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象学入门二

·斯宾·豆沙·
本书共分七章,第一章介绍了现象学的基本概念。张祥龙认为现象学是在唯理论传统下出现的对个别与普遍,现象与本质关系问题的探讨。古代对这一问题的思考(毕达哥拉斯—巴门尼德—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主要体现在对是(存在)、理念、形式的探讨上。近代则以笛卡尔为开端,康德为一大变。以胡塞尔为例,胡塞尔的主要思想来源有三大块:近代西方哲学的唯理论和经验论之争,心理学(布伦塔诺的意向性,威廉•詹姆士的意识流),格式塔心理学。张祥龙反驳倪梁康简单地用“形而上学和实证主义之间的学科”来定位注重境遇性的现象学,因为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没有真正打通个别与普遍。第二讲到第四讲都是对胡塞尔现象学的讨论,从静态现象学到发生现象学。静态现象学的特点是描述意向性的明显的结构,或者是那种主动性的结构,它描述的是意向活动感觉材料,然后构成稳定的意向对象。尤其是要现实意向对象的层级的和按区域划分的关系,最终显示先验主体性的那么一种规则结构。(171)而发生现象学,它是以内时间意识的原发生、原综合为起头,揭示在意向性的主动构成之先的那么一个构成阶段,也就是说,那么一个原本的被动综合或被动构成、被动发生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对象性包...
显示全文
本书共分七章,第一章介绍了现象学的基本概念。张祥龙认为现象学是在唯理论传统下出现的对个别与普遍,现象与本质关系问题的探讨。古代对这一问题的思考(毕达哥拉斯—巴门尼德—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主要体现在对是(存在)、理念、形式的探讨上。近代则以笛卡尔为开端,康德为一大变。以胡塞尔为例,胡塞尔的主要思想来源有三大块:近代西方哲学的唯理论和经验论之争,心理学(布伦塔诺的意向性,威廉•詹姆士的意识流),格式塔心理学。张祥龙反驳倪梁康简单地用“形而上学和实证主义之间的学科”来定位注重境遇性的现象学,因为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没有真正打通个别与普遍。第二讲到第四讲都是对胡塞尔现象学的讨论,从静态现象学到发生现象学。静态现象学的特点是描述意向性的明显的结构,或者是那种主动性的结构,它描述的是意向活动感觉材料,然后构成稳定的意向对象。尤其是要现实意向对象的层级的和按区域划分的关系,最终显示先验主体性的那么一种规则结构。(171)而发生现象学,它是以内时间意识的原发生、原综合为起头,揭示在意向性的主动构成之先的那么一个构成阶段,也就是说,那么一个原本的被动综合或被动构成、被动发生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对象性包括意向对象的问题都还没出现。一切综合和构成都在原发的时间视域和他后来讲到的那种配对的联想境遇中发生。原本地发生出来,由此而生成了具有趋向可能性的感觉材料。(171)静态现象学部分主要涉及到胡塞尔的《现象学观念》以及《逻辑研究 第一研究》。《现象学观念》主要解决了现象的基本态度以及方法。关于现象研究的领域大致如下图所示。
现象学研究领域
现象学研究领域

在笛卡尔影响下,胡塞尔首先认为哲学思维需要一个全新的起点,对一切进行怀疑(中止判断);并且胡塞尔在“我思”的基础上提出了“绝对被给予性”:它有两个基本特征:1、确定无疑性2、绝对自身被给予,即我的认识行为本身能提交某种东西,它在参与着被认识者的建构。关于直观,胡塞尔认为直接知觉和想象是直观的两种基本形式。本质直观建立在感觉直观之上,是一种意向性行为。 由于意向性,时间变成了“保持-原初印象-预持”的三位一体结构。关于还原,还原的第一层含义是中止判断,然后使得一切被认识者只作为显现者显现出来(纯现象范围),还原的目标就是让一切被给予者都能够回答那个能否被切中的问题。
第三讲语言与的表述与意义主要是涉及到分析哲学和现象学之争。《逻辑研究》从表述与含义开始,探讨的核心是意义问题。逻辑研究主要批判认识逻辑学的前提,采用的研究方法是直观而不是分析哲学家所用的那一套。张祥龙用茨威格《象棋的故事》完整地串讲了这一章。这一章的核心概念:



