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尔扎克笔下的法律世界之《一桩神秘案件》

我爱长江
早在“欧洲”这一地理称谓出现以前,古罗马就有了比较完备的法律制度。现代法律制度所区分的刑法、民法、诉讼法等基本法律体系在那时已经形成。后来罗马法复兴,意大利、英国等国在13世纪前后就有了大学,大学除开设神学、文学等课程外,还开设法学课程。欧洲的法律制度形成较早,体现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故欧美作家的作品里多有涉及法律问题以及律师的描写。不管是莎士比亚,还是巴尔扎克等欧洲作家,其作品中涉及法律的内容不少。巴尔扎克的《一桩神秘案件》就是这样一部作品。虽然该书不乏惊险小说的成分,作者自己又将其归类于“政治生活场景”,但该篇小说属于法律方面的作品当无疑议。事实上,这部小说是巴尔扎克作品中情节最为复杂、人物关系也最为复杂的小说之一。该书描写了拿破仑时期的一桩神秘案件,故事情节如下:
平民子弟、泥水匠的孙子马兰曾经是教士、律师,阿尔西地区的书记员。他善于利用民众的革命情绪,为自己谋取财富和地位。1789年法国大革命时期,他成为人民代表、国民公会议员。他鼓动革命群众,攻击教会和贵族,将奥布省特鲁瓦地区的大贵族西默兹侯爵夫妇(也是他祖父的主人)逮捕并处死,在其后拍卖教会及贵族的财产时,他找了一个代理人...
显示全文
早在“欧洲”这一地理称谓出现以前,古罗马就有了比较完备的法律制度。现代法律制度所区分的刑法、民法、诉讼法等基本法律体系在那时已经形成。后来罗马法复兴,意大利、英国等国在13世纪前后就有了大学,大学除开设神学、文学等课程外,还开设法学课程。欧洲的法律制度形成较早,体现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故欧美作家的作品里多有涉及法律问题以及律师的描写。不管是莎士比亚,还是巴尔扎克等欧洲作家,其作品中涉及法律的内容不少。巴尔扎克的《一桩神秘案件》就是这样一部作品。虽然该书不乏惊险小说的成分,作者自己又将其归类于“政治生活场景”,但该篇小说属于法律方面的作品当无疑议。事实上,这部小说是巴尔扎克作品中情节最为复杂、人物关系也最为复杂的小说之一。该书描写了拿破仑时期的一桩神秘案件,故事情节如下:
平民子弟、泥水匠的孙子马兰曾经是教士、律师,阿尔西地区的书记员。他善于利用民众的革命情绪,为自己谋取财富和地位。1789年法国大革命时期,他成为人民代表、国民公会议员。他鼓动革命群众,攻击教会和贵族,将奥布省特鲁瓦地区的大贵族西默兹侯爵夫妇(也是他祖父的主人)逮捕并处死,在其后拍卖教会及贵族的财产时,他找了一个代理人用极为低廉的价格买下了西默兹侯爵的领地——贡德维尔庄园。西默兹侯爵夫妇的一对孪生子西默兹兄弟逃亡到国外。
马兰是一个极其狡猾的政客,他在过了十多年,政局已经经过了多次变动(吉伦特派、雅各宾派、督政府以及拿破仑)之后才暗中接管贡德维尔庄园,并一直任用庄园的猎场看守米许为管家。米许在十多年间表面上是革命者,但真实身份却是西默兹家族的忠仆,他和马兰都是隐藏得极深的人。1800年,马兰得到消息,流亡国外的西默兹兄弟参与了一场王党贵族针对拿破仑的叛乱,潜回法国,准备前往巴黎。此时马兰已是拿破仑政府的咨议员,他要求公安总监派两个人来调查情况,他的朋友公安部长富歇派了科朗坦和佩拉德两个极为厉害的人物。科朗坦是一个外表打扮得像花花公子,但实则厉害得令人寒心的政治警察,他在1898年三十岁左右时就破获了旺代地区舒昂党人的叛乱,此次来到特鲁瓦,马兰认为是大材小用。