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路遥《平凡的世界》

我爱长江
前段时间电视台播出了由路遥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改编的同名电视剧,虽然这部电视剧与现在时间上相隔较远,又是陕西方言对白,据说收视率也不是太高,但是网上关于电视剧和这部书的讨论不少。其实这是《平凡的世界》第二次被改编成电视剧。上世纪八十年代,曾有过一部14集的连续剧。当时的国产电视剧尚在起步阶段,每年拍出的电视剧的数量和质量都远不能同现在相比,那部电视剧只是一个雏形,没有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现在重拍的这部电视剧基本上按照原作的结构和内容,比较完整的再现了这部作品。
《平凡的世界》以陕北黄土高原黄原地区原西县(原型为陕甘宁边区的西海固地区)的农民孙少安、孙少平的奋斗经历为主线,全景式地反映了1975年到1985年十年间中国农村从赤贫走向改革开放的历程,是一部中国式的《苦难的历程》。由于作者有着长期农村生活的经历,书中所描写的那种农村生活的赤贫和艰难困苦,是当代青年人无法想象的,这也正是这本书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力与感染力之所在。
我对《平凡的世界》有所了解是在1987年,当时我在巫溪县农校读书。农校学生都是来自农村,多半是没有考上师范又没有经济条件去读高中的学生,因为农校每个月有生活补贴,所以来就...
显示全文
前段时间电视台播出了由路遥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改编的同名电视剧,虽然这部电视剧与现在时间上相隔较远,又是陕西方言对白,据说收视率也不是太高,但是网上关于电视剧和这部书的讨论不少。其实这是《平凡的世界》第二次被改编成电视剧。上世纪八十年代,曾有过一部14集的连续剧。当时的国产电视剧尚在起步阶段,每年拍出的电视剧的数量和质量都远不能同现在相比,那部电视剧只是一个雏形,没有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现在重拍的这部电视剧基本上按照原作的结构和内容,比较完整的再现了这部作品。
《平凡的世界》以陕北黄土高原黄原地区原西县(原型为陕甘宁边区的西海固地区)的农民孙少安、孙少平的奋斗经历为主线,全景式地反映了1975年到1985年十年间中国农村从赤贫走向改革开放的历程,是一部中国式的《苦难的历程》。由于作者有着长期农村生活的经历,书中所描写的那种农村生活的赤贫和艰难困苦,是当代青年人无法想象的,这也正是这本书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力与感染力之所在。
我对《平凡的世界》有所了解是在1987年,当时我在巫溪县农校读书。农校学生都是来自农村,多半是没有考上师范又没有经济条件去读高中的学生,因为农校每个月有生活补贴,所以来就读。我记得从第二学期开始,每天下午六点钟吃晚饭的时候学校广播要播放一段《平凡的世界》,广播就在我们寝室所在的三楼转角的另一头,我每天都要听一段。《平凡的世界》一开头“孙少平这学上得太艰难了”那一段就让我们几个没钱交补习费、没钱读高中的农校生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感觉它说的就像是我们自己的故事,所以就一直听了下去,直到第一部播完。