第四章发生现象学主要涉及的书目是《经验与判断》。本书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前述谓经验,第二部分是述谓性思想的结构,第三部分是关于普遍的概念思想的判断形式。导言部分的核心概念是视域,对于视域“And this horizon in its indeterminateness is copresent from the beginning as a realm of possibilitities.”发生现象学在被动发生问题中提到了结构问题,结构就是要保持它的境域性,就是要在背景中起作用,才是活的结构。
第五章海德尔格主要面对的是来自新康德主义者那托普的两个挑战:第一任何描述、任何语言表达都是一种普遍化和抽象化,所以根本不存在一种直接的描述。第二由于反思的存在,生活经验不再被活生生地体验着,而是被观看着。海德格尔如此回答:生活经验作为一个出发点,应该被理解为源头而不是简单的在场。生活经验有三个特点:1在反思之前的无区别状态2自足性3有深意的状态(无为而治)。海德格尔在胡塞尔普遍化、形式化的基础上提出了形式显示的概念。形式在海德格尔这里是一种动态的东西,它不依靠对象化的东西,它自身的活动形成了某种关系;显现的意思是说,要让形式化的关系意义维持在悬而未定之中,在境遇中构造他自身的意义。海德格尔最重要的书无疑是《存在与时间》:Dasein活动在前维度,或者正在完全投入境地中的,在世界之中存在。畏惧(牵挂)-良知(非主体)-先决判断,在海德格尔看来人生活在现在,牵挂着过去,但是一定要涌向将来。诗与语言问题也是理解海德格尔的核心概念之一,《语言的本性》一文中,海德格尔道说即显示,让显现,既澄明又遮蔽着把世界显示出来。另一层道的含义及道路(Weg),道是一种地带,是开路。存在是there is。第六章梅洛庞蒂的身体现象学就不讲了。
第六章德里达,主要涉及到德里达的《声音与现象》一书。在前五章的基础上,张祥龙条分缕析地梳理了德里达如何从胡塞尔出发解构胡塞尔的现象学中的形而上学。德里达总结了(逻辑-语言)传统的特点:1观念的无时间性。2承认私人语言的可能性3表述与指示的区别:德里达(延异)。从《声音与现象》导论来看,德里达对胡塞尔的批判主要有这么几个角度:1意义的独立性2自身给予的原初明证性3 Re-,时间性和主体间性,即不可还原的非在场性与无法抹掉的非本原性。4生命哲学,活生生的在场性。德里达对现象学的总结:“现象学的历史命运似乎包含在这样两个主题之中,一方面现象学是对朴素本体论的还原,回到一个意义和价值的主动结构,回到一个通过符号而产生真理和价值的生命的活动行为中去;第二个主题就是确认经典的在场形而上学和坚持经典的本体论。”指号的本性是一种联想,所以只能通过退场的方式还原。意指与表象,意指在胡塞尔看来意指是普遍化和观念化的,保持着自身同一性,通过意愿激活达到在场。“可见性”意味着死亡,自身在场的死亡;表象的本义在德里达看来就是再现,而不是胡塞尔的瞬间呈现,德里达用重复与含义解构了胡塞尔晕圈中的rentention的特殊地位。共根=印迹:重复的可能性的最一般形式。自为、替为、遗嘱价值和补充(本原性的补充)。可见德里达要否认的主要是那种认为有一种绝对标准来区分两个“在”、“再”,即,’“目光”不是持续的,它总需要不断的再现来维持。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现象学导论七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现象学导论七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