但是科朗坦这次却遇上了对手,就是米许,以及西默兹兄弟的表妹也是恋人的五天鹅伯爵小姐洛朗丝。米许本来准备在花园里秘密袭击马兰,为主人报仇,但被马兰发现,他也偷听到了马兰的话,知道西默兹兄弟非常危险,于是他卸下隐藏多年的伪装,取得了五天鹅小姐的信任,让她连夜去通知西默兹兄弟赶回,把他们藏在一个只有米许知道的极为隐蔽的地下室里,躲过了科朗坦指挥的数百名宪兵的搜捕。为了争取足够的隐藏时间,五天鹅小姐巧妙的跟科朗坦周旋,还用马鞭抽打了科朗坦,使他受了侮辱,怀恨在心。科朗坦作为政治警察的核心人物,亲自出马也没抓到嫌犯,根据共和国的法律,又不能抓捕米许和五天鹅小姐进行刑讯逼供,为此恼恨异常。从他和米许的一段对话可以看出当时的法国哪怕在遇到这种严重的政治案件,都要遵循依据《人权宣言》确定的法律原则:
科朗坦:“你把我们打败了。你好大的胆。可是这场斗争还没有结束,你愿意和解吗?你的主人们在和解中是不会吃亏的。”
“我们谈不来,”米许冷冷地说。
“亲爱的,请你放规矩点,司法机关在监视着你哩。”
“如果司法机关都像你那么盲目,每个人的安全就没有保障了。”米许说。
科朗坦不能抓捕米许,只好返回巴黎。但他临行前下了数道命令,在其后的几个月里,最小的村子都受到仔细的和频繁的搜索,所有的酒馆里都安插了眼线。因为米许每周要去地下室送一次吃的,虽然都是半夜去的,但科朗坦手下的人终于从马蹄印上发现了去地下室的线索,知道了地下室的所在。但此时拿破仑已经称帝,对旧贵族采取宽容政策,西默兹兄弟听取了年长的亲戚明智的劝告,表示拥护拿破仑,获得了赦免,科朗坦不能抓他们了。但事情没有完。西默兹兄弟恢复公民身份后,没有再听取长辈们明智的劝告,还是对马兰采取敌视态度。米许被马兰辞退,却没有离开,继续跟西默兹兄弟一起住在五天鹅小姐的庄园里。当年西默兹侯爵在革命风暴来临之前把变卖财产所得的130万法郎金币埋在贡德维尔领地的森林下面,米许知道藏金地点。西默兹兄弟打算把这笔钱挖出来,从马兰那里买回贡德维尔的领地。
这时,已是拿破仑政府上议员的马兰因事回到贡德维尔。就在他回来的这几天,西默兹兄弟和米许挖出了地下的宝贝,在他们把最后一批金币运回的时候,马兰被几个外形和装束都跟西默兹兄弟和米许一模一样的蒙面人绑架,警察后来查出马兰被关到西默兹兄弟曾经藏身的那个地下室里,西默兹兄弟和米许作为嫌疑人一起被捕。
上议员马兰被绑架一案,在整个欧洲都引起了轰动。西默兹兄弟和米许被控绑架了马兰,并被认为是对革命政权以及上议员的反攻倒算。巴尔扎克笔下法律界的代表人物,后来做了总检察长的格朗维尔先生负责这件案子的辩护。但是他认为这件案子很难辩护。西默兹兄弟和米许被认为有作案动机,因为他们一直仇视马兰,没有和解的意愿。那个只有他们知道的神秘的地下室,使他们难以辩解。他们无法证明马兰为什么会关在只有他们知道的地下室里而又同自己没有关系。还有一个重要证据,就是蒙面人所骑的马的马蹄印与西默兹兄弟和米许的马蹄印完全相同。他们又不能说出他们用布包了马蹄铁去挖掘金币的真相,因为那样就涉嫌盗窃他人领地下的财物(贡德维尔已经易主),那是西默兹兄弟作为贵族更不能接受的罪名。年轻的辩护律师说了一段话,使我们看到了在当时司法独立的法国,律师的权利也会受到限制,不可能和公权机关一样强大。
“自从社会创造出司法机关以后,它从来没有给过无罪的被告一种同控方追诉犯罪相等的权利。司法机关是掌握在控诉人手中的工具,不是被告手中的工具。辩护人手中既没有侦探,又没有警察,又不能操纵社会舆论来证明被告无罪,无罪的一方唯一的武器就是讲道理;讲道理虽然能够影响法官,但对怀有成见的陪审员却往往毫无效力。除非奇迹出现,否则我们难以胜诉……”
