耽。阅读散文会有种仍然在与真实世界发生关系的错觉,而小说取消了这一感觉,使我不安。
读了这样的文字,你会不得不佩服这种精妙的表达,似乎一下子就把你一直以来模糊不清的感觉挑明了。

作者很善于用比喻与对比的方式把自己对不同作家不同作品的感觉表述出来,这使得随笔里面有不少令你驻足留恋的闪光文字。
例如他比较张爱玲和奥康纳这两位天才女作家的小说,是这样说的:
张爱玲的作品和她的人一样,像富贵大号里挂出的华丽绸缎,满眼的热闹,摸起来却是凉凉的。奥康纳的小说则是哥特城堡衣柜里旧衣服,一件件不满阴暗怪诞的褶皱。
又例如他比较李娟和董桥的文字:
说李娟的文字好,大概没有人反对。就像你说董桥写得真是好,大家都说,是啊,是啊,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好。董桥是要求读者的,他的文字拒绝低俗肤浅,有着一种典雅郑重的贵族气味,这种味道有点像老旧房子里的尘味,如果你不能欣赏它,就容易被它呛着。
李娟的文字不是这样,它不要求任何人,它自由(董桥的文章像给捆住了一样),像天边一棵树,长在那里毫不在乎,但你一看见它就要惊呼:太漂亮了!这漂亮来自直觉,文字的直觉,有些人写起东西来就是有那么一股子灵气,任何理论也无法捕捉。
这样的比喻和对比是非常常见的,他用这样的方式细细地辨明每一位作家或作品的特色。例如他谈野夫的散文:
野夫的散文在当今的中文写作里,只此一家,绝无分店。他不是知识性的散文书写,像缪哲,像刀尔登,也不是家国天下的文化大散文如余秋雨,不是车前子那样鱼米江南文人气味,也不是王安忆、贾平凹这些小说家的余兴项目,当然,他更不会像李娟吹起清新幽默之风,也不可能像安妮宝贝陷溺在个人网牢之中。
与他的书写气质相近的,有周成林的《考工记》,写人,写亲人,悲哀有痛,楚楚在目,一行行字读来如冬天的风;有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写那些被各种运动卷入而终于身坠于此的已逝者,那些淹没在历史尘埃里的细节;还有张大春的《聆听父亲》,追溯家族历史,一条条血脉上拴着的是一个个故事……甚至北岛、高尔泰,他们的散文与野夫也有不少相通之处。
……
然而就算在这一众的写作者中,野夫仍是不同的。
正如他自己所说,他的这些散文,是拍剑东来还旧仇,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忆旧文章,而是“报仇”。
这样的比较,涉及那么多的作家和作品,没有广阔的阅读面是不可能做到的。而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敏锐的感觉,在他那里,作者及其他们的文字不仅可读,还可观、可触、可感、可嗅、可尝的。他阅读时调动的是他所有的感官。
而这样的阅读面和敏锐感觉正是我缺乏的,所以我心生向往。但再想,估计很难模仿,还是按自己的方法来读和写吧。

除了文字表达,更让我产生挫折感的是作者读的书。除了一部《查令十字街84号》之外,这里出现的其他书我都没有读过。我读的似乎都是大路货,别人的才是小众的、特别的。于是,我只好把作者读书随笔的标题及其涉及的图书信息记录下来,待日后慢慢阅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独立日:用一间书房抵抗全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独立日:用一间书房抵抗全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