今天的年轻人很难想象那时的贫穷,农村学生在学校吃不饱饭,时常挨饿是常有的事。因为没钱买菜,而且只能吃最便宜的黑窝头,主人公孙少平和一个叫郝红梅的女同学每天都在最后去食堂拿自己的“非洲馍”,就这样他们认识了,有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相惜之感。在情感上,那个时代的年轻人对异性的好感与现在是没有两样的,只是限于极端闭塞的风气,男女同学之间即便有好感,也难有正常交往,而且他们对好感的表达也要含蓄得多。孙少平和郝红梅之间的全部交往也就限于互相交换看了几本小说而已。但就是这一点,也被一个心怀嫉妒的女同学侯玉英看在眼里,找了个机会使他们难堪,使郝红梅中断了和少平的交往,倒向各方面条件都好得多的班长顾养民。孙少平苦涩的学生时代就这样结束了。他哥哥孙少安的爱情故事更是可歌可泣。他和田润叶本是青梅竹马,但因家穷不得不辍学做了农民,而润叶毕业后有工作成了“公家人”,这就使得他们之间的差距成了天仙配。天仙配的故事在传说中是有的,在现实中是没有的。《平凡的世界》就上演了一部现实版的天仙配。尽管润叶只是一个小学教师,但对一家人费劲心力也填不饱肚子的孙少安来说,那就无异于仙女。即便润叶的父亲支书田福堂不用什么手段去棒打鸳鸯,现实生活也足以使孙少安望而却步。一对挚爱的人就这样煎熬着分离,令人无限叹惋。《平凡的世界》没有用奇遇或其他戏剧化的情节来改变男女主人公的处境,使他们走到一起,相谐圆满,因为那只是传奇小说才有的情节,就算有也只是极少的个例,不具有代表性,不是我们天天生活在其中的平凡世界。平凡的世界就是我们曾经有过希望有过梦想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恋,曾经笑过哭过痛苦过泪流满面过但临了生活还得回归原样的世界,它更接近于生活的真实,而这也正是很多人产生了强烈共鸣而喜欢它的原因。
    但是据说这本书在文学界的反响并非一帆风顺。该书写成后,曾遭遇《当代》杂志退稿,后来在一个省级刊物发表,发表后也未引起太大反响。只是因为在中央广播电台播出后,该书才引起重视,并于1991年获得第三届茅盾文学奖。它虽然影响了很多的年轻人,在许多学校的图书馆借书榜中排名靠前(至今浙江大学的借书榜仍排第一),但是文学理论界对这部书并没有太多的推崇之意。中国高校中文系教材《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并没有选录这部书,比较权威的《中国当代文学史》(陈思和主编)也未提到这本书。如果说以前的现代文学史没有提及著名作家张恨水及其作品是因为意识形态的原因,那么当代文学未对这部引起众多读者特别是青年人共鸣的作品予以重视,则似乎难以理解。据我个人揣测,可能与作品有较多的政治色彩,时代特点过于浓厚,以及文笔并不是特别精炼等等因素有关。与路遥同时代的另外两个陕西作家贾平凹和陈忠实,其作品政治色彩较少,文笔也更为精炼,在文坛上是很有名的。
路遥从政治获得过好处,也有过短暂的从政经历。他是贫农出身,根正苗红,读书时特别关心政治。这在那个政治压倒一切的时代,正是躬逢其盛。路遥有一部中篇小说《人生》,其主人公高加林的经历跟他自己有些相似的地方。高加林虽然也只是农民出身,但读书时特别关心政治,范围不仅涉及国内,还涉及国际领域,他的笔记本上有亚洲问题、非洲问题、美洲问题等专栏,用他自己的话说,“联合国都想去”。路遥就是在这种环境里成长起来的。他也参加过红卫兵组织,并在二十岁左右担任过县革委会副主任(相当于县委副书记),但不久就在一场政治运动中被遣回农村,从天堂跌入地狱,饱受屈辱。这段经历对他的影响太大了,终生也没有消除。因为这段经历,路遥就再也难以忘怀政治,他的作品流露出过多的政治元素,从中可以看出他对政治幻想与绝望交织的内心世界,不能很清醒的看到某些问题,在《平凡的世界》一书中,也被打上了烙印,这是其局限性。比如该书第一部写到孙少平与贺红梅互相借阅《红岩》等书籍时的谈话,孙少平和田晓霞在1976年清明节周总理逝世后偷偷传阅《天安门诗抄》等情节,就显得有点生硬和脸谱化,给人一种以政治方向定调的感觉,使读者的阅读热情受到影响。