但奇迹没有出现,西默兹兄弟都被判有罪,米许则上了断头台。
这桩神秘案件实际上是科朗坦对五天鹅小姐和米许的报复。他掌握了地下室的秘密,又找了几个和西默兹兄弟与米许相像的人绑架了上议员马兰,然后栽赃陷害。这个栽赃太到位,一切都跟真的一样,致使格朗维尔先生一举成名的辩护也没有成功。五天鹅小姐为了挽救西默兹兄弟,找到了拿破仑手下的红人,法国著名的外交家塔莱朗帮忙,赶到耶拿战役前线向拿破仑求情。拿破仑卖了个人情,让西默兹兄弟从军,戴罪立功,兄弟二人在索摩-谢拉战役中双双阵亡。科朗坦这位令人印象深刻的政治警察终于报了一箭之仇。马兰的仇人也终于去掉,他可以安心做他的贡德维尔伯爵了。在这个案子中,正义没有得到体现,西默兹兄弟和米许成了牺牲品。
如果案情只到这里,还说不上神秘。真正神秘的地方,是马兰为什么突然回到贡德维尔,回来有什么使命。以及他为什么会被绑架,又没有说出绑架他的真正凶手。
三十年后,1833年,七月王朝的首相德•马赛(小说人物)说出了这个神秘案件的根由。
马兰,这位过去从阿尔西来的小书记,前人们代表,前热月党议员,前法案评议委员会委员,前咨议员,前帝国伯爵和上议员,前路易十八贵族院议员,新任的七月王朝贵族院议员,在政局多变的各个时期(大革命时期、雅各宾专政时期、督政府及拿破仑时期等),表现了他惊人的能力——九尾狐式的政客多变的能力。1800年6月,拿破仑作为第一执政在马伦戈战役胜负未卜的前夜,马兰在外交部客厅的内室里碰巧遇到在午夜牌局后进行密谈的富歇、塔莱朗、卡尔诺和西埃耶斯,并参加了他们的密谋。这几个人中,富歇是公安部长,塔莱朗是外交部长,卡尔诺是国防部长,西埃耶斯是前执政官,马兰的地位最低,只是个国民公会议员。他们在大革命前都当过教士,后来又叛教参加革命,成为显贵,他们有共同的利益:三人叛过教,一人投过赞成票处死国王路易十六,马兰则拥有流亡贵族的财产。而拿破仑并没有投票处死国王,他甚至可能同流亡的波旁家族谈判,与他们不在一条战线上。故他们密谋,如果拿破仑在马伦戈战役战胜,他们就继续拥戴他,崇拜他;如果战败,他们就立即将他推翻,成立五人督政府。他们达成了一致。但富歇不放心马兰,因为他还同时与流亡的波旁王朝保持联系,脚踏三只船。富歇逼着马兰起草了拿破仑战败后成立新政府的宣言、文告、法令,和逮捕波拿巴分子文告,并秘密印刷出来放在家里备用。
马伦戈战役打了四天,战况异常胶着,先是传来拿破仑战败的消息,富歇命人去找了一大帮人张贴公告,不料傍晚时分信使拼了命赶回来,宣布胜利的消息。战役是在最后一天傍晚七点才转败为胜的,而派去张贴公告的人都还在现场。这件阴谋的责任可能落到马兰头上,他十分害怕,连夜将大批印刷品运回贡德维尔古堡,藏在古堡的地窖里,然后在第一时间赶回巴黎向拿破仑祝贺。
后来,马兰看到拿破仑已经坐稳江山了,便悄悄回到贡德维尔,准备烧掉印刷品。而富歇派来消灭这批印刷品的科朗坦也随之赶到。就在马兰烧掉印刷品,毁灭掉所有痕迹后,科朗坦策划并实施了绑架行动,将马兰绑架并关进西默兹兄弟藏身的地下室,过了一个多月才放出。马兰当然不会说出他回贡德维尔的真相。这个案子成了所有的当事人都不会说出案情的真相。直到三十多年后,当年参与密谋的当事人差不多都已去世,年事已高的德•马赛才将这件谜案说出来,而此时拿破仑已在圣赫列拿岛去世十多年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桩神秘案件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桩神秘案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