此外,路遥受毛时代的教育,得到过其好处,也受到过影响。他在文革期间以担任通讯员工作出色被推荐上了大学,读的虽然是中文系,但在那个政治挂帅的年代,一切学科都恨不得分成两条战线,文学也分左翼和右翼。左翼文学是大学特学,右翼文学被视为资本主义的东西,避之唯恐不及。就是不关心政治无从划分左翼右翼的作家也基本不提,比如张恨水等等。所以路遥看得最多、受影响最大的基本都是左翼作家及其作品也就不足为怪了。外国作品中,除了苏联作品,他似乎读得不是很多,从他的作品中看不出他曾受过卢梭、巴尔扎克、托尔斯泰等文学巨匠的影响,其作品文笔也不是特别好,这是他的又一个局限性。他的个人生活与婚姻生活曾因体制而得益,又因过于迷恋这个体制的好处而使其看不清更多的东西,最终导致婚姻家庭的不幸,从他作品中主人公的爱情婚姻多为悲剧也可以看出来。《平凡的世界》本是现实主义作品,对孙少安和田润叶的爱情是处理得很好的,但对孙少平和田晓霞的爱情则有点过于浪漫和理想化,对今天的人来说有点难以置信:田晓霞作为地委书记的女儿居然视众多追求者(包括省城副市长的儿子兼同事,也是中央高干的孙子)如不见,而去爱一个工作环境如同地狱一般的煤矿工人(之前还是农民工)。这虽然不比金庸武侠小说《碧血剑》里长平公主爱上袁承志、《倚天屠龙记》里汝阳王郡主爱上张无忌的跨度更大,但是“武侠小说是成年人的童话”,与《平凡的世界》表达的主题是不一致的。这是这部书的又一个局限性。路遥作品受国内作家影响比较大的可能有柳青的《创业史》、周立波的《暴风骤雨》、姚雪垠的《李自成》等,这是毛时代文艺创作要求全景式反映生活,“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体现。而这些作品都有其时代的局限性。这几个作家中,姚雪垠在民国时就有作品,文笔最好,但《李自成》一书写了太多的无关紧要的人和事,比如马夫双喜的爱情生活等等,冗长乏味,难以卒读。路遥的这部书也多少受到这种为了全景式反映社会生活而追求“高大全”的影响。
尽管路遥的这部作品有很多的局限,但无论如何,它比较客观真实地记录和反映了那个时代,令人歌,令人哭,不是那种隔靴搔痒、不痛不痒、无病呻吟的作品,所以它无愧于伟大的作品这一称谓,无愧于“西部中国的缩影,人间的绝唱”这一评价。我对这部书是十分推崇的。

      我个人的经历实际上也跟路遥《平凡的世界》里面那个农民孙少平差不多,只是少平比我早生十多年,比我长得英俊,更讨人喜欢而已。在《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最终都只是一个煤矿工人。但我个人认为,只是因为这位写出了被我称之为“西部中国的缩影、人间的绝唱”的伟大作品的作者路遥已于1992年去世了,要不他可能写出《平凡的世界》续集(从另一个角度看,好的东西总是成了绝唱)。在续集里,人们可能看到,这位没有从体制内(不管是教育的还是政治的)得到丝毫益处的孙少平,虽然只读过高中,但以他的聪明好学,要通过高等教育自学考试,考上一个不在体制内的律师资格,成为其中的一员,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读《平凡的世界》,我们并不因为它的主角是农民而不感到亲切和可歌可泣。事实上,在一个僵死的体制面前,能从这个体制得益的人恐怕已不大容易有可歌可泣的地方了,正如巴尔扎克在《交际花盛衰记》序言里所说的:“我们的风俗已日趋淡化,乃至湮灭。十年前,本书作者曾经写道:我们的风俗只剩下蛛丝马迹了。时至今日,连蛛丝马迹亦荡然无存。……只有游离于社会之外的人,才有蓬勃的活力……”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平凡的世界(全三部)的更多书评

推荐平凡的世界(全三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